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差额运筹

关键词:[商业模式] 浏览:134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没有差额的人生博弈,是充满遗憾的。

    无论缔结互赖、还是抱残守缺,都是为了制造差额。

     

    差额是天然的。大自然不允许有一样的东西。诸如人的出身、相貌、性格等等,都有差额。顺应天然的差额,合乎天道,体现自然本真。求同存异,是不败的技法。

    在此之外,人为制造差额,目的都是把别人的变成自己的。诸如名誉地位、金钱美女之类。利用人为的差额,合乎人道,体现发展进步。存同求异,是必胜的技法。

    在技法的层面上,人们不讲命运,讲能力。

    只要能力实现了价值,能力就会变成实力。

    能力不一定会被承认,实力一定会被重视。

    实力就是尊严。这是生活在竞争中的常态。

    追求不败还是必胜,取决于“已经具备”或“可以拥有”的能力差额。

    能力的差异,可分为动力差和势力差。

    人与人的关系上,是动力差。人与社会的关系上,是势力差。

     

    动力差,先天为主。来自心力、脑力、性力的不同。

    心力是自控力,是能够驱动自己、又不被自己奴役的能力。强大的心力,也能支撑别人。先天不足,后天可补,但必须长时间练习安静。不肆意打搅自己,这是定力。被迫的安静,没有效果,只有反弹,终究会体现为躁动,自找麻烦。

    脑力包括智力和体力。在人的竞争中,没有单纯的智力或体力。在极端的竞技项目中,智能和体能缺一不可。极端行为,都会折寿。胜负没有永恒,并不需要太大差额。一时的胜出,如果不能转化为长久优势,还不如失败。成功和失败的差额,微乎其微。

    性力对异性是吸引、对同性是震慑。这不是装饰出来的能力。性力有先天的因素,也有修养的成份。小范围内,只要一点点差额,就能实现对别人是梦寐以求的梦想。倾国倾城,狭义上形容女人倾倒他人的能力,广义上则是一个人对宏大范围的影响力和倾覆力。这是由内而外的力量。性力是气质的根源。

     

    势力差,后天为主。来自时间和空间的不同,也来自意识和思维的不同。

    制造时间差,是科技时代最流行的竞争手段。科技从来不为过去道歉,随时有新科技去抵消人们的醒悟:微博营销被拆穿了,马上就有微信营销。紧接着还有微店、微商、云商,一路牵着大家跑。虽然都是些小孩子的把戏,但由于时间差带来的话语权和公信力,得手率百分之百。科技戏法,玩的就是时间差。

    利用空间差,是交易的根源。空间的信息不对称,不仅是价差,更有文化、认知、制度、习惯等各种差额。人挪活、树挪死,强调动植物差异,更强调空间差额对人的好处。

    意识的差额,最初是思想上另辟蹊径、物以类聚。随后,只要有大众跟进,就是收获的季节。大众没有意识。大众只是遵循别人的意识直接采取行动的批量化人类。大众永远都不是正常的人类。书写或带动历史的,都是大众以外的人。他们能够有意识地制造意识差额。当然,差额只需一点点,否则大众跟不上。

    思维的差额,在于维度,绝不在于思考能力。很多城里人看不起农村人。实话讲,每次回到村里,无论在聪明才智和行动能力上,我都是中下游的水平。跟儿时要好的“闰土”们在一起,无论讨论什么问题,我都几乎没有话语权。鲁迅先生把“闰土”描写的那么令人着急,只是因为鲁迅有了一个维度的差额。这个差额并不大,却已足够。鲁迅的维商很高。

     

    总之,制造差额有各种成本,差额越小越划算,但不能没有。正如角斗场上的冠军和亚军,肉眼看不出的差额,却足以让他们一个上天堂,一个下地狱。

    由于道义和利益的双重作用,势力差直接体现为关系差。

    在业态环境下,混乱度低,多是强关系对强关系的差额。

    所谓利益集团,都是互为利益,没有单独存在的利益集团。最终,强关系和强关系共同对弱关系形成差额。这就是所谓的强强合作。

    在生态环境下,混乱度高,多是弱关系对弱关系的差额。

    混乱之中,仍有强关系。从英雄观上,生死之交永远是法宝,中国古人认干爹、拜把子的习惯,都源于此。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中国史上有三个国度出英雄,战国的伍子胥、三国的吕布、民国的王亚樵,都顶天立地,除了自己的本事,强关系起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王亚樵,早年结交孙中山、后来结拜胡宗南和戴笠,到了上海直接斗败黄金荣和杜月笙,多次留下遗言、单枪匹马刺杀汪精卫和蒋介石,还对蒋介石隔空放话:我就在上海等着你,你不来,下回我还去杀你。不仅如此,王亚樵还杀日本人,从日军总司令到各级将帅,被他杀了不少,名单一大串。

    英雄的下场都不好,除了感情用事,主要原因是缺乏弱关系。这是群众基础。

    弱关系,就是大众关系。建立大众关系,才能形成真正的大势力,反过来又可以实现更好的强强合作。这是中国古代的天下观。打天下的人,都懂这道理。

    姜子牙、鬼谷子,足不出户、坐怀不乱而治天下乱。杜月笙,身无分文、胸无点墨而善天下人。他们都是以天下为公。这是广义的互联网思维。至少几千年的历史了。

    无论广义狭义,互联网思维都是通过无数陌生人的弱关系建立大势力。

    马云不可能与官方权力为敌,却顶着在全球股市蒸发几百亿美元的损失,与工商权力机构斗智斗勇。他就是凭借着弱关系汇总的关系差,来谋求更深远的强强合作。

    无数的弱关系,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

     

    互联网时代的竞争,是维度差的竞争。只需一点点便足够。

    制造维度差的前提,就是承认现有差额,放弃超越的念头。

    超越,永远是同一维度下弱者对强者的追赶。起跑点就亏了。这和实力没关系。在小孩子的游戏中,大人反而是弱者。

    颠覆,永远是建立在不同维度下的博弈。用象棋斗扑克牌。不按对手的方式去超越对手,是互联网思维。维度无穷,可以任选。这,就是维商。与智商和情商完全不同。

    在诺基亚手机横行天下时,乔布斯想到了被人遗忘的手指输入。互联网是点击与被点击的世界。乔布斯只是改变了点击方式,就把别人颠覆了。

    QQ聊天把MSN赶出中国并主宰同类市场时,马化腾制造了关系差。他只是把点击对象由个人昵称变成朋友圈的通讯录,就把自己颠覆了。

    这都是很小的维度差,趋于零,但不等于零。

    维度不同,任凭别人怎么眼红,也无法超越。

    看到微信席卷关系网,中国电信和网易两个巨头联手推出“易信”,血本无归。

    互联网是人文、不是科技,所以马云没把马化腾等“技术男”放在眼里。为了抢夺微信的市场,马云投入巨资,赤膊上阵搞起了“来往”。结果,只剩下马云和阿里高管在“来往”里面“扎堆”来往。这一回,马云自己把自己逗乐了。至今还在乐。苦乐。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