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昭川:滴滴打车到滴滴打人的创新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79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前天,有人问我:工匠精神和创新精神,哪个重要?

    我反问:同一件作品,出自工匠是工艺品,出自艺术家是艺术品。哪个更贵?

    他回答:当然艺术品更贵。

    我又问:工匠的作品为什么不能是艺术品?艺术家的作品为什么不算工艺品?

    他无语。感慨万千的样子。

     

    都是我们把事想得太复杂。工匠和艺术家,只是市场的分类。归为一点:他们都是有尊严的手艺人。尊严来自他们对手艺的热爱和捍卫。赚钱只是顺带效果。

    一个手艺人扎堆的社会,充满了热爱和捍卫,其中的人也一定有尊严。精神上获取外界肯定,物质上也顺然得以丰厚。

    八百万人口的以色列,有近四万名科学家。我们羡慕创新精神。

    八千万人口的德国,有两千多个世界名牌。我们赞颂工匠精神。

    这些精神,原本也都很简单,它们只是种热爱和捍卫。

    无论这种热爱和捍卫多么狭隘,都是社会成就的根源。

     

    以色列从来没有号召过创新,他们只是要捍卫民族尊严。只要有能证明自己优秀的事,他们就满心欢喜地投入。当然也包括赚钱。

    德国人声称一辈子只跟你做一次生意。比如一把菜刀卖给你,能用一辈子。可当你发现菜刀很好,还会再向德国人买锅买盆,买各种东西。岂止是一次生意。

    然而,德国人不喜欢创新。他们只喜欢精益求精。

    很多人不知道,德国人不仅不创新,还喜欢盗版。

    在中国清末的时候,德国制造业的抄袭举世闻名。当时刚进入工业时代,全世界的创新产品大量问世,大英帝国走在前列。德国人不会创新,就只能拼命仿造,质量还不行。后来英国忍无可忍,要求德国货都要标明“德国制造”,否则不准进英国。

    可以说,没有昔日的盗版,就没有今日的精良。在一百年中,德国人持续发挥了精益求精的专长。

    中国的专长,是我们的山寨本领。不必谦虚。

    在博弈论上,因地制宜的模仿,就是最牛的创新。除非我们是领头羊,没有模仿目标,才有必要去搞所谓的创新。

    世上所有的落后,不是不努力,而是把自己的长处当成了短处。

    模仿能力是我们的长处。如果分析基因,那就是祖祖辈辈都要求向榜样学习,不准标新立异。世代的传承,成就了绝技。

     

    不要争论。先看咱们互联网界那些成功者。

    马云的阿里巴巴模仿了黄页网站,淘宝模仿了美国易贝。

    马化腾更狠,逮住谁就模仿谁。先是模仿了以色列的ICQ,接着又模仿新浪卖彩信彩铃、模仿网易搞在线交友、模仿盛大玩网络游戏,就这么一路走来。

    李彦宏不用说,模仿了谷歌。

    这些案例,并非歌颂模仿万岁,恰恰说明模仿也是高手专利。

    看一辈子魔术也不会变戏法,这种人还少吗?

    高手的模仿,一定包含了匠心独运。

    史无前例的创新者,只是跟自己博弈。而模仿者,是跟天下所有的眼红者博弈。

    哪个更难?不好说。

    模仿的第一步很简单,谁厉害向谁学。第二步呢?难。

    现在谁火?滴滴打车。当然,滴滴打车也模仿了别人。

    再看看谁在模仿滴滴打车,就知道有哪些难点和乐趣。

     

    印度有很多聪明人,也知道中国有个滴滴打车。可那里穷人多,打车的人少。

    怎么办?一转念,突然发现强奸女人的男人多。

    在发达国家,遇到危险就报警,警察几分钟就到。可印度不行,警察少,动作慢。

    于是,一位仁兄发明了一款手机应用,专门提供紧急保镖。有了情况,一个信号发出去,立即就有神兵从天而降,摁住歹徒一通暴打。

    打完不解气,还能索赔点现金什么的。这应用,一下就火。

    坊间戏称“滴滴打人”。

    它的特点是“快速反应、强力执行”,给人带来空前的安全感。

    其在新德里的呼叫中心,有180个反应小组。每当有人求救,几分钟就能抵达现场。

    据报道,某夜一个女性的汽车在回家路上爆胎,三名不怀好意的男青年靠近骚扰。她立即锁上车门,拿出手机向“滴滴打人”求救。12分钟内,先后有三名保镖赶来解围,不仅护送她安全到家,还帮她的汽车换了轮胎。

    目前,“滴滴打人”已扩展到旅游业。你只需把具体行程登记在自己的账户里,他们会派专人随时确认你的安全。出现情况,会联络有关部门,以及你指定的帮手。

    “滴滴打人”的创始人特别强调,他们在筛选简历时非常严格,雇员不仅要乐于助人,还要受过良好教育,有运动背景的男孩优先。录取后,会进行紧急保护的专业培训,如调解争斗、扑灭小型火灾、给受害者做心肺复苏,等等。

    印度的安全市场巨大。创办不到两年,仅在新德里地区,“滴滴打人”已有上万名注册用户。每月只需4美元服务费,就可以享受私人保镖服务。

    可想而知,在“滴滴打人”门口排队的投资人有多少。

    正如专车服务在中国的遭遇,印度的警察局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扬言取缔。

    这场博弈中,政府也很尴尬。“滴滴打人”的创新,确实为社会做了贡献。可是,这毕竟是民间行为啊。这么大一个市场,就白白奉送了吗?怎么收税都没想好呢。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招法高不高。

    在中国,这种服务都属于Ework范畴。在市场分类上,应该叫大众救援。

    危急时刻,它不仅能提供各类解围,还能帮忙通知亲友、救火、维修、医疗抢救,也能处理杂事,如配钥匙、寻找走失的老人儿童或宠物。当然,也包括叫出租车。

    互联网随身技术的应用,使Ework不再限于个体在线谋生,而成为一套社会神经系统,自动调配个体间的需求和供给。

    跟所谓的市场经济不同,它是即时反应、精准到达、针对满足、可追溯、可反馈、省略交易谈判、大众帮助大众。当你双手不便时,甚至有人带着牙刷来帮你刷牙。

    这在如今,已不是新鲜事。

    用得着去成功学课堂听什么趋势和未来吗?这些机会就在眼前。

    只要不跟着凯文凯利这些巫师高喊什么去中心化,立即就能听到两个相反的旋律:

    一,在产品市场,是去中间化。那些电商低价卖东西,本就不赚钱,只是在新的生态下探索玩法,重新瓜分利益。正常的产品,不管你在线上线下,利润空间就那么多。利益在电商之外。电商并不能独自扩大利益。电商只是必要的道具。

    二,在服务市场,是去中介化。所有古老的中介,都在脱胎换骨。个体化、即时化、全民化的多元服务生态,已备雏形。服务分类无穷无尽,有专业的、业余的,有常规的、特殊的,有预约的、紧急的,有本地的、外埠的,有公开的、私密的,有收费的、倒贴的。等等等等。

    产品有周期,服务没成本。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只要有人买单的行为,都是服务。

    今天老张到坟上帮人家哭了一顿,赚了一百。明天老李去也赚了一百。

    后天就是老刘。只不过,他是到婚礼上为来宾擦鞋,晚上回到家,顺手就在网上开了红白喜事服务群,还打电话给在北京上大学的远房侄子,让他帮着开个网站。

    模仿就是脚踏实地。分享的不是趋势和未来,而是已有的成果。

    开启自己意识中的维商,从模仿者到被模仿者,只在一念之间。

    (本文摘自仲昭川新书《互联网博弈》)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