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的成本透视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38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人活着总要浪费一些粮食。

    生活的成本远远高于生存。

    生存只是保留身体、延续基因。生活要追求各种滋味、避免各种遗憾。

    这就涉及技法。掌握技法是基础成本。用技法参与竞争,是附加成本。

     

    成本有大小之分。本钱多的人,考虑大成本。本钱少的人,计较小成本。没本钱的人,人就是成本,手艺就是纯利。如果能多磕几个头,免费学点手艺,一切反倒简单了。

    直接成本是必须的代价。间接成本不得了,潜移默化、防不胜防。

    固定成本是日常的开支。机动成本很可怕,随时追加、容易失控。

    预计成本是一本明白账。额外成本没法算,难以预留、不可预测。

    生理成本是实在的费用。心理成本没界限,总是不满、欲壑难填。

    植物成本是等待或放弃。动物成本是折腾,不断下注、至死方休。

    自然成本是时间和空间。人为成本是灾难,没事找事、攀比侵占。

    这样耍贫嘴,成本话题没完没了。

    不过,倒有一个严肃结论:人类正常的生活成本,躲不掉,但小的很。

    可是,当有了发展和进步这个大命题,竞争就来了。这就有了不败或必胜的成本。显然,追求不败,是最高境界,只需适当或必要的技法。立于不败的成本,比想象低得多。不赌不输。赌了也不输。

    必败是技法太少、必胜是技法太多,成本都是最高的,最终代价没有分别。

    在西方文明世界里,尤其在美国的大好河山中,每天都在折腾那些必胜的高大上技法,成本不小,他们自己担负的起吗?不可能。要全人类来支付。

    一定要赢,这个成本就成了黑洞。

     

    人道不讲灵性,讲人性。生活的成本,来自人性。

    在历史长河中,人性从未改变。狼性和羊性不同、猫性和狗性不同,人性更加不同。

    动物生下几个小孩,总是最照顾强壮的那一个。而人类刚好相反,把更多的爱给予最弱小的那一个。这就增加了成本。

    兽性的成本最低,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发情了就交配,交配不了就拼命,早死早托生。简单,就没有多余的成本。

    人性催生了文明,使人变得简单,却并没有降低成本,反而在增加。科技使人变得懒惰、愚笨,愈发难以控制成本。

    文明是享受美好生活的技法。科技只是文明的工具。文明因地域和文化产生差异,工具就无可避免地被滥用。因为人们对工具的态度不一样。

    比如:微软的软件,是工具。如何免费使用微软正版软件,是技法。这里不用谈正义。知识产权的说法,只是庄严的掠夺中,一个庄严的借口。中国人经常说,你们用我们祖先发明的火药来炸我们,这很正义吗?当然,这个说法也很流氓。

    再如:化肥是工具。用同样的化肥使不同的作物增产、或用不同剂量的化肥达到最大化收益,是技法。这里不用谈道德。低碳环保的说法,只是富人为穷人多加了一道难题。如果本本分分种地就能活的很好,全世界都能吃到天然绿色食品。当然,这也是个借口。

    西方人生活在文明和科技的混杂中,变傻了。借助于规范的商业,他们日常中不需要太多攻防进退、更无需阴谋诡计,就能活的无忧无虑,不傻没道理。这也叫淳朴。地球上。从最原始到最发达的地区,人类的淳朴有着奇妙的轮回:淳朴到淳朴、人性到人性,成本却不一样,是由低到高的质变。

    这是进化论的死穴。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十几年没见过一个垃圾堆,自然的农村里没有浪费的东西,一切都被随手回收、随意利用。就连死人也有用处,一个坟,占在那里,代表宗族传承。

    西方发达社会回归了淳朴和人性,但在纺锤形的人类文明体系中,置身高成本一端,耗费整个纺锤的成本。由此,反向的弹力和张力自然出现。

    所以在技法上,西方的傻子和东方的骗子走到一起,明显吃亏,维商差一截。这是报应。大自然里玩竞争,你跟他讲伦理,他就给你吃转基因的粮食。

    这就说到了“山寨”。是个悖论。

    “山寨”就是模仿。这是弱者降低成本的唯一选择,也是弱者成长的自然法则。同样都是逐利,你有你的工具,我有我的技法。你们工人有力量,俺们农民啥都会。

    泛滥的山寨行为导致了双向的侵占妥协,强弱双方共同追求低成本。侵占知识产权的一方,出让了被诉讼的获胜权。侵占利益的一方,放弃了诉讼的权利。这就是苹果拼命起诉三星,却纵容小米的原因。这是成本的平衡技法。大家都在肆无忌惮,很默契。

     

    庄子的故事里,没有涉及到成本核算。庄子一生很穷,他老婆死的时候,他在一旁敲盆子送行。庄子自己死的时候,他让学生把自己随便丢到野外就行。学生不同意,他就说:以天地为棺材、以星月为陪葬,让各种动物帮自己化为泥土,回归自然,何乐不为?

    安贫乐道,把死亡当成回家,庄子一生的成本,被最小化。庄子一生揭示的文明,人类用了两千年多的时间,也没实现。文明总是向人性屈服,而不是相反。否则就不文明了。

    在《互联网黑洞》那本书里,文明是用来降低成本的,那是社会学,强调的是局部文明。在人类学的角度,文明是整体的,这个成本是增加的。原因是局部成本的全球化转嫁。接下来,便是各个局部的互相转嫁与叠加,成本失控。

     

    互联网是人类文明金字塔的塔尖。它作为古今所有技法的集大成者,展示了一个全球竞技的场面:文明的对面,一定是文明。野蛮的对面,一定是野蛮。没有例外。

    竞争的极端是对抗。所有对抗,都是文明对文明,野蛮对野蛮。

    这个成本是无限的,而且有加速度。所幸,对于个人或小集体,尚能自我控制所在范围的成本,因为对竞争的参与程度,大部分由自己决定。

    互联网的本质是关系。基于生活,需要支付的只是关系成本。

    互联网的用处是发生关系。人们发生正当关系,都是免费的。

    降低生活成本的技法是简化关系。这才是人道。

    是谁让我们过多支出?是对手,也是我们自己。

    互联网是用来建立并简化关系的,而不是相反。普通人有了掌控关系成本的能力,还不仅仅是社交成本。

    关系成本分为三种:正成本、零成本、负成本。

    正成本是基于信任的实际投入。愿赌就会服输。

    零成本是基于免费模式的奉献。先咬钩后上船。

    负成本是基于众筹模式的索取。直接占山为王。

    成本,不再是负担。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