骏君网站_骏君博客

骏君 认证讲师
微信营销/互联网营销
http://junju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骏君:洗衣O2O也开烧钱大战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987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在2014年11月初,荣昌e袋洗宣布获得来自经纬创投和SIG共2000多万美元的A轮投资。几乎同时,泰迪洗涤宣传已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千万级美元B轮融资。e袋洗从获得天使轮到A轮仅仅过去了4个月;泰迪洗涤从A轮到B轮也仅过去3个月。资本出手之快很鲜见。

    观察人士认为,资本进入之后行业的“圈地运动”随之展开,争用户、抢市场,双方将加速全国布局的速度,而资金成为其竞争的一个重要法码。荣昌e袋洗董事长张荣耀表示:“他们准备三四个月的时间就烧掉1亿元,用这些钱补贴用户,改变他们的消费习惯。”

    洗衣O2O颠覆了什么

    “我干了24年洗衣了,自己革了自己的命。我把过去我所做的那一套作了一个切割,全部推倒重新上路。包括在处置天津资产时赔了几百万元。”张荣耀说,虽然在2000年我们就开始拥抱互联网,跟新浪合作尝试了网上洗衣服务,包括推出的“1带4”和“联网卡”模式,这些都是PC和电话时代的产品,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创造这个时代的产品。

    张荣耀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有一些特点,如简单、便捷、有趣等,传统洗衣店是按不同材质的件收取费用的,而这肯定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所以我们就改变过去的计价方式,按体积收费。“我们用袋子来衡量,一袋多少钱,这是我们所首创。”

    确实,通过体积可以很好地让不标准化的产品转变成标准化的产品。

    在荣昌e袋洗之后,全国出现在众多洗衣O2O企业,它们接受了这个理念,用袋来衡量可以解决非标的问题。湖南的e家送创始人任舟就认为:“用袋装可以节约物流人员的时间以及降低收单人员的门槛,用袋装回来然后在视频的监控下拆包、再匹配有专业知识的工作人员检查衣服,这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我一直琢磨的事情就是洗衣这事,用现在流行的话,我为什么要颠覆自己,就是因为我看到了其中的痛点。我很清楚干洗店的生意模式,过去很多投资干洗店的老板赚钱是靠办会员卡收到预付款之后投资房产等赚钱,没有真正把心思放在洗衣之上,赚钱的主要来源不在此,尽管干洗的毛利很高。”张荣耀表示,传统干洗店存在很多痛点,比如很多时候机器是空闲的,用户办完会员卡之后店倒闭了,用户得不到应有的服务甚至有的追款还很难。针对这些问题荣昌做了一些解决方案,比如在一家店铺周边设立4家收衣点,推动用户办理荣昌总部的预付卡。

    但是这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用户的问题。用户送洗衣服的时间还是有限制的,需要在门店开业的时候,洗衣过程有纠纷时,总部对加盟店的管控力度,解决纠纷的能力有限,无法判断问题出在哪些环节等等。张荣耀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给了他新的思路,这些“痛点”有了解决方案。

    在荣昌e袋洗CEO陆文勇看来,传统洗衣店给用户的体验感觉是“麻烦、贵、缺少体验”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给用户创造出“省事、省钱、娱乐化、比较开心”的感觉。而这关键的一步就是创造性地提供了99元洗一袋的产品。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王岑认为,泰迪洗涤实际上迎合了懒人经济市场,同时也解决了性价比的问题。过去,取送都是客户自己完成,非常不便利,现在有了APP,你发一个信息就有人上门取送省心省力,价格还优惠。

    正在验证其方法论的任舟尝试了多种不同的推广活动。“你会发现会有不同的客户群来尝试,也有很多过去不去干洗店的用户开始习惯这种方式,他们有重复消费,女性用户居多。”任舟分享他的经验。

    烧钱只为“进门”?

    王岑表示:“O2O只是服务业在互联网应用的简称,我们回到一个本质,围绕一个关键点,就是站在消费者的立场看问题,消费者说好才是好,不应在概念上打转,消费者认为帮他降低了生活成本或者提高了服务质量,这就有价值。泰迪洗涤就是这样。”

    王岑认为,洗衣洗鞋洗包这是人们的衣食住行的,是刚需。市场的容量很大,容纳几家没有问题。况且线下的干洗店的平均毛利是很高的,用O2O的方式来做可以把性价比提高一些,提高之后毛利依然有40%~60%,甚至是50%,有这个毛利,企业就有造血功能。而目前有些O2O企业需要靠不断融资来发展,因为没有造血能力,这也是许多O2O企业发展并不成功的原因。

    O2O洗衣企业的毛利真实情况如何?张荣耀坦承,他们现在是洗一袋亏一袋的,他们的模式是这样的,收到衣服之后会分发到就近的签约合作干洗店,荣昌e袋洗与干洗店的结算还是按传统的计价方式计价,也就是论件算而且还分材质。

    不过,张荣耀并不担心企业挣钱的事情,“这不是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重点,我们现在是如何快速的扩张到更多城市去,抢占用户。”在他看来,这也是一些地方洗衣O2O不可比的,在烧钱的阶段他们是有外部投资人,而一些没有持续融资能力甚至是用创始人自己的钱来做这个事情很难持续。

    在任舟看来,表面上看洗衣O2O很简单,门槛很低,而事实上干起来却会有一系列的难题待解决。e家送目前采取的是中央洗衣店的模式,配送物流就是一个难题。据他了解,物流这个痛点是整个洗衣O2O都正在解决的问题。

    最普遍的现象是“在离中央洗衣店几十公里的地方如果只有一两单,接这活肯定是亏的,但是又不能不接。怎么解决?目前是自建物流,未来是不是有更好的解决方案,都需要探讨。”任舟说,未来洗衣O2O真正要挣钱是挣物流的钱,把物流的成本降下来。

    在取送衣服时,荣昌e袋洗同样遇到麻烦。张荣耀表示,在北京一些小区不让快递进门,他们就采取了众包的模式,找小区里的人做兼职,取送小区里的件。不过,做系统设计出身的任舟看到,未来一旦量上来之后,企业的分单系统需要更完善,背后考验的还是公司的系统设计、流程优化和运营的能力。

    “O2O企业其他公司讲究的要素都不能缺,此外,需要对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开发运营能力。而具体到洗衣O2O企业的挑战就是,规模化之后,对企业后台的系统、管理和运营的要求会越来越高。”王岑认为,相对于家政、保姆来说,洗衣是一个切入点,进家门相对容易。

    张荣耀此前接受采访时谈到,自己已经不仅仅是个做洗衣行业的人了,洗衣只是一个单品,他的想法是,做一个社区服务的O2O电商,将来甚至有可能去挑战阿里巴巴和京东。有人评价认为,洗衣洗鞋洗包或许只是企业敲开城市家庭之门的第一把钥匙,这些企业图谋的是洗衣用户背后的整个家庭消费服务。如此,则商业空间想象很大。不过,需要穿越烧钱的迷雾阶段。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