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进会: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辞职震惊官场

关键词:[正局级,公务员,辞职] 浏览:1742 发布日期:2016-07-22 网页收藏


  •                                                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辞职震惊官场

      没人想到她会辞职,但辞职还是突然出现了。

      “刘燕”这个名字很普通,但在深圳官场,这个山东青岛人创造了很多“奇迹”:32岁任深圳市团委副书记,成为深圳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之一;36 岁被任命为南山区委常委、纪委书记,成为南山区最年轻的区委常委;38岁当选深圳团市委书记,成为深圳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也是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 部。

      在很多人看来,作为年轻的女干部,刘燕前途无量,但没想到她还是辞职了。

      让人深思的是,去年以来,官员辞职骤然增多。广州南沙区委原常委、常务副区长孙雷转投私企任总裁,广州公安局人事处长陈伟才加盟格力股份公司任 副总裁……人们不禁要问:一方面公务员(微博)招考报名持续火爆,公职单位在外界被称为高福利、旱涝保收的好单位,另一方面,为何官员纷纷辞职下海?

      事件

      刘燕辞职 震惊官场

      刘燕的辞职,震惊深圳官场,余波难了。

      辞职前,1970年9月生的刘燕是深圳大鹏新区党工委书记,由于这个新区地位十分重要,外界普遍认为,曾任过深圳团市委书记、当过南山区纪委书记、深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刘燕,是被组织选调到不同岗位锻炼,为上调到更重要岗位作准备。

      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突然辞职,引起关注与猜想。

      2013年5月8日,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深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张虎等到大鹏新区宣布刘燕的干部任命决定。当时,对于大鹏新区党 工委书记这一新职,刘燕称,参加工作21年,到党政机关工作近13年,经历了多次组织宣布任命,现在仍有诚惶诚恐、如履薄冰之感,因为深知使命艰巨、责任 重大。她表态,将坚持改革创新,积极探索大鹏新区的特色发展之路。接下来,她将加强调查研究,尽快熟悉情况,转变角色,接地气,疏民忧,积极回应大鹏群众 的现实关切,不断提升百姓的生活质量,让市民融入新区新一轮保护和发展中,享受到改革的发展成果。

      资料显示,就在今年7月30日,刘燕还出席了大鹏新区坝光新村社区工作站、坝光物业管理公司揭牌暨坝光安置区分房工作启动仪式。在仪式上,刘燕 说:“今天是坝光社区历史上需要铭记的一天。在这一天,坝光社区居民三喜临门,分别是居民乔迁之喜、物业公司成立之喜、居民选房分房之喜。”此后,8月7 日,大鹏新区突然召开小范围会议,传达刘燕辞职的消息。

      在大鹏新区党工委书记岗位上,刘燕只做了1年3个月。据介绍,刘燕辞职的原因是其家庭及身体原因。

      现象

      官员辞职 骤然增多

      在广东,官员辞职并不少见。去年以来,先后有多名处级以上干部辞职下海,比如广州南沙区原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孙雷下海,担任杭州传化科技城有限公司总裁;广州公安局人事处原处长陈伟才去格力股份有限公司任副总裁;广州萝岗区副区长王建新跳槽到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

      放眼省外,今年以来,也曝出多位处级以上官员辞职:今年3月,杭州金融办副主任俞胜法加盟阿里巴巴(微博);今年5月,国家质检总局新闻发言人陈熙同出 任360公司副总裁,分管市场与公共关系;今年6月,在北京工作16年的老法官张伟转型做律师;今年7月,浙江温州平阳副县长周慧辞职,据传去海外做家族 企业……

      一些人担心,是不是公务员新一轮辞职潮到来?

      归纳

      官员下海 四次浪潮

      在北京很多学者眼里,改革开放以来官员下海从未间断,从密集程度上来讲,可主要分为四个阶段——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是第一次浪潮。这一时期官员下海主要表现为“半下海”。所谓“半下海”,是指体制内的一种流动,如机构改革后编制的缩减,于 是有些官员到部门下属的单位与企业中去当领导,“充实基层力量”,实际上只是原有编制待遇的平移。跳出体制,单干或者外出打工的并不多,但也有直接“裸 辞”。

      1988年,山东省原石油化学工业厅计划财务处的张伟是名科长,他看到当年4月山东颁布《山东省关于进一步放活科研机构放活科技人员的若干规 定》允许科研人员辞职下海,于是辞职创办企业。虽然是名科长,但他的辞职轰动山东,至今被誉为“山东官员辞职第一人”。前不久他回忆说,当时好多人不理 解,没人批,“别人找关系是要升官,我找关系是为了辞官”。张伟托人找到时任山东省长姜春云。有了省长的批示,但没有先例,厅里还是不放,最终张伟两手空 空地离开了机关。

      人们的观念在变,对体制内的干部辞职,也逐步接受。

      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突然辞职,引起关注与猜想。

      1992年“南巡讲话”后,辞官下海掀起第二次浪潮。这一时期官员下海多为“停薪留职”,辞官下海者仍然保留职位,不打破铁饭碗,一旦 “海水吃呛”,生意失败,仍可回去继续工作。这波辞职浪潮,有政府推动的作用,因为当时要大力发展市场经济,希望更多官员能起带头作用。同时,大量干部下 海,也能空出一些编制。

      据人社部的数据显示,1992年有12万公务员辞职下海,1000多万公务员停薪留职。很多已成为商界精英,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厅级干部陈 东升,下海后创办嘉德拍卖、中国第五大保险公司泰康人寿;国家体改委处长冯仑创办万通地产;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处长毛振华创办中诚信。

      2000年以后,辞官下海掀起第三次浪潮。这次下海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机构改革,公务员队伍进行了重组,精简编制115万个。据新华社报道,从 2000年1月到2003年6月,全国各地(不包括中央部委及所属单位)共有10304名科级以上领导干部辞职“下海”。下海官员身处要职的增多,下海后 基本是去私营企业,特别是一些私人资本控股的上市公司。此时,下海不再是过去的“停薪留职”,而是辞职或提前退休。

      从2000年到2003年3月,浙江有125名处级以上干部辞职或提前退休,有9名厅级官员,仅温州就有2名副市长、1名市政府秘书长、1名副 秘书长几乎同时下海。在江苏,仅盐城一地,就有东台市市长、阜宁县副县长、建湖县副县长等在内的5名县级实权干部主动摘下“官帽”,进入民企当起了“经 理”。在上海,时任虹口区区长的程光,辞官出任印尼大财团三林集团中国区总裁;在广东,广州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之一、42岁的市环保局局长姜崇洲辞去公 职,出任某房地产集团副总裁……

      2013年开始,官员辞职下海出现又一轮新浪潮。这次下海的官员职位较高,厅、处级干部多,下海后大多去私企当高管。在专家看来,这轮下海是在中央“八项规定”推出后出现的,他们辞职去向更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与猜想。

      探究

      辞官原因 雾里看花

      厅、处级官员 遮遮掩掩 避而不谈

      这两年辞职的厅、处级官员,辞职时大多遮遮掩掩,不接受记者采访,或者避谈辞职原因,导致民间有很多猜测。有的说,这些辞职下海的官员可能屁股 不干净,闻到被查的风声;有的说可能感受到晋升无望,谋求收入上有突破;有的说可能“八项规定”后收入减少、灰色收入没有了,产生了失落;也有的说是工作 压力太大,官场关系太微妙,不好处理;有的说刚好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造成的影响力,趁机去相关企业“名正言顺”地捞一把……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明显加大反腐力度,使得官员不好当;转变工作作风,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公务员灰色收入拿不到或减少,再加上公务 员群体容易受到公众质疑;中央加大查处裸官的力度。这种大环境的改变,一定程度上与官员辞职有关。”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认为,所有迹象表明,国家正在 加大对公务员队伍的治理力度,所以会出现“大浪淘沙”的现象,而部分公务员,尤其是在一定领导职位上的官员也会权衡自身在政界发展的前景。

      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突然辞职,引起关注与猜想。

      上月中旬,浙江平阳县副县长周慧的一则“辞职感言”,在网上热传。这篇“感言”全文近千字,开篇称:“辞职获批,虽然有点旷日持久,且法定程序尚未走完,不过木已成舟,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吁……这一刻,仿佛云淡风轻,自由的气息似微风拂面。”

      在周慧看来,“简单来说,辞职只不过是换工作,换地点。但如果这个职位是个官位,而且是个有点分量的官位,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如果辞官的这个人 在某种程度上前景还被看好的话,情况就更引人侧目了。我想,这前面要加个定语,中国式,也就是中国式辞官,这样大部分人应该都能够明白了。”

      对辞职过程,周慧写道:“半年多来,这个在内心里翻腾的想法,终于按照自己的设想,一点点地实现了。”

      周慧1976年2月出生,35岁就当上副县长,对辞职造成的纷扰,他早有预料,“用‘晴天霹雳’来表述对我辞职的反应,由此可见中国式辞官的复 杂性。不理解和反对,是我意料之中的,在不少人都眼中,我们这样职位的人,属于位高权重,油水多多,且无需劳神费力。而当你对其说现实的情况的时候,换回 的是不解的神情,甚至是轻蔑的哼声。夏虫不可语冰,如果你再说自己关于世界的、历史的、未来的见解的时候,在某些人看来,你是在炫耀自己知识上与精神上的 优越感,那么你无异于自我寻找另类的标签。因此,我基本上不说不提,微笑地沉默。”

      周慧说,尽管被看好的官员辞职,会被人议论纷纷,但“每个人都应该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去选择自己的生活,就像我明白我想要的是自由的,能够自我掌控的生活”。他觉得当副县长压力很大,自己想换一种生活,过得宽松一点,不要那么紧张,不要工作中有那么大的压力。

      网络上有人援引一位官员的话称,周慧是一名水平和能力都非常好的官员,他的家族成员基本上在国外,且家族产业资产丰厚,未来他可能去国外经商。 对此,周慧称,自己家族中确有很多人在国外生活,但妻子、孩子一直在国内,接下来他会考虑举家移民(微博)出去经商,换一个生活环境。

      知情人士称,周慧的妻子是一名教师。在周慧妻子的QQ空间日志中,记录了2012年暑假,她带着女儿去意大利探亲、游玩的过程。在领略了威尼斯的水上风光后,其妻感慨:“一直都想一家人一起去意大利探亲旅游,但是老公都没机会去。”

      在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郑梓桢看来,各地官员问责制度日趋完善,一些官员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如果有更适合自己的发展机会,为何不去呢?”

      普通公务员 薪酬偏低 成为心病

      对于辞职的普通公务员来讲,薪酬成为无法绕开的心病。

      公务员稳定的工作,让很多人羡慕,但对一个渴望优质生活的人来讲,偏低的薪水让他们萌生去意。

      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突然辞职,引起关注与猜想。

      辽宁一个三线城市工商局的科级干部,在公务员系统工作15年,辞职前每月工作2500元。而他在企业工作的同学,大多年收入超过15万元。对他 来讲,单位有分房,在单位吃工作餐几乎免费,年收入3万元也能过,但不能过上宽裕生活。最终,他找机会去了一家大型公司任中层管理岗位,年薪30万元,还 有专车。

      今年年初,在内地一个县政府下属部门工作的正科级干部晒工资,引发关注。他1990年参加工作,工作25年了,每月基本工资是1260元,一年 是1260元×13月=16380元,加上一年津补贴25000元,公休应休而未休167元×2倍×15天=5010元,年收入46390元,如果将国家 给的住房公积金算在内的话,460元×12月=5520元,一年的总收入为51910元,但这460元加上自己缴的460元住房公积,买房时才能取,每月 实际能到手的是(51910-460×2×12)÷12=3405.83元。这位公务员说,要不是年纪大了,他也会辞职去下海赚点钱。

      今年6月,北京基层法官张伟也晒出了辞职前的最后一张工资条:实发收入5555.8元。虽然在媒体采访中他一再强调,辞官“真不是钱的事儿”,但基层公务员薪酬低却是老生常谈。

      对他们晒出的工资,很多网友质疑:查出那么多官员贪腐,钱从哪里来?还有的说,不用交五险一金,退休还拿高额退休金,还不知足?!

      其实上,一提公务员涨薪,网上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质疑。今年3月,全国人大(微博)代表、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伟才主动约见记者:“我离开公 务员队伍了,现在可以为公务员呼吁了。”陈伟才认为,他认识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位正部级领导,年薪才20多万元,这让他很惊讶,“现在一些大企业部门经理年 薪都不止20万元,难道部长承担的职责和作出的贡献还不如企业的部门经理?这种薪酬分配很不合理。”

      “公务员工资应该建立正常规范化的、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增长机制,使之法制化。”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现在公务员薪酬结构太单一, 主要参考的依据是工作年限、行政职务及级别。这就造成同级别的人“干多干少一个样”的情况十分明显,对有为年轻人激励作用很不明显。

      陈伟才说,现在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好不容易考进公务员队伍,多数都是社会精英,工资收入低,没房子分,他们生活压力很大。比如在广州,房价3万多元,工资五六千元。这让一些公务员的确会萌生辞职的念头,因为在很多私企、外企,现在年薪20万元十分正常。

      公务员和国企高管之间的工资水平到底如何?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值为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值为5倍。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高文书认为,实际上,目前我国公务员工资仅仅是与社会平均工资基本持平而已。而且从变化趋势看,近年 来公务员工资是相对下降的。据高文书介绍,公务员薪酬在全部19个行业中的排名,2008年为第8位,2009年为第9位,2010年为第11 位,2011年已下降到第12位。

      追问

      辞职到私企利益无输送?

      有些人将“公务员报考热”与“官员辞职下海潮”放在一起比较,认为两种现象交织在一起,有些不可思议。

      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突然辞职,引起关注与猜想。

      对此,广东省社科院的郑梓桢说,这种现象十分正常。出现“报考热”,是因为大量毕业生存在找工作难的问题,现在什么招聘会都很火爆,大家都想找 个好工作,公职单位福利的确不错,还比较稳定,当然众人追捧。不过,工作一段时间,一些人有更高要求,或者觉得工作不适合自己,或者觉得薪酬不高,反正就 是当公务员不开心,就辞职。其实在庞大的公务员群体中,辞职下海的公务员是极少数的,不过,以后还会增加。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他认为,国家应该尽快改革公务员的薪酬分配体系,让公务员的工资体现差异性,提高竞争力,以适应社会的整体薪酬水平,“提高基层公务员待遇非常合理。”

      竹立家说,在国外,公务员队伍有1%-2%,甚至5%的公务员辞职率,都是很正常的,没必要大惊小怪,“以后辞职的官员估计还会出现不少,这是正常的,也可以说是经济繁荣的表现。有进有出,这样的公务员队伍才更健康。”

      “现在很多人对官员辞职很惊讶,其实没必要惊讶,人各有志,有的人觉得每月几千元的小子日很安逸,很享受;有的人就想拿高薪,过上富足、奢华生 活。这些都很正常,制度设计应该为公务员进出提供方便,社会舆论也应该给与他们足够的宽容,这毕竟是个人的选择。”郑梓桢说,真不应该大惊小怪。


      现在自主创业难度增加,辞职下海的厅、处级干部,一般是去私企、外企任高管,年薪瞬间从之前的十几万变成了上百万,或者几百万。人们在担心,这些企业为何看重他们?是否靠之前聚集的行政资源,在搞利益输送?

      国内曾有分管经济的副区长跳槽到分管领域的公司任高管,也有规划局长跳槽到与规划、容积率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公司。一些人质疑,这些官员辞职下海后,会否利用之前的人脉关系、行政资源,为企业提供便利?

      我国《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公务员辞去公职或者退休的,原系领导成员的公务员在离职三年内,其它公务员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 关的企业或者其它营利性组织任职,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这被视为是对辞职和退休官员管辖权及年限作出回避要求。

      但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也认为,实际中,判断某些去企业或者其它营利性组织的官员是否“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并不容易。(羊城晚报记者 尹安学)

     

上一篇:无

下一篇:2016年国家公务员体检标准21条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