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众筹,是互联网终极模式

关键词:[领导力] 浏览:179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人的尊严和实力,都源于责任大小。

    自由和平等,是人类的追求,也是镇压和流血的根源。

    一个亘古未变的美好愿望,却引发了亘古未变的争斗。

    隐藏在这两个夺命词汇后面的,是权利,而不是责任。

    人类始终在为权利而斗争,都不太甘心为责任而卖命。

    这就是人性。都想追求幸福,不想承受苦难。这很不道义,也很不明智。

     

    战争和统治的合法性,在于能把责任强加给公众,避免更多人的夭折。

    如果谴责战争和统治,首先要谴责人类对责任的厌恶。在相对自由的情况下,人类的交易行为,迫使人们为了价值而承担责任。但这总不是人类孜孜以求的快乐。

    人类社会中,道德和法律的比重一直很大,人们把承担责任的动力寄托在两者之间。必要的时候,还要通过契约。

    人们遵守契约,并非忌惮道德和法律,而是在权衡违约成本。

    守约的良性循环和违约的恶性循环,分别造就了发达与落后。

    结果几千年的折腾,人类逐渐拥有了两种价值体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承认个人能力的不平等,倡导各尽所能并享受相同的福利,追求公平。

    资本主义承认个人财富的不平等,倡导自由承担责任并能获取回报,追求效率。

    公平,就像打扑克,都坐在一起,输赢出入不多,皆大欢喜。

    效率,就像赛长跑,总有前有后,各自愿赌服输,彼此无害。

    看起来都过得去。但背后支撑的,都是强加的规则。规则背后,是各种业态。业态之下,永远是少数人占便宜,早晚还是要出事。

    业态的自由度是相对的,甚至是缺乏的。当缺乏能力或资本的人不甘出卖体力时,就变成了天经地义的穷人。穷人多,并不意味着受奴役的人就多,可能破坏秩序的人也多。

    欧洲文明之所以成熟,是因为能够把穷人的数量尽量压缩,想方设法让他们变成富人。很多富人看到穷人,就会争先恐后去捐款,生怕穷人太多出来闹事。对剩下来坚决要求一穷到底的人,国家就会把他们分为两部分:犯罪的都抓起来,没犯罪的都养起来。

    这是高福利的来源。

    这样一来,欧洲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已经没有分别了,可谓殊途同归。不然就不会有欧盟,更不会统一货币为欧元。

    我在欧洲的时候,问他们是啥主义,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憎恨资本主义的,都说自己是社会主义。讨厌社会主义的,都说自己是资本主义。

    美国始终致力于资本运作和科技创新。这种赤裸裸的作弊,打乱了欧洲的伊甸园格局,引发了全球化。很快,欧洲遭了殃,不得不跟着美国一起,去面对人类共同的问题。这些问题分为两类:一类是不同国家各自遗留的,至今没解决,甘苦自知。另一类是美国施加的,因为如今的世界规则是美国主导。这两类,大约各占一半。

    全球化不是共荣,而是瓜分。如今人类中能去美国的,都去了美国。不能去的,反应都很强烈,有的感恩美国、有的憎恨美国。不管怎样,大家都知道:只要帮美国改了毛病,或者让美国变得更加聪明伶俐,人类的问题就少了一半。

    能够制衡美国作弊的力量,只有人类的真诚。它的途径,是互联网。

     

    互联网提供了泛行业合作下的无意识契约。这种无所不在的契约,都不需要签署。即便是部落契约,也只需一个点击确认,还可以自由终止、随时退出。

    原有社会现实中的追逐和逃跑、控制与挣脱,不复存在。

    人们在无意识状态下,通过利益驱动或兴趣驱动,实现价值驱动。想方设法实现价值,成为人人追求的责任。

    责任,终于得到了众筹。

    众筹,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古代的寺庙,都是通过众筹的方式建起来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呼百应、各尽所能。至于摆摊卖艺,更是众筹。铜锣一敲,有钱的捧钱场,有人的捧人场,大家就凑在一起了,各得其所。只要城管不来,就没有不开心的。

    互联网的众筹,既是自由的、也是平等的,承担责任的方式可以是资金、物品、技能、资源、智力,甚至只是时间和精力。众筹的管理,靠最初的玩法,并通过生态的自我平衡来调节或完善,最终结果各自认命。

    众筹跟丛林法则不同,逃跑挣脱成本极低,随时可以止损。

    众筹跟股票市场不同,不基于价格变动,而基于价值认定。

    生态中没有法律,甚至没有任何人为的干预。当众筹的骗局达到临界点,资金的众筹便形成各种新的业态,有人凭借信誉维持或扩大,更多玩家将转为不依赖资金的众筹。

    一切以价值为驱动。最终,价值兑现责任。

     

    百度百科是一个伟大的众筹例证。

    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项浩瀚工程,由百度这么一家民间公司发起并提供玩法,全世界懂中文的人都来玩,最后完成了超出预期的工作量,并且以递增的趋势在扩展,永无休止,因为好玩。这种好玩的程度,远远比不了网络游戏,却始终有人愿意投身于此,因为价值。

    人类作为灵长类的本能之一,是从价值中直接兑现快感。这就是前面讨论的神圣感和使命感,结合在一起就是真诚。

    百度百科,当然是属于百度的。但百度不仅没有投入资金,反而还能利用它赚点小钱。发起者的作弊和参与者的真城实现了绝妙的平衡,一切不知不觉,人人乐在其中。

    这是任何以往的组织形式和制度手段都无法完成的效率和公平。

    百度原始的投入,只是一套玩法。

    玩,是本能,也是动物最快乐、最认真、最投入、最不舍得放弃的一项工作。

    人类终于可以通过玩来活着了,没有竞争、欺骗、掠夺。皆大欢喜。

    责任不再需要推诿,承担责任就是玩玩乐乐。

    无形的责任,置换出无人觊觎的权利,人人有份,无所谓多少。没有攀比和竞争,各得其所、各得其乐。

    互联网思维的一字诀:玩。

     

    如今,人类仍然无法摆脱的两大责任是生育和养老。

    在互联网的生态下,只要有了相应的玩法,育子无需操劳、尽孝无须奔波。

    因为责任可以众筹,也势必众筹。

    人人必须为自己负责,这是众筹的前提。个人的事情,始终是个人的。但当每个人面临同样的事情,就成了大家的事情,众筹的价值便自动体现出来。

    众筹可以是自发的、临时号召的、约定俗成的。一旦变成固定的部落行为,无论这个部落是一个平台、还是一个网站,都是生态环境下的子系统。

    世上永远没有趋于等价的交换,却永远存在甘心情愿的担当。

    都很容易。因为在玩。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