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互联网博弈的最佳武器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28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在互联网博弈上,理论是最实用的工具。

    与宗教和哲学不同,思想,是谋定后动、随机应变的思考结果。有企图的思想,一旦被简化为自圆其说的意识逻辑,就会有口号和标签附着其上。这,便是理论。

    燥乱时代,究竟是什么发起了时尚、是什么制造了流行、是什么让大众跟风?

    理论。

     

    这就是一层窗户纸。

    很多人都羡慕嫉妒在时尚、流行、跟风中坐收渔利的人,却不愿去制造自己的理论。他们热衷于听故事、编故事。殊不知,真正成气候的故事,都有鲜明的理论做支撑。

    在道、经、技的框架下,理论处于技的层面。理论,既不高深、也不虚幻。

    制造理论,只是一门小手艺。

    理论可以先于实践,想的总比做得快,先发制人、敲山震虎。厚积薄发、有感而发、先至后发的理论,不一定能打响,反而会有挫败感,影响下一轮发动。

    但无论如何,理论在群体中的命中率,比想象的高很多。即便开始阶段失误率高,用不同的理论持续试错,听众的注意力也在不断享受新的刺激,哪怕稍微有一些追随,理论便宣告成立。互联网时代的草根话语权,就是这么来的。

    拥有草根话语权的人,有一个好听的外号,叫“意见领袖”。

    同样一句“知识不等于金钱”,你来说,朋友圈会有几个赞。刘德华说了,顷刻就被转发几万次、评论几千条。爱因斯坦一说,就流传千古。

    意见领袖说呢?就是网络流行语。谁不跟着说,谁觉得就落伍。当然,正经人不会上当。理论的档次,比草根意见要高。意见领袖只是一些日夜蹲守网络的人,只为发声而活。

    理论,是有心人琢磨出来的工具。

     

    公众在互联网时代热衷的事情,有四种:

    热点、时尚、趋势、未来,唯独不包括当下。其中,追逐热点是最可悲的。

    某些事,总会因为利益被人演绎,变成好听的故事,甚至成为热点,被人们拥抱一番。这种狂热,只是在回味过去。对向往未来的人,完全是误导,情况早已变化。

    如果没有新的突发因素,所有热点都将湮没在历史长河。尤其商业热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却每每耗光人们那段时间的热情,使人误认那是正常娱乐的一部分。

    当发现别人在谈论“锤子手机”或“冰桶实验”时,没有充分谈资的人,就会惶惑地利用搜索引擎来汲取垃圾信息。只要有了见解,就抓紧时机发布出去,这是成为意见领袖的契机,虽然这种几率小到忽略不计的程度,当事人却不这么认为。

    逃离热点的能力,在群体愚蠢中,不可能存在。但这种能力却非常可贵。追逐热点和时尚的人,不死在猪窝、便死在风口。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专注力,只能永远落伍。

    他们也知道这样很猥琐,却没有勇气单挑。当有人说站在风口的猪也能飞起来,越来越多的猪,都去找风口了。问题是:猪为什么一定要飞起来?不该羡慕鸟啊。

     

    时尚,注定是一小撮人在利益驱动下的骗局。

    每当新的一年开始,就会有不少别有用心的人,提前告诉人们哪些颜色的衣服会流行、哪些款式会风靡。他们并没有“超能”,只有一定的话语权,终究要依赖公众的集体愚蠢和从众攀比,来实现所谓的预测。

    最典型的谎言,便是品牌故事。人们接受了渲染,便认定率先用到价格昂贵的新一代苹果手机,就会获取社会认同带来的各种补偿,即便用自己的肾脏去换取,也值得。当然,割掉肾脏换手机,只是个骗人的噱头,谁也不会这么干。商家的诱饵罢了。

    这样的诱饵,得手率永远最高。因此,时尚的害处大于热点。热点是一次性的,时尚却可以轮回。瞄准时机,总能重复上演曾经的戏法。只要披上科技外衣,还可以不断持续。正如新手机的不断问世。公众只有“经常换手机”、“偶尔换手机”这两种选择。

     

    憧憬未来,是人的本能。但立足于脚下是第一位的,这是绝对前提。不管是谁,只要热衷于谈未来,他就可以立即被忽略。这若不是个傻子,就一定是个骗子。

    有话语权的人,始终在利用“趋势和未来”肆无忌惮地牟取利益。因为死无对证。怎么说都没人质疑。不确定性帮了大忙。于是,鼓吹不确定性的人也多了起来。

    眼前已是眼花缭乱,所谓的“趋势和未来”,本无多大吸引力,但人们害怕落伍。这个心理,被人抓住了。为何不“还治其人之身”呢?完全可以。我们要为别人预测趋势和未来,而不能反过来。只要试一次,就能尝到甜头。至少不会再被那些专家耍弄。

    前瞻,是你的专利。

    但这种前瞻毕竟有道义的压力。理论就不同了,那是对未来的理性指导。起码能为大家提供启发。好的理论,也可以指导自己。我在网络营销的多年研究中,仅仅总结了一条“搜索决定论”,就足以让我的学生们纵横江湖。

    实际上,支撑“搜索决定论”的意识逻辑很简单:态度决定一切,搜索结果决定消费者态度,搜索决定购买。

    只是一首三步圆舞曲。顷刻间,整个行业的认知都清晰了。

    作为营销绝技,精准、双向、随时、一拍即合。这,就是“搜索决定论”的精华。

    当然,必须是自然搜索结果。纯手工操作。真正的手艺。

    任何发布者、发布任何内容,如果受众不去搜、或者搜不出来,都是竹篮打水。搜索决定一切。人们现在明白过来,也为时不晚。操作上,全都是简单的技法。

    曾有人质疑:这是电脑互联网的理论,移动互联网并非如此吧?

    的确,移动互联网没有搜索。搜索技术并不复杂,甚至是初级的编程技术,可诸如“腾讯”之类的巨头,为何不向用户提供这个功能呢?原因很多,不可明说。

    只能讲:电脑互联网致力于传播和共享,移动互联网专注于服务和应用。暂时还不是一回事。至少从微博和微信的对比上,可以看出巨大差异。当然,微博内容也不是正规的互联网内容,进不了搜索引擎。碎片信息,从来都是过眼云烟。

    放眼当今人工智能时代,交互是一切的技术,也是技术的一切。基于信息的交互,只有搜索。更别说大数据。

     

    由此,又引申出我另外一个理论“交易消亡论”:

    互联网正在消除直接交易,任何商业利益都建立在实时交互中。交互产生的间接利益,比现实中的直接交易利润更大、成本更低。

    这个理论,很普通、也没什么创新,却又在引导电子商务生态结构的变迁。不过,我这次是无心的。

    从传播学上,理论是最高端的创意,长期支撑市场。持续攻心为上。

    从商品学上,理论是跨时空批发,廉价、高效。消费者永远需要理性引导。

    理论,是营销制高点、事业发令枪。

    专利需要申请,理论却能随时抛出。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