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中的致命选择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39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人生选择,只是在甄别同义词。

    “生”与“死”本身就是同义词。都是轮回,人生只是在同义词之间奔波。比如金钱与美女,本是一回事。成功与失败,更是一回事。

    选来选去。违了自己的本心,结果不一定坏。一意孤行,结果未见得好。

    只能找平衡。实际上也由不得自己,太极图是圆的,阴阳各半。

     

    强者的命运,号称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大致分为选择阶段和实现阶段。

    选择命运,跟小朋友选择糖果绝然不同。无论爱情还是事业,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来确定目标。很多人一生都找不到目标,更不用说去实现。渴望奋斗,却找不到发力点。一生过去,还被冠以平庸和懒惰的墓志铭。实在冤枉。

    谁能理解找不到目标的空虚?经历过的,都记不得了。空虚毕竟是空虚,充实起来就忘了。没有目标的人,迟早也会被迫忙碌起来,殊不知,瞎搞一生,临终回眸更空虚。

    幸运的人,是发现了目标,却拿不定主意。最后的选择,是赌。美其名曰“抉择”。

    不管选择还是抉择,只要跟“一生”这个词联系起来,都是致命的,需要全身心的赌注。三心二意、走马观花的人,只是赌场里的游客。不赌当然不输,却荒废了季节。即使秋天吃杏、冬天吃桃,毕竟脱离了自然的旋律。不是真感觉。

     

    选择阶段,更多是宏观判断,没那么多抓耳挠腮的细节,只是舍不得下注。

    选择,是信心和能力问题,与机会无关。

    不信问问那些“剩女”,并非缺乏足够的钻石男人追求。尤其那些互联网时代的“剩男”,每分钟都能搜出几百个附近的美女。全是触手可及的机会。结过婚的都知道,当初的每个目标,都代表一个同义词:配偶。

    准备一份信心和能力,就有了选择权。抬头一看,机会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实现阶段,更多是微观判断,随时对宏观选择做出细化或调整。

    选的都是直线,走的都是弯路。这才是所谓的致命。这是永恒的人生轨迹,正如河流走向大海。奋斗中的人,有一个总体目标时刻不忘:活的痛快、死的舒服。偏离太远的时候,就不得不重新翻盘。只有断定选择是错误的,才算完成了选择。愿意接受多少次挑战,就要完成多少次选择。

    选择,就是找个枷锁把自己套住。所谓的奋斗目标,都是挣脱枷锁。

    虽是为自己活着,终究要花费一辈子去寻求一份社会的背书,这很痛苦。吃喝玩乐转头空,时间过得也快,痛苦就成了痛快。这是活得痛快。

    人总要把社会当成一面镜子,在里面找出自己的影子,临死看上一眼,舒展、卑服。不管多少成败荣辱,那一刻,总是服了。这是死的舒服。

     

    选择是感性和理性的制衡,保持着奇妙的呼应。因此,选择是个自我说服的过程。

    感性要求心里舒服,理性要求结果正确。两者并不相干。人却两样都想占着。

    比选择更致命的,是让别人替自己选择。用自己的实践,去完成一个外部的指令。

    这种指令,都以建议的面孔出现。

    说来说去,人生的患得患失与横冲直撞,或许也有奇妙的平衡。

    在选择面前,人类的智能,是多了还是少了?

    上帝看人类,狂妄、固执、自私、愚蠢,拿不准是否该毁灭他们。

    蜜蜂看人类,奸诈、贪婪、怯懦、狠毒,猜不透他们为什么要拿走那么多蜜,而且还没完没了。

    石头看人类,短命、喧闹、繁忙、疲劳,看不出他们和苍蝇有什么区别。

    可是,人类看人类,感觉完全不同。人类操劳的花样很多,诸如政治、经济、宗教、科学、艺术、文化等等,它们的价值和意义,全部凝缩在擅自定义的是非善恶、真假对错中,每人只能做出自认舒服或正确的选择。

     

    如果把选择当成聚赌,倒是有一个好办法:坐庄。

    给别人提供选择机会,自己坐收渔利。

    庄家除了实力,还需具备足够的真诚。

    高成本的真诚,是掌握哲学或宗教,赌徒们自然都会老实。

    低成本的真诚,是熟悉艺术或科技,消费者也都可能买账。

    既然是庄家,当然不会允许赌徒作弊,但自己可以作弊。这自古就是庄家的专利。

    高成本作弊,只能是庞氏定律。只要建立一套合乎经验逻辑的体系,虽然概率很小,人们照样会蜂拥而至、前赴后继。比如开个公司,留两个副总的位子,再描绘一幅融资上市的蓝图,经验逻辑上完全站得住脚。

    低成本作弊,可采用摩尔定律。广义上,摩尔定律都是关于“翻倍”的数理逻辑。任何玩法,只要有了数理逻辑撑腰,追随者的热情就会自动高涨。虽然世上的数理逻辑都只是理论上说说而已,却总能激发人们的狂想。尤其在翻倍的时候。比如,在微信上搞个总代理,打一枪换八个地方,每个地方的人都会把自己的数字算的很美。

     

    只要是足够大的赌场,似为业态,按规矩办事,实为生态,各吃一嘴。

    庄家、玩家、演员、道具、观众各色人等,承担着甘心的风险和成本。

    互联网思维,就是不可知中的博弈法则。因为在互联网生态中,开始连玩法都是不可知的。等稍微明朗一些,玩法还在变,又衍生出新的玩法。这就是维商的原理。

    这就跟传统的赌场不一样了。传统赌场里玩维商,那是老千,会被打死。

    因此,互联网思维的口诀,只有一个字:玩。

     

    人不可能达到诗的境界,却一辈子都在做诗。这不是欲望,是愿望。

    愿望也是无穷的能量,可以尽情开发。

    越简单的玩法,玩的人越多,坐庄的人收获越大。只要拨动身心的维商开关,瞬间就会发现身边的亲友都是蠢货、都是人渣,这时,自己的内心不再有丝毫的傲慢,反而充满了慈悲,智慧的闸门,从此收发自如。有了智慧,才会有道德。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游戏人生”是个贬义词。如今的互联网,是一个机会均等的大赌场。不管你是否下注,都已经身在其中。所以也只能轻松玩玩,不再是赌博。

    互联网上好玩的花样实在太多,几乎不需要本钱,而且随时可以发明新的玩法。传统的赌场,没这个优势。

    动物喜欢玩,原因只有一个:在极端的认真和不认真之间任意往返、来去自如。

    人也一样。选择了玩,就要玩的又痛快、又舒服。

    玩,很简单。

    人生不过百年,简单化就是一切。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