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贾康:真正要去的不是过剩产能,而是落后产能

关键词:[银行保险] [经济学家] 浏览:2185 发布日期:2016-07-12 网页收藏

  •  摘要:去产能,首先要讲去什么产能。一般人讲去过剩产能,我觉得说的不太准确,真正要去的是落后产能。

      28日,相关公司股票走势万 科A18.30+0.030.16%在第十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著名财经专家,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做客新华网思客会并接受专访,畅谈供给侧改革、营改增、民间投资等高热话题,观点独到,解读深入,思想在对话中不断升级。以下根据专访实录整理:

      真正要去的不是过剩产能,而是落后产能

      思客: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光是给中国经济开方,还可以成为全球经济的比较好的一种思路,对此您怎么看?

      贾康:我也有同感,因为所谓供给侧这方面的实践走在了理论前面,美国应对危机,在实践当中有声有色、可圈可点的一系列供给管理措施,在某种意义上讲,也伴随着机制方面的改善,美国人所说的改变,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改革,所以供给侧改革和供给体系质量效率提高,可以认为是世界范围内的命题。

      思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今年中国经济最主要的任务,您怎么评价上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展?

      贾康: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具体在实际生活中大家首先要领会中央的操作要领,比如“三去一降一补”,“三去一降一补”具体在操作中的特点不像过去需求管理比如扩大内需那么简明,一听就基本明白,需求管理就是要适当的增加流动性,扩大内需的结果是为了反周期,在经济周期低迷的阶段要实行必要的扩张。供给侧的“三去一降一补”一定要具体讨论,每一个都有很多要领需要展开讨论,都必须处理复杂的结构问题。

      比如去产能,首先要讲去什么产能。一般人讲去过剩产能,我觉得说的不太准确,真正要去的是落后产能。一个行业一个领域里面,所有产能排列在一起靠下的那部分,在总体有过剩特征的情况下要去,在实际竞争中间落后的没有过剩特征的,要有升级换代的更好的产能去替代。目前,落后产能和过剩产能有重合的特点,但实际问题是去落后产能。什么是落后产能?少数成规模的企业如果是落后产能的代表,政府能认准的,那就关停并转,安置人员,但是遗憾的是实际生活里面大量的企业,全中国现在市场主体近7000万个,这么多的中小微企业,谁是具体的落后产能代表,没法一一甄别,那就要靠市场机制。政府只能是维护公平正义,市场公平竞争这样的定位,最主要的就是市场机制成为去产能优胜劣汰的主体,这要结合深化改革,转变政府职能。在企业得到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过程中,政府还要注意社会保障,这是去产能实际的要领。而所谓过剩产能,如果政府抓住一些有效投资项目,在经济下行过程中增加有效投资,所谓的过剩产能的一部分会迅速转换成有效产能。

      再比如,去库存是去什么的库存?一般人认为是去房地产库存,但是放眼看去,房地产市场是明显分化的,冰火两重天,火的部分要增加有效供给的问题,一线城市太热,不能不做更严厉的限购,二线城市的趋势是迅速靠近一线城市。冰的部分,二线城市要做观察,原来是冰可能很快转成火,不能简单的按照千篇一律去库存的要求。只有三四线城市现在还普遍认为存量比较大,如何去库存?意愿中是农民工进城来购买这些库存,但实际中他们有这些支付能力吗?主体的农民工部分可能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在三四线城市要吸引农民工住有所居,成为常驻居民,这个去库存的过程一定要配上政策杠杆,把存量变成共有产权房甚至公租房,这才能达到顺利地吸纳农民工在三四线城市定居而去库存的意愿。这都要具体分析,一地一策、一城一策,一定要有结构方面供给管理特征。

      营改增的原则是税赋只降不增

      思客:您认为营改增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才使其与政策初衷相符?

      贾康:营改增的原则一定是税赋只降不增,个别的感到税赋上升的还得具体分析,有的是因为投资周期刚刚展开,投资周期走到一半的时候,比如在上海的交通车队,投资周期大概四年,在两年左右的时候这个行业的市场周期才能感受到有进项抵扣带来减税的好处。在开始一段时间做了一些过渡的办法,允许每个季度结算一次,税赋上升的部分当场就退一半,剩下的部分承诺年底的部分再做结算,再做退税处理。另外一种少数的比如金融租赁行业,有一些轻资产的企业反映税赋不降反增。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没有投资周期在里面去缓解它的话,那就得采取特定的政策调整对策,有关部门应该在这方面做密切的跟踪调研,调整方案得具体设计,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事项到底怎么调整,调研以后要形成合理方案。

      民间投资下滑,要加以遏制

      思客:今年5月份以来,民间投资下降到4%以下了,您怎么看?

      贾康:我没有更多的调研,但是我感觉这段时间大家对于所谓不确定性的顾虑可能会有相当大的作用,这种不确定性带来的还有不安全感。这个不安全感不光是感觉经济下行的不安全感,还有对于实际生活中间的纠结。企业界有这种不安、打鼓,这些问题不能回避,一定要通过深入调研以后,尽快采取对症下药的办法。

      思客:如果民间投资继续下滑对中国经济会带来哪方面影响?您有没有什么建议?

      贾康:现在我们认为民间投资在整个投资里要占60%以上,而且它跟以后发展混合所有制、通盘改革之间的呼应是非常值得看重的。你现在已经注意到民间投资明显下滑,如果不对这个趋势加以遏制的话,后面对于全局的影响会进一步显露。建议就是有关部门在现在已有的调查基础上赶快的形成一个清晰的原因分析,对症下药。

      思客:说到民间投资,最近有一个民间企业家非常受关注——王石,万科事件现在众说纷纭,您怎么看?

      贾康:王石作为一个企业界教父级的人物万众瞩目。现在这个事情有很多不同角度的观察,一方面我们要肯定王石作为企业界杰出人物他的贡献和他的影响。另外一方面也要看到这个事情引出来王石认识的局限性,他可能在某些重要的事项上由于主客观原因落后于时代,这个问题要加以正视。因为他作为职业经理人,必须服从现代企业这种产权规则所决定的股东决策权,这方面过去可能意识不到。他出于人们所说的情怀,在可以持大额股份的时候没有持股而甘心做一个职业经理人,他认为这样有利于更好的调动团队积极性。这种高尚的情怀,在现在依法行使产权规则这种情况面前,可能要面临一个重大的挫折。

      “十三五”期间,6.5%是底线

      思客:您这么评价中国上半年的经济形势?您认为下半年中国的经济形势大概会怎么走?

      贾康:其实在年初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好的苗头,现在这些好苗头都消失了,也看到一些纠结、困难,还有就是民营企业下滑这种值得警惕的风险因素抬头。但总体我认为如果管理部门及时作出对应措施,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在某些点上可以结合在一起。比如说推进PPP的这种项目,它既是稳增长——把一些所谓过渡产能转为有效产能,钢材、建材,很多跟投资相关的这种产能都可以用起来。它又是调结构——因为我们基础设施,产业园区的建设,在补短板方面有巨大的现实需要和空间要用起来。它也是促改革——PPP的建设是天然的对接混合所有制,天然的对接法制化。这些事情应该抓紧做。如果做得好,我认为年初已经看到了一些向好,某些制造业的指标包括企业利润水平,包括工业增长值,包括用电量,也开始有向好的苗头。我们的采购经济指数在波动之间曾经一度是向好的。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感受到消费的潜力仍然非常强劲,释放过程中还是有强劲的托举力量。这些事情合在一起,如果能够把调结构、促改革、稳增长结合在一起,还是有希望出现一个在今年年底之前或最晚明年年初,中国经济在走到6.7%或者再往下走一点的情况下,在6.5%以上实现一个阶段性探底,我们要力争这个前景。探底之后要努力升回来,之后市场上不良的恐慌情绪会进一步收敛、消除。对接的是一个所谓增长质量提升的升级版中高速增长平台。“十三五”期间,这个平台的底线就是6.5%。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