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鹏网站_刘华鹏博客

刘华鹏 认证讲师 推荐讲师
互联网+营销创新导师
http://liuhuape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刘华鹏:新经济爆炸性增长之下的老规则

关键词:[营销管理] 浏览:984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有一个东东叫“新经济”,特别时髦,特别厉害。那本时髦的著作《失控》和它的作者KK(凯文·凯利),就是因同样的时髦厉害,被新经济的粉丝们奉为圣经和先知。

    我轻慢地提及凯文﹒凯利是因为“先知”的头衔理所当然应该属于阿尔文·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和其他同样有名的著作中,托夫勒准确地预言了今天的一切。只是这个犹太老人已经太老而这个时代的新经济们又太年轻,几十年过去,旧桃新符,老东西似乎Out了。

    其实不然。

    前几天,我登门拜会一位VC大佬,教父级的。我说有几个世界领先的核心技术,撮合搓合准备做一个住家小罗伯特。大佬洋洋得意地、一层一层地脱得我“裤衩不剩”地、对技术和商业模式严刑拷打以后,说,技术挺好,商业模式也行得通,但是不能给你很高的溢价。

    我说前段时间你给了那个破人破项目那么高的价钱,我的技术世界领先,这不是欺负人吗?他得意地说,那个破人破项目是新经济,而你是老经济。新经济我只需要判断项目是否可行。不可行等于零。如若可行,现在的几百个美刀将会上百倍地变成几个亿USD。而你的机器人今后应该找银行贷款,只需要花钱做出阿尔法机贝塔机,然后就是产品成本营销利润,这是老经济。新经济投完以后跑上互联网,哗啦哗啦地瞎跑,像细菌繁殖一样指数增长。而你这个老经济,以后还要没完没了地投资,以后的增长还要依靠以后的资本,巴拉巴拉,云云。

    OKOK,为了显示不落后,我把小机器人的BM如此这般改了一下。大佬听完似笑非笑地说,脑瓜好用呀。对的,这才是新经济。这样吧,给你五千个,要你十个八仙,如何?

    因为商业机密,新的商业模式不能详细告知。总之,轻资产呀,免费呀,平台呀,合作呀,网络呀,引爆呀,等等,大家可以尽情想象。

    比如想象一下百多年前,洛克菲勒的美孚当年在中国免费送煤油灯,然后靠卖煤油挣钱。在江浙一带,煤油灯现在还有人叫美孚灯。放到现在还可以在美孚灯上设广告界面。或者在美孚灯上内置一块芯片以便于“呕吐呕”物联网,信息来来往往,比如通过美孚灯的工作状态探知家里老人是否安全。至于要不要趁机搭建一个老人温情互动俱乐部,也未尝不可。无非是移动接入Wi-Fi接入,然后IM加上SOLOMO,伊洛伊洛。

    以上虽然胡说八道,但是其中表达的思想是严肃的认真的。首先,新经济肯定来了,但是它的灵魂脱胎于过去的肉身。有点儿仁波切兮兮的吧?:)


    不是飞速,是爆炸

    罗胖子在罗辑思维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段子。

    人类的战争在战术层面曾经出现过一种很有趣的形式,前后两百来年。就是人挨人前后好几排,彩色军服,敲锣打鼓,齐步前进。欧洲的拿破仑战争、普法战争、美国的独立战争、南北战争都是这种形式。只是这个时代中国比较落后,我们不熟悉。

    中国的军队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被这种打法欺负,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的通州八里桥战役,僧格林沁的清军5万对英法联军八千,结果死亡比例为3000比5。这种奇怪而厉害的战法的核心是前装滑膛枪。首先它比冷兵器厉害,射程远,对士兵体力要求低,但是它方向不准,并且装填发射效率低。密集方阵于是应运而生。横向密集保证弥漫的子弹形成一堵墙,纵向密集保证前后轮替以使火力连绵不断。直到后膛装填并且枪膛来福线以后的毛瑟枪出现后,精准快速的设计让散兵冲锋逐渐取代方阵。而马克沁机枪的出现,以其割韭菜似的杀伤力彻底将这种好玩的打法彻底赶出了历史舞台。

    武器是灵魂,战争形式是它的皮囊。

    经济也有它的灵魂。它们分别是互相关联的网络效应,正反馈和边际成本。

    投资人为一个企业定价时,经常会用到一个参数PE值。P是企业作价。E是投资收入,一般用税后可分配利润。P除以E就是PE值。在通常情况下,一个机构要投资一间公司。通常给的PE是10,最低的时候也不会低于5。因为PE实际上就是动态的投资回报年限。五年回收投资,每年百分之二十的回报是双方都可以满意的。

    但是在风险投资领域,PE值有的时候会远远高于10,到达20,甚至于50,100,150,更高的还有。

    须知,PE等于20就意味着每年的回报已经等于银行的利息,等于5%。是什么原因让投资人愿意让自己的资本投到一个远远低于社会基本机会成本也就是银行利息的地方呢?原因只有一个,PE的E是变化的。明年后年或者某一个可预见的将来,E会大到一定程度,以至于PE等于5,等于1甚至于等于0.5等于0.1。

    PE等于1就是你现在投入的1000万人民币,每年会有1000万的回报。如果这个企业今后的发展是稳定的,那么这个原始投入的1000万的价值大体等于1个亿。这个导致E大幅度增长,导致PE大幅度下降的因素被叫做Exciting Story,激动人心的故事。一个简单稳定有市场占有率的公司,所谓成熟企业,没有激动人心的潜在的赢利点,它的PE就是5。PE等于20、等于50的企业最可能是一个高科技企业。当然也可能是某某公司通过周老虎的周公子拿到中石油一个旱涝保收的大订单。

    总之会有垄断利润,收入远远高于成本的垄断利润。而在风险投资感兴趣的领域,高科技建立的壁垒,建立的差别化优势是垄断利润的最常见的来源,比如发明了一种新的抗癌药。

    但是,PE超过100比如500就不是一般所谓的高科技投资所能hold得住的。它属于本文所说的新经济

    经济的增长不是飞速,今年100明年150后年200。它是爆炸。它形成的垄断不是寡头垄断,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通用和福特,华为和爱立信。它是赢家通吃,买卖只有淘宝,搜索只有百度,聊天只有腾讯。在一个特定的细分市场不再有艾尔里斯和杰克特劳特的定位理论中所描绘的老大占有50%老二占有25%老三占有15%的经典场面。

    这个爆炸就是正反馈,如同核裂变核爆炸,中子攻击产生裂变,裂变产生更多中子,更多中子产生更多裂变。如同细菌繁殖,一个变俩,两个变四,四个变八。正反馈的增长是指数增长。

    这个正反馈是什么呢?这个正反馈就是网络效应,又叫网络外部性。

    电话系统是最早被大家熟悉的网络网络效应就是新加入的电话用户会对老用户产生好处,或者说,如果电信移动和联通的网络如果不互联互通,那么电话用户数越多的那张网越有价值。所谓网络就是节点和节点之间能够互动。如果节点只有两个,两个电话用户,那么网络里的动作只有两个,甲打过来乙打过去。节点有三个,动作就有六个。节点有四个,动作就有十二个。节点线性增长,效果指数增长。

    老规则:边际成本

    那么如何才能让节点迅速地线性成长而网络效果指数增长、正反馈、爆炸呢?秘密就在于边际成本。边际成本就是每增长一分需要的新的成本。网络效益虽然很好,大家都愿意搭建大网络。但是如果边际成本过大的话,网络就会被成本拖累,最后慢慢地发展乏力,最后停止。边际成本是网络发展或者一切业务发展的摩擦力。甚至于有些行为它的边际成本会越来越大,这就不是正反馈,而是负反馈。

    经济网络经济还有所谓的信息经济,它们不严格地说是一码事。它们的最核心的最基本的特征之一,就是所有成本几乎都是原始成本,而边际成本等于零。一部网络小说挂在网上,一个人看和一百个一亿个人看成本是一样的。

    所以,在信息经济领域,我们有可能做出一种新经济,就是利用它边际成本等于零的特点,构建并且迅速地扩展网络。免费是最迅速的手段。由于边际成本等于零,所以免费就成为可能。然后使网络的节点如同阿里巴巴地淘宝用户一样产生无阻力的互动,所谓“我们自己不做买卖,我们帮助别人做买卖”。这样的一个公司,这样的一个商业模型才有可能让本文开头的那个VC大佬和他的同志们给出足够高的估价,给出五百倍的PE。

    最后,我认为,除了BAT,最靠近新经济的公司是如360那样的,其次是小米那样的,最不像的是新希望那样的。所以周鸿祎不要焦虑,雷军不要得意,而刘永好刚刚发表了一个新希望搞不过小米雷军的感叹和分析检讨,我认为感叹值得同情,而分析检讨则是文不对题,答案本文已经给出。

    最后的最后,关于新经济,大家不必费劲去读KK那种华而不实的记者水平的厚厚的一本又一本。我也不推荐推荐托夫勒。我推荐经济学家夏皮罗和瓦里安的薄薄的《信息规则》。在十几年前他们就清晰简洁地告诉我们,新经济来了,但是它将遵循我们其实已经熟悉的老规则。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