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网站_向松祚博客

向松祚 著名讲师
华友世纪总裁兼CEO
http://xiangsongzuo.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向松祚:向松祚:银行业不良率只有1.75%?难以相信

关键词:[经济学家] [银行保险] 浏览:1552 发布日期:2016-07-11 网页收藏

  • 2016年中国国际银行会议于6月23日在北京举行。前农业银行(3.080, 0.01,0.33%)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出席并发表讲话。

      向松祚:谢谢以理先生,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很高兴来参加今天这么一个重要的会议,感谢亚洲银行家的邀请,我想刚才以理先生在开幕致辞里面也谈到,现在我们全球的金融,包括银行业正处在一个大变革的一个时期,当然中国尤其如此,当然这个题目非常重要,但是也非常大。

      中国的银行业面向未来,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会有什么样的改革?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银行业,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我想这个问题一个比较好的思考的角度,从我们谈今天的问题来开始。我在非常短的时间里面,我给大家提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也希望在座的银行家、各位金融家大家一起思考。  

      那么站在今天的时点上我们要思考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中国会不会出现债务危机,在大的背景下我们思考我们中国银行(3.250, 0.02, 0.62%)业的改革和整个金融业的改革究竟迈向什么样的方向?

      首先我跟大家简要谈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的债务积累,我们债务的规模究竟有多么庞大?第二,我们怎么去杠杆,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央一再强调三去一降一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去杠杆,我们能去杠杆吗?我们怎么去杠杆呢?第三个问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来推动所谓的创新驱动发展。

      现在国家基本的战略,如果大家看中央的各种文件,十三五规划纲要都明确了,投资驱动增长已经不行了,投资驱动增长至少不能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主要的引擎,我们现在需要创新驱动发展,或者创新的驱动增长,但是我们的银行业,我们的金融业,我们的资本市场,我们的金融市场能够帮助实现这个目标吗?那么我们首先看第一个问题。  

      究竟中国的债务有多大?我想有很多的估算,很多的机构,很多经济学者都有估算,总的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从2008年155%上升到今天260%,总的是170万个亿,银行贷款大约是100万个亿,98万亿,债券余额35万亿,影子银行42万亿。

      大家可以看到,刚才我们讲债务分类,如果从借款人的角度来看,非金融公司大约是107万亿,家庭债务17.5万亿,中央政府是24.5万亿,地方政府债务是26.25万亿,加起来大概是175万亿。这个估算可能大一点,有的可能小一点,这是一个大体的体量。这个可以告诉债务的总额,与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与发达国家相比,与发展国家同等经济状况相比,都已经是非常令人担忧了。  

      看我们的银行体系,如果从资产规模来看,中国的银行体系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总资产按美元算30万亿,大约占全球GDP的40%。我想在座的各位银行家、企业家,我们今天真的需要思考这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已经是刻不容缓的。

      我们这么庞大的银行贷款,这么庞大的信用创造,这么庞大的社会融资,我们今天GDP情况怎么样呢?有一个指标,每单位GDP需要多少个信用推动?在2008年以前大约是1:1,今天已经上升到至少是1:4。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每创造一块钱的GDP,至少需要4块钱的银行信贷,加上其他的社会信贷来推动。去年2015年我们GDP的增量不过是4万亿,2014年是63万亿,但是去年我们社会融资总量19万亿多,银行贷款11.72万亿。有人说去年社会融资是26万亿,不管怎么样,这个比例至少是1:5。今年一季度我们GDP净增量1.12万亿,但是我们银行贷款差不多是5万亿,社会融资7万亿。就像一个男人吃春药一样的,你一直吃春药,你不锻炼身体,总有一天你的身体会被全部掏空。我们今天是不是这样的,春药吃不下去了,我们刺激的春药,我们银行信贷的春药,这种刺激还能搞得下去吗?  

      大家看看我们银行总资产的趋势,我们分类看银行,地方性的商业银行,地方的股份制银行的资产增长更加快速,因为它们急于想扩大市场规模,想急于扩大市场占有率。结果银行不良贷款开始迅速上升,今年一季度不良贷款额1.4万亿,不良贷款率达到1.75%,两年内翻番。整个银行体系不良贷款和不良贷款率都要双降。

      我说这个是违背规律的,怎么可能双降呢,难道金融规模越来越大,金融越来越复杂,难道风险还低了,这个不符合金融学的规律。在场的你们相信中国的银行不良贷款率只有1.75%?很多商业银行的总监私下告诉我,我们当然很难以相信。

      还油管柱类贷款,官方数据显示是5.5%,一些地方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不良率已经达到8%10%。根本压力测试,中国银行不良率的限度是7.62%,如果达到7.62%,全部资本金都会被坏账吃掉。我们不应该警惕这种巨大的危机吗?全部吃掉以后,技术就会破产。我们中国银行体系90年代初期经历过技术上的破产,这是不良率是总额。  

      从2013年开始,许多企业积累的高额债务,大约40%的新增信贷被完全用于偿还利息。为什么这么高的贷款,GDP才增长一点,一部分就是还本付息,流入股市、房地产市场炒作等等,真正进入实体经济的总量是相当有限的,这是令人极其恐怖的。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的企业,如果它的销售收入扣掉银行利息,差不多已经是亏损了。你看看最近公布的数据,2800多家上市公司,利润总额不到2.5万个亿,2.4万亿,上市银行占60%,十几家上市银行就占全部利润的60%,剩下的40%由2700多家企业分享,很多企业当然亏损。这是企业高负债、高杠杆必然的结果。  

      我们很多企业的负债率都超过60、70、80,甚至90。根据最基本的企业理论,你企业的负债是100%,老板赚不了任何钱,你就是赚工资,因为这个企业已经不是你的了。如果你的负债率是80%、90%,你想想这个企业还有多少是你的。因为你的净资产只有10%,你怎么可以说这个企业是你的,所以这是很麻烦的一个情况。  

      更重要的是,我们大约50%的社会信贷和融资被国有企业占有,国有企业占GDP的40%,财政的30%,就业的20%,社会融资总额大约41%进入房地产行业,而房地产行业对GDP的贡献不过是20%。我们产权机构的畸形,经济增长战略的畸形,导致投资机构的畸形、信贷结构的畸形、社会成本结构的畸形或失衡等。

      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总额越来越大,社会融资平均程度却长期居高不下,尤其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信贷资源低效配置导致全社会整体真实投资回报或财富积累回报持续下降,而社会公众却要追逐不切实际的高收益,越是导致一波又一波的各种资产炒作和资产泡沫,导致社会融资骗局或庞氏骗局同时发生。房地产占的比例,这是开发商的,如果把个人的也算。我们有多少地王是国有企业干的?差不多全部地王都是,这个问题是非常麻烦的。  

      事实上投资者早已不再信任中国的银行体系,投资者给中国上市银行的估值平均低于其净资产的30%。尽管中国股市平均市盈率依然高于美国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平均市盈率的30-40%。你们去看看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市盈率,苹果不到10倍,谷歌15倍,我们随便的公司都是50倍、80倍、90倍、100倍、200倍、100倍。本身说明我们上市大银行都是世界上最赚钱德尚市公司之一,为什么投资者不持有它的股票?当然还有更大的麻烦中国影子银行,最饱受的估计总额42万亿,最大的估计是51.7万亿。  

      从以上的数据至少可以得出两个基本的结论,依靠疯狂信贷扩张拉动经济增长已经是不现实的办法了。当然我们还可以继续防水,因为全世界都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约束,我们没有任何毛的货币体系,国际货币体系如此,国内货币体系也如此,你可以任意降息、降准、发放信贷,这个春药可以永远制造下去,成本很低,但是效果已经很差很差,代价已经很高很高,风险已经很高很高。  

      现在我们思考根本性的大问题,明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要实现这个目标,目前的银行体系是不行的,我们要开始深刻的反思,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金融体系?降低债务、化解风险的可能办法有7个,债转股、证券化、短期、坏账处理、破产核销、存量化增量,最后政府救助,每个办法可能都有一点作用。短期之内似乎还有小消息,比如说我们的利润还很大,流动性比较高,坏账损失拨备也还可以,但是我们不足以维持感到安心和高兴。  

      所以基本的问题,我的答案不一定正确,甚至说我没有答案,各位可能有比我更好的答案。中国与众不同吗?我们有很多人相信中国与众不同。这个与众不同并不是好事,或者并不完全是好事。为什么与众不同呢?首先中国政府同时拥有和控制着几乎全部银行、金融机构和最大的债主国有企业,肉反正烂在锅里。中国没有美国那样稀奇古怪的金融衍生产品,所以次贷危机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中国依然对资本账户实施相当严格的管理,外国投资者持有中国金融资产的比例依然很低,全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目前依然比较高,最后中国有应对危机的独特的政治优势。  

      但是这些问题能掩盖我们真正的麻烦吗?中国与众不同绝不意味着中国不需要为疯狂信贷扩张和高杠杆付出巨大代价。我们这种代价绝不会比任何金融危机小,我们今天官方或者很多经济学者谈债务问题和银行不良贷款问题,风险有但是依然可控。是什么意义上的可控?首先我们金融风险凸显高杠杆、高负债本身就意味这投资扩张难以为继。有人说我们GDP增速是L形的,我认为不是L形的,而是持续增长。靠什么增长?还是靠房地产、钢铁、水泥、电解铝吗?基础设施还可以,但是基础设施是多么难撑。  

      面对日益恶化的金融风险,如何稳定金融市场的信心变成所有监管这、投资者和政府最高决策者面临的核心难题,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人们对汇率、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的担忧,人民币汇率尤其深受信心和预期的左右,稳定汇率现在越来越难了。金融市场最怕信心的丧失,不确定性的增加。

      无论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救助,最终的结果等于国家向所有纳税人征收一笔隐形的税收,最终金融风险由广大人民一起承担,那些借钱越多的大企业和富人可以轻松逃离债务负担,贫富分化将进一步加剧,我们很多金融学者根本不谈这个问题。  国际经验表明,每一次信贷和金融泡沫和破灭都是导致财富悬浮进一步的恶化。借钱越多的人,借钱越多的企业最欢迎通胀,通胀可以把债务全部消灭掉。但是那些拿固定收入的,那些拿固定工资的人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国家最终被迫为银行补充资本金,意味着财政赤字进一步增加。  

      与此同时,我们今天的货币政策面临所有的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的更加困难的大背景下,同时我们的宏观政策将面临更加困难的选了,去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矛盾怎么解决等,弄不好会出现最大的局面,形势不容乐观,困难不容低估。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金融驱动创新发展?第一要发展直接融资,直接融资需要我们从根本上改革资本市场,这个任务可能比改革银行业更加艰巨。第二政府控股和控制几乎所有商业银行的格局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这个问题现在几乎不谈了,但是它作为核心问题将拥有存在。第三金融监管的理念和制度架构需要重新设计。

      最后,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能参与金融业务或者人人都想搞金融的现象值得认真思考,并采取综合措施加以引导。每个企业都想搞金融,稍微有点钱的企业都要搞金融,在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了非常时髦而普遍的现象,我认为这是极其荒唐的现象,谢谢各位。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