仲昭川:无边界生存的格局转型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203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人类自从降生那一刻,就被困入由国界和谎言构成的小局。

    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宿命都一样,只是在人间的分工不同。

    国来管家,家来养国,成为国家。客观上,地缘形成国界。主观上,血缘却是个谎言。为了让自己依附于别人的身心,一辈子都要和异性周旋。为了让子女独立于自己的身心,一辈子都要无私奉献,还要给他们留下足够的遗产。血缘通过生物和化学的方式,诱使人们彼此为奴,逐步扩展,形成国民。

    在国与国的竞争和瓜分中,技术成为优势,由汽轮到电脑,实现了全球化。

    然而,人类始终对全球化抱有天真幻想,不识真面目。

    全球化是无边界生存,对统治或被统治者都是盘新棋。

    美国自认是优胜者。殊不知,全面领先的是另外三个国家。

    资本国,科技国,网民国。

    怎么可能有这么三个国家?

     

    先说资本国。

    在天地人之间的博弈中,有种不可知的平衡之力,导演着一切的周期和轮回。

    基于人类的认知,社会演化中的所有波动,最后看去都是摆动。比如,从部落民主到封建专制,大约是一千年的摆动幅度。

    以蒸汽机为节点,工业时代的人类社会猛然提速,开始了五十年为周期的摆动。速度加快了二百倍。

    首先是竞争和瓜分导致的两次世界大战,横跨五十年,到处民不聊生。

    战后开始往回摆动。无论好国坏国、穷国富国,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都实现了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的平均保障,似乎成了在人类中开办国家的规矩。这是第二个五十年。

    以金融和地产为主力的产业时代开启后,工业时代格局被冲击,产品不好卖了,资本赚钱变得容易,两极分化加剧。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基本保障,重新成为底层大众的忧虑。这是第三个五十年,摆动再次回归。

    资本早已走出各自的国门,在全球横冲直撞,自成一国,迫使全人类向商业靠拢,各种社会都陷入功利泥潭,无法自拔。不仅正常工作的人都变成了傻瓜,各种国家和国际组织也都在资本面前变成了傀儡或帮凶,全面洗劫一切领域。

    资本国没有首都,不需要选拔总统、推行民主、策动革命,一切从人性出发,简单粗暴地全面收割,地球只是个农场。

    如果这个国家的国民愿意,他们可以把首都建在月球上。

    按照本书前面的格局分析方法,资本国的国民都是骗子。

     

    再说科技国。

    人类社会在研制工具时,就有了最初的科技。生产是科技的动力。

    当生产出现不均衡,战争是最快瓜分手段。战争成了科技的动力。

    战争带来的资本,跟科技捆绑。?在资本支持下,科技国发展壮大。

    曾经出现过独立,是由于科学精神。但科学家保护不了发明家,只能靠传统国家来规定专利制度,进而达成知识产权共识,科技也随之覆盖全球,成为独立王国,并把人类引入信息时代。

    科技国的首都,可能是美国硅谷,也可能是以色列,但仔细追溯,竟然是华尔街。

    其中还有个均衡,英国的几个小群岛,竟然绕过美国和联合国,成了科技国另外一些大都市。其中较为著名的开曼群岛,只有五六万人,相当于北京大学师生员工及家属的规模,却吸引了全世界的巨额投资。只因注册简单、税收优惠,便万国来朝。

    遍布全球的互联网公司,也都注册在开曼、维京这几个小岛上。

    人类社会的格局,在十几年内悄悄发生着这种战争以外的变化。

    信息时代的无烟状态,只是科技国主导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科技国的国民目空一切,正在全力以赴地改变世界。都是疯子。

     

    还有网民国。

    这个国家的诞生,只在这二十年间。完全是互联网的产物。

    网民国囊括了全球几十亿人口,在最近短短十年内,就已主导了中东变局,更推动了遍及全球的穆斯林运动。

    可以相信,在下一个五十年的摆动中,网民国将爆发更大实力。

    网民国对人类社会的意义,是终于出现了可以制衡资本的力量。

    科技国无法制衡资本国,但网民国可以。网民是消费者,也是投资者。

    由于国民身份重合,网民国的实力,完全可以囊括资本国和科技国。只是,真正意义的网民,并非资本家和发明家,而是普通百姓。

    资本国睥睨一切,却要取悦百姓。资本国内部的竞争,不再像以往那样瓜分市场、瓜分利润,而是瓜分网民。因此,互联网投资人赚的不是用户兜里的钱,而是要赚用户。

    否则,怎么会有互联网的各种全民消费补贴?怎么会有全中国电商一起赔本赚吆喝?资本,永远不会真正做慈善。资本只是在购买网民,并培养他们新的生活习惯。

    网民国的国民,在欲望世界里肆意满足、处处逢源,都是傻子。

     

    这三个国家的出现,没改变骗子傻子疯子的人类格局,却改写了国家的定义。

    它们都没有国界,也无需编造谎言。在全人类的欲望推动下,这三个国家的运行成本极低、发展速度极快,接近于天然生态。

    真正的谎言,来自凯文凯利这样的巫师。他们遍布世界,穿梭于三个国家极尽游说,用诸如“去中心化”、“机器能够植入人性”、“一切都要数据化”之类的鬼话,把所有人打足鸡血,一起为这个世界提速。

    网民坐在已经超限的资本高铁中,全然不知地面的铁轨除了疯狂的科技,还有越来越脆弱的工业和农业。我在《互联网哲学》中提到过这一点,借此机会,把它展开说透。

     

    在我们仍纠结于物质和意识、四维和万维、唯心和唯物、有神和无神的时候,资本国、科技国、网民国早已拔地而起,各自玩着不同的新游戏,并通过互联网彼此连接,玩转了地球。地球村的童话,换成了互联国的现实。

    没有人知道,互联国的版图,是否还在联合国的统辖之内。

    人类一边认真地捍卫着国界、传承着谎言,一边承受着无边界生存的压力。

    互联国里的任何基金、发明、舆论,都是无边界生存的成本中心。这些成本都由局外的弱者承担。去中心化的谎言,掩盖着去边界化的事实,催生着更多的中心。任何个体,都被这些中心裹挟,无人愿意或能够逃脱。

    这个新局,不在我们的世界观之内。

    境界的升华,势所必然,势在必行。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