骏君:O2O引发阵痛:老师被迫转型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937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今年O2O很热,投资方、各种有背景的创业者混生的一个又一个创业项目搅动整个行业高潮迭起,看客芸芸。只是今年和以往不同的是,在资本推动下,一个核心群体正在被改变,那就是老师。

    O2O是个宽泛的概念,既是家教平台的口号,也是策略大胆的线下培训机构的转型方向。不管是“线上到线下”(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上”(online toonline)还是“线下到线上”(offline to online),都摆脱不了在线的基本要求。入驻在线平台,或者干脆全部在线授课,老师们主动或者被迫改变延续多年的生存方式。

    于是这场变革,注定有点残酷。

    转型在线的双刃剑:薪酬增加,高负荷工作

    在几家转型的培训机构中,赵夏的公司就是其中一家。但即便现在公司的转型期基本结束,老师的流动量依旧很大。

    “每次老师来面试的时候,我就会很直接的跟他们说,这里的压力很大,你们可以自己考虑一下,”90后赵夏有东北人特有的直爽,她很直接的说:“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后面一直痛苦不适应,还不如不要做这份工作,来干几天因为受不了压力走的老师非常多。”

    赵夏每天工作的时间超过12个小时,她租的房子离公司很近,每天快车上班只要5元。在任务最重的时候,晚上甚至回不了家。高负荷的工作给她的回报也很明显,她的工资要高出同龄人和相同资历的老师很多。

    不过在赵夏看来,从线下到线上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让老师难接受的是,潜在工作量和工作角色的增加,比如内部PK排名制,比如老师要承担运营和班主任的工作。

    “其实当时很多资历老的老师并不是在转到在线上授课时离职的,线下转线上授课其实不难,学习一下操作系统,在线授课和线下授课差别不大。但是在线授课涉及到和学生保持粘性的问题,怎样提高学生的到课率,提高他们的完成率,这就要求老师做一些运营工作。”赵夏指的运营包括刷论坛,做在线讲座,在微信和QQ群里解答问题等等。

    为了更好的保证学生的到课率,授课形式上也一并发生了变化。在正式课程开始之前,有半小时的预热时间,在授课结束后,又有半小时的“夜话”时间。不管是预热还是“夜话”,都是老师和学生轻松交流的时间,解决他们的问题,聊一些有意思大家感兴趣的话题。

    一个90后,或者85后可以很轻松的在网上找到最新鲜最好玩的话题吸引大家讨论,但对于习惯了传统教学的老教师们,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如果说运营本身虽然辛苦,但也让年轻的老师乐在其中,那每天每日的排名则让老师们焦虑不已。“排名每天都会变化,直接和工资挂钩。里面考核的指标很多,包括学生的续报率、到课率等等,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擅长的项目,所以没有人可以一直在考核和排名里得高分,”正因为考核的内容多,所以赵夏觉得要学的东西非常多,也让她对互联网教育的理解比其他人要深刻不少。

    “在这里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学到其他地方几年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其他地方学不到的东西,没有时间敢放松,要不停的学习,”赵夏的生活一改对以往老师的职业印象。

    转型期的迷茫:生态平衡被打破后,老师的路在哪里?

    2010年前后达到顶峰的培训市场曾是一个耀眼的行业:一个刚毕业的本科生,一个暑假赚3万并不是神话,只是培训学校里很正常的励志故事。无需要高学历、无需丰富的工作经历,却能有比较受尊重的社会身份和高于同龄人的薪酬待遇,于是各行各业的从业者涌入了这个市场里。

    很快,这个仅北京就有好几万从业者的市场里迅速分化出两个阵营:个体老师,以在各个培训机构兼职为主;全职老师,在大中型培训机构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全职老师虽然有底薪,但是收入却常常不如个体老师。因为个体老师会自己跑生源、找机构兼职,但全职老师生活安定,不用担心生源问题。

    2005-2011年,不少培训机构蓬勃兴起,这其中陆续加入的老师在这个行业里待了4-10年。这是一个不短的时间,即使是曾经刚出校门的老师也陆续历经了结婚、生子,2011年北京以及周边房价大跌,不少老师在昌平通州或者燕郊买了房子。

    就在一切看起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时候,变化却在悄然发生。

    2014年,有老师尝试在线授课,但是这对于绝大多数老师来说,都是一件“太折腾”的事情,还得费劲的去做宣传。不少有经验的老师笃定,在线的授课效果一定比不上面授,在线教育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事情。

    2015年,一夜之间冒出来各种各样的O2O家教平台,让老师们意识到,自己可以在平台上自主招学生,自己招来的学生可以拿下所有的课时费,而不再是原来学生课时费的30%。这对于兼职老师来说,是一个新的渠道,他们喜欢挖掘更多的渠道。但对于全职老师而言,让他们放弃所傍的机构,固定的生源,去一个未知的平台,这是一个十分冒险的行为。他们有房贷、车贷,还有家庭,需要稳定的工作。

    只是这一次,机构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传统机构开始变革转型,有的转向C2C在线平台,有的则让老师全部在线授课。一旦有线下机构打破平衡,其他的机构也开始变得不稳定。

    在老师被打破的生态系统里,很多问题突然横亘在老师眼前:如果在线上怎样保证自己的课时?普通的老师应该怎样做运营,保障自己的招生?原来各自安好的同事变为相互竞争的关系?

    当然,面对这些问题不管有没有想好答案,老师的转型都是不可逆的。

    在教育行业之前,其它行业已经承受过了互联网带来的冲击,包括海尔互联网转型时的“万人裁员”,联想FM365大裁员,每一次进化都伴随着深深的苦痛和被激化的矛盾。柳传志在回应申斥联想裁员的文章《联想不是家》时,这样说道:“企业应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发展,从发展的角度,企业就必须上进…我们必须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进入新的领域,投入人力、物力尝试。”

    教育的更迭周期很慢,在线化的渗透打破了老师稳定的职业环境,竞争被扩大化,这是冲突的根源,与其说给老师们带来阵痛的是“O2O”,不如说是时代所予。当老师们历经完刚暴露在高效竞争下过渡期的不适后,传统的教育产业将迎来一次真正意义的迭代。

    (来源:多知网 作者:邱珣)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