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晓苏网站_孟晓苏博客

孟晓苏 认证讲师
著名企业家、学者、北大经济学博士
http://mengxiaosu.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孟晓苏:孟晓苏:不把房地产重新启动起来,国民经济还会低迷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83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孟晓苏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厉以宁门下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曾经担任中房集团董事长,并创办了幸福人寿,当前任职中房集团理事长、上海人寿监事会主席、汇力基金董事长。作为一位“科班出身”并深耕企业的经济界“大咖”,他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及其发展趋势有着独到的观察。


      “我不主张把主引擎熄了火

      再去另搞技术创新和结构转型”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看来,中国的经济转型需要关注哪些问题?

      孟晓苏:经济结构转型,最重要的是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围绕新的增长点实现转型和升级。

      就像改革不能停顿一样,经济结构也需要不断地转型升级。但是在经济转型中不能忽视的是,要强化需求导向才能实现经济结构转型,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才能有效发展实体经济。这些话都是源自党的十八大报告。但问题是,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和与之关联的新的主导产业。

      我认为在中国经济没有寻找到新的增长点之前,不应当过早放弃原有的经济增长点和主导产业。现在需要的是“启动双引擎,实现双中高”,其中包括传统产业的启动与升级。

      近年来,经济思想的迷失源于“十年调控”,使得经济发展速度放缓,抑制了内需。特别是通过“限购”抑制居民住房需求,使得一百多个相关产业陷入困境。在限购房屋造成城市空间不能有效扩大、城市里汽车塞满之后,又要抑制全社会的购车需求,结果把两个经济增长点都弄熄火了。主引擎熄火后,只好靠人拉肩扛推着中国经济向前走,这当然会很累,而且会减速。所以,要重新点燃主引擎,中国经济才会恢复增长活力。

      我们需要鼓励技术创新,但是技术创新需要时间,从技术创新到形成新的产品、并且让市场接受这些产品更需要时间。我们需要提倡经济结构转型,但是这种转型需要过程,而且有可能是痛苦的过程,因为要扬弃、要淘汰,需要经历阵痛期,还可能出现反复。在创新和转型方面我们不能空谈,必须实实在在地推进。而在这个阶段,如果失去了本来拉动经济房地产和汽车等作为主引擎的作用,国民经济就会显得拉动力不足。

      我不主张把主引擎熄了火再去另搞技术创新和结构转型。需要启动原主导产业与新产业这两个引擎,共同推动中国经济的转型与发展。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看待模仿型排浪式消费已经基本结束的观点?

      孟晓苏:首先我不认为排浪式消费是“模仿型”。排浪式消费的说法,是国务院发展中心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词汇,形象反映了中国居民集中购买“老三大件”“新三大件”,一浪接一浪,一浪比一浪高的消费特点。这实际上是在人民群众同步富裕的过程之中,在同一时期之内需要集中消费同几种消费品,这就形成了排浪式的消费特点。

      我认为这种排浪式消费并没有结束。城镇化过程中又有将近4亿的农民要进城,棚户区改造本身既要建设低端住房,又需要把城市中心的棚户区拆掉后,建设高端楼宇以平衡财政,这都是需要由房地产行业来做的事情。

      李克强总理说,以加快棚户区改造和加快城镇化进程来推动经济发展。现在(国民经济)能够保持7%的增速就已经很难,原因在于经济发展缺少主引擎的拉动。我认为如果主引擎重新启动,中国经济发展恢复到中高速增长是完全可能的。

      中国新闻周刊:是否也是因为金融在推动实体经济方面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

      孟晓苏:这一轮的产能过剩,是前些年重拳打压房地产和汽车消费的正常发展造成的。如果金融积极进入到制造业,但制造业卖不动产品,生产的是过剩产品,那对金融业是多么大的风险。

      最近我们也参与了一些钢铁厂的救助工作,他们本来业绩是很辉煌的,主要产品是螺纹钢、线材等建材产品,但现在卖不出去,救助起来很难。这些工厂在申请贷款时,即使有政府出函作保,也很难得到银行的支持,原因是他们的产品卖不出去。

      是否可以号召居民都来直接购买钢材、水泥、有色金属产品呢?这是不可能的,只有把这些中间产品通过房地产投资,把它们组成一个个房子,然后老百姓再以购买住房的形态实现投资与消费,这样就可以买走凝固在其中的大量钢铁、水泥等产品,还要继续购置装修、家具、家电等产品,以使房屋能够使用。城市扩大了居民就需要购买汽车等代步工具,随后老百姓再以交通付费的方式,买走埋在高速公路下和地铁、高铁里的钢铁、水泥等建筑材料。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就是这样被最终消费拉动起来的。

      前段时间,“一带一路”的概念让钢铁股又火了起来,出现了钢铁价格破底、钢铁股票涨停的怪现象。但目前“一带一路”多数项目还没有签约,股民把愿景当成现实。就实际拉动力来说,它不如启动房地产业拉动相关产业来得实在。

      “一带一路”和“互联网+”这两个概念催生了股票的增长,许多人把预期当成现期,把“光柱”当成实柱爬了上去。现今政府按着开关的手不敢松,生怕一关它就掉下来。

      如何让经济扎扎实实地向上走呢?这就需要把“爬光柱”变成“攀楼梯”,要用实体经济发展与上市公司盈利的业绩,让股市在踏实的前提下节节升高。要保持经济健康发展就要考虑扩大外需和内需,而内需又分为投资和消费。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政府已做了很多,地方债的堆积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更有效的发展要更多依靠消费,特别是要“鼓励大众消费”“稳定住房消费”“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这些说法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领导人的讲话之中。


      “整个社会舆论让人们有所顾虑,不敢再说房地产业拉动经济的这种真话”

      中国新闻周刊:政府是否想通过近期的股市来拉动经济增长?

      孟晓苏:股市是在无意中被掀动起来的,前一段时间的上涨是预期催生的,是大家对未来有信心的表现。股民对经济发展的主要预期是,“一带一路”会带动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和海外投资的发展,“互联网+”会带动经济结构快速转型,所以许多相关的股票就涨起来了。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大,就剩股市这一个亮点,所以我认为要维护股市。一旦这个亮点消失,中国经济就会有更大的麻烦。而维护住这个亮点,光靠给手电筒充电是不够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看政府救股市?

      孟晓苏:政府出手救市,这让我们看到,原来我们的政府是有这个能力的。我支持救市,但是我认为,真正要做的是让股市走稳,而不是让它随着预期即靠“讲故事”而急起急跌。我曾经预言,股票在下一轮牛市中能攀上一万点,原因在于我相信“上台阶理论”。

      第一个台阶,是政府加大投资,缓解经济萎缩。譬如1998年政府投资7千亿元,带动社会投资与贷款3万亿元,就有效拉动了经济发展。现在政府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对于缓解经济萎缩是很有作用的。

      第二个台阶,是楼市率先启动,带动经济发展。在政府投资拉动之后,2000年起靠房改与住房商品化启动了楼市。现在限制楼市发展的政策已经基本取消,今年二季度以来楼市已逐渐恢复正常发展。它的重新启动可以形成更大内需。

      第三个台阶,是需求拉动生产,企业再现生机。在这个阶段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会从普遍低迷变成全面向好。在上一轮经济发展周期中,它发生在2003-2005年,那个时候大家都说中国经济好得不能再好,中国股市糟得不能再糟。那时所有相关行业都火爆起来,产能过剩局面彻底扭转。主要原因在于房地产业的拉动。如今这个阶段还没有到来,它有待于内需特别是消费的进一步启动。

      第四个台阶,是股市结束低迷,逐渐进入牛市。上一轮经济发展周期走到了2006年,上市公司业绩之光照亮股市,股市开始发力,出现节节上涨,在2007年冲到了6124点,这是上到了第四个台阶。如今还没有到这个阶段,人为激励股市过早上扬,可能会延长这个时期的到来。

      这是我的“上台阶理论”,就是股市繁荣一定是要依靠实体经济的业绩。实体经济的发展才能让上市公司的业绩辉煌,然后股市才能踏实和冲高。最近七年来股市的长期低迷跟打压房地产的宏观调控有关,看起来是只是打压了一个房地产行业,实际上恰恰是扼住了国民经济的咽喉,堵住了诸多制造业的市场和服务业的生计。多年抑制内需的后果,就是制造业再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国民经济增长乏力。

      房地产关联一百多个产业,这句话是当年朱镕基总理说的。后来我们发现比一百多个还多。政策打压房地产消费,使扩大内需的设想流为空谈。

      前几年全民似乎都把房地产看作洪水猛兽,一定要打压,不管它国民经济的发展有多重要。结果让经济发展进入下行通道,直到今年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想办法去人拉肩扛,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整个社会舆论让人们有所顾虑,不敢再说房地产业拉动经济的这种真话。

      中国新闻周刊:对这一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孟晓苏:我的看法是,不把房地产重新启动起来,国民经济还会低迷。特别是上市公司,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制造业,市场销路要靠内需的支撑,而内需则主要是靠房地产等主导产业的拉动。

      前几年的调控,一方面说打压住房价格要到它降下来,让人们对购房没有好的预期与信心;另一方面由于主要城市房屋限购政策的施行,使开发企业纷纷“逃离北上广”,限购政策诱导企业都去“不限购”的三四线城市开发房屋,使得现在三四线城市房产过剩。这些都是错误政策引导的结果,我们需要认真反思前些年错误调控所带来的后果,避免这类糊涂观念继续妨碍经济发展。

      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都是“信心经济”。去年有一段时间老百姓都不愿买房,原因在于房价下跌悲观情绪的弥漫。前年的“国五条”让一线城市居民看到,房价肯定要涨,所以蜂拥去购房,造成房价越调控越快速上涨。房价的或上涨或下跌的预期直接影响居民购买心理,表现出一种明显的“信心经济”特点。我统计了今年的数据,1~7月份,全国城镇新房平均房价上涨了8.7%,其中北上广深上涨得更多,尤以深圳前海和北京通州为甚。楼市回暖对于购买者信心回归,肯定是大有好处的。

      股市也是信心经济,大家都是“买涨不买跌”。什么状态能让股民相信股票不跌了?涨起来才让人相信不跌了。其实楼市和股市一样。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