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的忙碌之耻

关键词:[企业管理] 浏览:133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凡是忙碌的人,都是世间的木偶。

    看过木偶表演的人,都知道剧场里最忙的不是那些演员,是木偶。

    信息时代,忙碌的是电脑,不该是大脑、不该是别无备份的身体。

    闲静不是等死,而是为了行动。真正的大佬,都知道谋定而后动。

    动一动,再闲下来。这是个美妙的轮回。蠢人享受不到这个轮回。

     

    回想小时候,一到冬天,万物凋零,田野里盖满了白雪。雪很厚、很冷,没人敢出去打雪仗。村里所有人,都在家里烤火炉、打扑克、聊家常。春节前后,表面上忙一阵,实际上还是玩。过大年就是个游戏。就这样,一直玩到第二年开春。

    那时的人,很在乎天地的旋律,讲究“一年之计在于春”。所以到了春天,所有人都忙。青壮年在地里忙、老年人在家里忙。但还是有人不忙。孩子和手艺人。

    农民会种粮食,都是手艺人。但村民粮多钱少,高级的手艺人相对较贵,不是总有活干。比如裁缝和木匠。手艺人追求完美,固执地信奉缓慢。

    长大到了城里,手艺人多了,各行各业,却都比较忙。不过,忙的旋律仍然很慢。

    如今互联网了,全社会都在摇滚,有了很多娱乐和休闲,但心里忙。

    心里一忙,就要没事找事。放眼全球,靠钱赚钱越来越容易、靠人赚钱越来越困难。可是,又不敢抄家伙抢银行,只能忙着去上班。

    现代人害怕闲下来。一闲下来就焦躁、恐惧,然后就开始得病。

    焦躁是因为看着别人都在赚钱,恐惧是因为担心赚不到钱受穷。

    贫穷带来的麻烦,无穷无尽。可是,会比梵高和莫扎特还穷么?也许会的,因为梵高和莫扎特心里不穷。问题有了答案:心里穷,才忙。只要心穷,兜里有没有钱都忙。

     

    我曾在姑姑家住过几年,一家人对我恩重如山。后来姑姑有事偶尔也交我办。一次,中途我有个小疑难,想打个电话问问表哥。我姑姑马上阻拦:他很忙,别打搅他。

    我对忙人向来不以为然,却很尊重这个表哥,他是个成功的企业家,整天跟人玩桥牌、打高尔夫、周游世界。我不知道他有多少钱,但他三个月不工作,公司照样运转。而我,三天不干活,月底就交不起房租。谁的时间更宝贵?

    全世界的人都会说,我表哥的时间更宝贵。我姑姑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对我,比对她儿子好的多,我难得有机会报答她。表哥对我也很好,为他代劳一点家事,也是我的荣幸。

    只不过,时间价值问题,愈发困扰我。

    一直以来,我并没想变成忙人,却总在设法,让别人知道我的时间也很宝贵,但始终不达目的。甚至有人找我帮忙到网上骂人。结果一骂就是三小时,只骂的头晕眼花、腰酸腿疼。当然,是关于人类命运的,彼此有些语言攻击,仍是理性辩论。

    曾经觉得,和尚念经是在浪费生命。在准备高考的岁月,要背诵很多文字,嘴里一天到晚嘟嘟囔囔,心里认为是在为报效祖国做准备,比和尚念经有意义。

    等年过半百,才知道和尚念经是管理能量、守护灵魂,利国利民。而我在网上辩论,不仅把别人气的半死,自己还被对方骂作脑残。

    看今朝,出世、入世,马云、星云,莫不在闹心。心乱,就忙。越忙,越乱。

    而那些善于管理能量的人,即便是在睡大觉,别人也不敢骚扰。他们敢于采取不回应、不接待、不奉陪、不解释之类的行为,反而不失礼。这,就是能量。

    闲静的人变得优雅,时间越来越宝贵,真要忙起来,只会更宝贵。忙碌的人变得猥琐,时间越来越廉价,真要闲下来,只会更廉价。这时的“无为”,只是荒废和懒惰的借口。

     

    似乎,有一个社交定律:上者管理能量,下者管理时间。

    但是,西方文明唱响的,是相反的旋律:一切在于效率。

    一直以为西方人是傻子、东方人是骗子,似乎需要重新评估。

    骗子骗人,都是撒谎吹牛等小伎俩。傻子骗人,专搞大花样。

    外太空计划、机器人蓝图等等,都是别有用心的画饼充饥,对人类前途没啥好处,偏偏全世界都喜欢,争先恐后去上当。

    效率,就是又好又快,直奔目标。小孩子写作业,都讲效率,因为目标明确:既要争取时间多玩一会、还要得到老师表扬。中国古人也讲效率。写起信来,都用言简意赅的古文,尽量传递更多信息。远方的游子经常写信,家书抵万金。这是效率。

    不幸的是,我们学会了电子邮件,一个按键,就能群发全部亲友和非亲友,如果再加上“为了你母亲的健康,请转发”之类的祝福,几万人都要彼此忙活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效率似乎更高了:手指轻轻一动,发一篇《地球人都在看》,地球人还真的都在看。

    有人偏不上当。比如,中国的有钱人几乎不用机器人看家,宁愿花更多钱去买藏獒。美国人鼓吹机器人能超过人类,但美国人也明白:那些机器人来到中国,都会自动关机。它们见到说反话、说空话、言不由衷、话里有话、旁敲侧击、指鹿为马的人,语言能力将瞬间失灵。这时,还指望它们有行为能力吗?

    中国人信奉上帝几千年,但嘴上不说。美国人天天说信仰上帝,手上干的全是炒上帝鱿鱼的事儿。他们明知道只有上帝才能创造人,却拼命跟上帝对着干。今天是试管婴儿和克隆人,明天就是自动制造“人工智能”的超级人工智能。这样一来,机器人能否成为上帝先不管,美国人已经都是上帝了。问题是:上帝同意吗?

    美国人很清楚:上帝是否同意是一回事,中国人信不信是另一回事。

    西方文明的悲剧、西方的灾难,不是为上帝代言、就是替上帝行动。

     

    时间的旋律、效率的基准,几万年都是那样。结果明朝一灭亡,西方人就忍不住了,马上用蒸汽机、电灯、电话、汽车这些东西,让全世界都加快步伐。去哪儿?不管,先上路。至少,财富列车的感觉,确实不错。

    终于,各种智能互联网都来了。瞬间,全人类都忙起来。不忙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等到忙中出错,才恍惚觉得:忙碌,只能证明效率低下。忙碌是必败之法。如果你的目标是按照你的玩法让我输,对不起,我的目标也只能是按照我的玩法确保不输。玩法是人定的。田忌赛马,如果每一匹马都要输,还要田忌干什么?换个赛狗的玩法。或者,不玩。你以忙为荣,我以忙为耻。急、忙、慌、乱这些同义词,都不属于互联网思维的范畴。

    正真的机敏,都是迟钝的。

    物以稀为贵,人以慢为尊。

    互联网的本义,是让人足不出户而行天下、避免忙成没头苍蝇。没有目标的效率毫无意义。好与快的连接,条件极为苛刻。好的,通常是慢的。好,需要时间。汽车要坐、计算机也要玩,但时间和效率,有它们本身的定义。不用谈什么东方智慧,只要还会数数儿、只要见了美女还兴奋,数学和美学的奥秘,人人都懂。那才是上帝的真传。

    互联网带来的回归,比人类种植耕作时代更古远,直抵狩猎和采集的年代。人们要做的,只是寻觅和等待。忙,只是强者的借口。急,才是弱者的写照。

    闲静,是生活的技法。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