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景行:曹景行:习马为何今天见面

关键词:[经济学家] [战略管理] [商业百货] 浏览:693 发布日期:2016-03-11 网页收藏

  • 与马英九今天在新加坡见面,双方都以领导人身份,互称先生,又一次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借人家的地方,成咱们的好事,22年前已经有了汪辜会谈,今天换成习与马,似也顺理成章。

    不过也有实质的不同。汪道涵、辜振甫二老当年是以获得授权的民间机构负责人身份出面,扮演了“白手套”角色,形式上避免了互不承认的两岸公权力直接接触。为此安排,双方不知道花了多少脑筋,才能从重重猜疑和层层戒条中找出一条曲折的小路,但却行通了。

    今天、马英九则代表两岸不同地区的最高领导人,脱掉了手套直接见面握手,清除了那一大堆政治忌讳。如果说22年来两岸关系有什么重大成就,今天的习马会就应该列为榜首。另外,22年前汪辜会谈时,民进党的一些要角跑到新加坡来,穿着印有抗议字句的恤衫排列在会场门外,这次就未必还能见到他们的身影。毕竟时代不同了。

    两岸关于习马会的商谈,始于两三年前。2008年马英九在台湾主政之后,两岸关系有了重大突破和进展,形成对双方都有利,双方都能接受,而且也为国际社会认可的和平稳定架构。从1949年以来的两岸关系,无疑以今天的状态为最好;再往前推一步,两岸领导人的直接会面商谈应该水到渠成。

    美国政治人物中有一个说法,当了总统第一任是为连任,第二任为名留青史。留学美国的马英九一定也有类似的想法,而他在2016年5月20日任满交权前能够留名于历史的,大概也只有跨出两岸关系中的关键一步了。问题是他仍然要顾虑国民党内外的反对势力,怕丢失民意支持率,怕给国民党丢选票,在两岸问题上反倒越来越走得扭扭捏捏。

    但毕竟时不我待,2013年马英九主政进入第六个年头,夏天他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开始不回避同会面的话题。到了年底,他对香港《亚洲周刊》就更加明确谈到,2014年秋天北京举办APEC峰会,他希望能出席并在那个场合实现“习马会”。


    马英九的这张牌打得并不好。初看起来,“习马会”应该受到北京欢迎,地点又选在北京。但APEC是国际场合,不管怎样精巧安排都避不开“两个中国”的意味,弄不好连APEC峰会这场大秀都搞砸了,风险够大。北京方面立即回应“两岸领导人会面,是两岸中国人自己的事,不需要借助国际会议场合”。

    此后出现了其他一些替代方案,复制1993年汪辜会谈模式借新加坡会面似乎不是首选,不少人提到可以在金门、厦门实现历史性的“第一次”。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刘国深就透露说:“其实,有关两岸领导人会面的问题,两岸提出过很多剧本和方案;会面地包括金门、厦门、香港等。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实现。”

    说是“各种原因”,其实主要就是岛内政情的变化。尤其是去年爆发了反“服贸”的“太阳花运动”,接着就是年底“九合一”地方选举国民党惨败,马英九的民意支持率也跌到空前之低。到了今年,普遍的看法是马英九在任期间不可能实现同会面;台湾有人更认为,马英九在两岸关系上面再有大动作,明年大选“国民党选都不必选了”。

    那为什么马英九现在又突然决定同会面呢?关键也就在“国民党选都不必选了”。台湾大选倒数只剩下七十天,国民党已是败象毕露。作为候选人的党主席朱立伦的民调支持率已跌到洪秀柱被换掉前差不多的低点,而围绕“立法院长”王金平的持续不断权力之争,更使得党内四分五裂、士气涣散。

    国民党“输定了”几乎成了共识,反倒给了马英九新的机会和空间。既然国民党选情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那么马英九决定同会面,即使会遇到民进党甚至国民党内本土势力的反对,也不会再丢失更多选票。甚至有可能正好相反,就像2005年那样,国民党极度低迷时党主席连战突然访问北京,意外赢得多数台湾民众的支持。

    除了扭转民意走向,这次两岸领导人会面必然会改变明年台湾大选的主轴,使得民进党蔡英文再也无法继续躲闪两岸问题,让台湾选民对要不要台海和平稳定的问题上作出选择。显然,不管这两年两岸关系中出现哪些波折,多数台湾民众还是支持两岸领导人会面,看重当前的两岸和平稳定。而美国的表态,也等于是对马英九这一举措的背书。

    当然,有了习马会,国民党明年大选未必就会赢,这应该也是北京做出让步同意在新加坡会面的主要原因吧。如果能用一个框架把当前两岸关系的发展和现实确定下来,进一步明确台海和平稳定的原则和基础,那么,今后不管台湾蓝绿谁当家,起码就不容易倒退了。

    所以,马上就要开场的习马会能否形成这样的框架,最值得期待。相信两位领导人来到新加坡之时,心中对此应该都有底了吧。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