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与人生

关键词:[国学管理] 浏览:176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不管谁的人生,都不是充值卡。

    在生存的角度,谬误跟真理一样,也是对称的。比如庞氏骗局。

    常见的套路,是把必然风险尽量假定在遥远的未来,怂恿人们参与近期投机。

    对称的套路,是把虚拟风险尽量假定在不久的某天,胁迫大家进行远期投资。

     

    如今的年轻人对过去不感兴趣、对现在缺乏耐心,只关心趋势和未来。这是正宗的好高骛远。当然,未来属于他们,人生规划和幻想不可或缺。

    然而,对称的谬误似乎更严重:很多公司总裁和高管,明知我不懂占星、不会算命,也照样在问我趋势和未来。比年轻人还迷信。

    我说:在无限的不确定性面前,要优先考虑手上还有哪些重要工作没做完。

    重要人物把精力放在所谓的前瞻上,说明承担的责任和压力还不够大。我们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如果你拥有时间,你就一定拥有未来,不管未来是什么。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身负重任的人应该明白其中精义。

    东方道学对剩余人生的定义,更为直截了当:我们只拥有今天,明天只是幻觉。

    在这一点上,西方人似乎领悟更深,他们都有立遗嘱的习惯。东方人都觉得自己保养的不错,只担心未来养老的问题,从来不担心突发的遗产纠纷。

    未来能否有幸变为现实?东方道学给出的答案是:念力无边,想什么来什么。只不过,在西方有个“墨菲定律”:一旦猜想了坏的结局,人们一定会奔着坏的方向大踏步前进。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外太空计划。那绝对不是一个靠物理方式能够实现的计划。很显然,目的不是征服星际的异类,而是控制身边的同类。

    用一百年的人生去穿越一百光年的时空,仅靠“相对论”和“虫洞”这几个高维概念,自己肯定不信。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别人相信。

    外太空计划向地球人抛出了一个弥天大谎:不要担心资源和环境,我们要搬家了。

    这是庞氏骗局中的庞氏骗局。科技进步,早已把极端的理性,变成了极端的疯狂。

    群体对此毫无察觉。愚昧,正是群体智慧的天然特征。四维空间内的芸芸大众绝不会知道:低维度对高维度无能为力。无论你是否察觉到高维度的存在。

    正如眼前的例子:单向发布的传统媒体对多向互动的网络空间,毫无办法。网络空间跟现实空间一样,并不是单纯的媒体,但传统媒体仍把它当作竞争对手。因为别无选择。难道,外太空计划也是别无选择的产物吗?

    人类已经坐在加速的科技快车上,绝对不肯再下车。守护地球家园、正常繁衍生息的概率,也许很小。在贪欲之下,终生追求小概率的“庞氏定律”既是生命公式、也是生存原则,人类总要挑战某些极限、奇迹也经常在不可能中发生,但生存并不喜欢太多挑战和奇迹。当面临众多小概率事件,一定存在优先排序的必要与可能。

    人类在互联网时代依然没有摆脱这样的考验:

    能否搞清在剩余人生里还有哪些必要的工作?

     

    互联网造福人类的原理,是用优雅的方式把一切有利的连接建立起来,让大家发生愉快的关系。跟外星低级文明连接,没必要。而连接高级文明,主动权不在我们。

    我经常想起那个独身科学家的话:我们连自己的性高潮问题还没有解决,却要研究鲸鱼的性高潮,这是科技探索、还是人文发掘?是亲近自然、还是背弃人类?

    所有的庞氏骗局,都是在故意欺骗自己。既然剩余人生有限,为什么不能精选几件好玩的事?也许,寻找“虫洞”穿越最好玩,这并不违背多元化生存的自然法则。

    但顾名思义,互联网的所谓“生态”,是生存的状态,是好好活着的状态:承担必要的成本、创造必要的价值、获取必要的享受、实现必要的共赢。

    或许,人们需要重新研究“必要”二字的含义。

    既然不能进化,那就返璞归真。重温农业社会生存理念,未必是退化,只是轮回。

    互联网对人类社会的重构能力已充分显露,人类按旧有的直线性方式一意孤行,不如等等这个虚拟世界的演变。不管带来什么,至少比外太空离生存更近。

    不谈未来,当远程教育消灭了大学,智力资质如何界定?当电子货币消灭了银行,财产监保如何实施?当时刻被电子记录的隐私勾当被集体曝光,如何阻止全球范围的相互灭口和彼此报复?此类事情正在发生、亟待处理,却被人类拖延或忽略,莫非因为不好玩?

    每个国家都应该承认,各种新型混乱一旦趋于密集、形成共振,传统的任何组织体系都将面面相觑、无计可施。

    不管从古至今的发展如何,我们总有些遗产,比如各种互联网。利用具备的一切来改善生存,是真的不够、还是真的不能?

    节制和节省,必将争取更多时间,相对延长剩余人生、并使之充值。

     

    我们的生命,时刻都在被无聊的事情吞噬。人人都在思考解脱之道,但思考能力的差异微乎其微,维度的拓展却无穷无尽。这就是维商的含义。人的自救,只能靠维商的自我设定。智商和情商都是西方人推出的量化概念,都号称是命中注定的指标,最大的用处就是使人自卑。而维商,只是每人随时携带的一个智慧开关而已。这便是维商的人类学意义。

    每人都是万维的,无论多么亲密的情侣、无论怎样靠肢体与语言来交流,彼此都是绝对不可知的,只是凭信念互相接受而已。生物体之间的万维性,使植物坚信:动物都是在瞎折腾。而动物始终觉得,植物并无智慧。

    在东方道学的维度,生命之间并无高低之分,只在同一生态中扮演不同角色而已。

    人的维度差异,是认知空间、价值体系、规则范畴的不同。任何一点维度的转变,都是一次颠覆,比超越更加容易、安全、迅速、彻底。超越总要在同一维度内锁定目标,总是弱者追赶强者,却始终乐此不疲。当迫不得已要进行颠覆时,只能愚笨地选择暴力和谎言。

    与智商和情商不同,维商的拓展,只是意识逻辑中的开关游戏。所以年轻人更容易上网打天下,他们无需武装力量,就可能享受各国子民拥戴。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在意识逻辑上,按由低到高的维度,人类眼中的宇宙分为六部分:器物世界、身见世界、思见世界、幻见世界、证见世界、灵见世界。

    科学只是器物世界里的小动作,却搞的天翻地覆。最可怕的是,科学把人类的思维也困在了器物世界。只要是不科学的想法,人类会自动在脑海中屏蔽。

    当我们在身见、思见、幻见三个世界里产生心愿,可在器物世界内通过物理手段达成。这是科学的真诚。但科学的谎言,是能够挺进另外五个高维度世界。事实上,科学只能利用意识逻辑去相信,而不是去触摸、把握、复制。那些地方,都是科学的禁区。

    科学知道意识的存在、承认意识是能量或物质,却无法测量它,更抓不到它。

    即便在身见世界,也不是纯物理空间,还有感应、感觉、感知等太多意识成份,任何人都只是一个观察者。最终,科学家都会像薛定谔先生那样,望“猫”兴叹。这是必然的。

    在不可知的互联网面前,人类终于有机会醒悟:我们已经被数理逻辑绑架。我们活一生,竟然等不到一个转基因食品的实验结果。

    上帝给人类的寿命,是太长还是太短?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