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林: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国际先驱导报)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391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对话中人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表述:“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其实是说……”。往往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任何误会可言。做如此表白要么是在讨论过程中发现了自己观点中的不合逻辑之处但又不愿意坦然承认,要么是顾及到谈话对象的感受或利益不愿意得罪对方,要么——二者都有。

    5月2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了中东政策演讲。关于绕不开的巴以问题,他是这么说的:持久和平应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作为两个国家存在为基础,应以1967年战争前的边界为两国边界。话音尚在绕梁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便跳将起来,断言以色列决不接受1967年边界。次日凌晨,奥巴马总统便又澄清说,其一,美以关系牢不可破,其二,美国并不是要求以色列必须接受1967年边界,这就是所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的由来。

    内塔尼亚胡也真是的,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进退一米也是调整,进退一百公里不也是调整嘛。况且奥巴马也就是这么一说,又没打算真让以色列凛遵恭行,何必嚷嚷个脸红脖子粗呢。要么是恃宠而骄,搞混了美以之间保护人与被保护人的关系问题;要么是惊慌失措,被最近的中东乱局吓慌了神儿,以至于居然没弄明白奥巴马的讲话根本就不是说给以色列人听的。

    翻遍奥巴马的全篇演讲,简而言之,无非说了四句话:北非要变革;海湾要维稳;以色列要拿出点灵活性来,不拿其实也无所谓;可巴勒斯坦人必须老实点。就这么点内容却显示出奥巴马中东政策两个巨大的逻辑矛盾。

    一个是奥巴马试图在当下从利比亚到也门的一大锅沸水中分出凉热来,叙利亚和利比亚的水可以再热些,为此哪怕用武装直升机添把柴。而海湾地区得赶紧凉下来,国王们可不能发烧。另一个则是近乎永恒的以色列问题。要求民主的阿拉伯语声浪中不许出现以色列这个词,在巴勒斯坦地区也不行。毫无疑问地,如果这种设想能够成为现实,则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即可实现最大化,即没弄脏民主导师的金字招牌,又不会伤害到中东战略布局和安全架构,还可能顺便削弱一下伊朗——假如叙利亚的麻烦一直持续下去的话。

    唯一的问题是,这怎么可能呢?独裁的阿拉伯政权有可能因为其领导人被收买而对巴勒斯坦人的处境不闻不问,民主的阿拉伯国家会在巴以问题上采取何种立场是不需要实现进行民意测验的,而美国却在过去的很多年时间里不断试图让阿拉伯世界相信民主化是解决中东一切问题的不二法门,而前提是阿拉伯人必须把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作为自己民主化的前提——任何民主化理论中都不会有这样的前提假定,特别是以色列本身就是一个经常用暴力否则巴勒斯坦人的民主权力的地区强权。

    而在阿拉伯世界内部,人们会通过美国对伊拉克利比亚到埃及也门再到叙利亚伊朗的不同政策的合并解读得出结论。在中东,可以当美国跟班,有好处也有风险。但总的来说跟班只能和美国同甘,美国绝不与之共苦,一旦局势失控,美国会立刻弃之如敝履;也可以做美国的敌人,条件是在美国下决心铲除敌人之前武装好自己,不一定要获得核武器,但一定得让美国明白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道理,更要紧的是一旦选择或者被迫成为美国的敌人,就必须坚持到底。这就引出了在中东唯一不能干的事情,那就是先当美国的敌人再缴械投降以求宽大,宽大是注定得不到的——参看萨达姆的结局以及卡扎非的最大可能结局。

    假如这套逻辑成立,那就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实际上是在激励自己的敌人尽快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求自保——一项实施结果与美国的战略目标完全相反的政策。这就是美国当前在中东的战略困境。

    在描述战略战术时,“一石三鸟”通常都不是一个反义词。但实际上,是否存在“一石三鸟”的妙招是非常可疑的,“天鹅、梭子鱼和蟹”的故事倒是屡屡出现。夹杂了太多甚至是互相矛盾的目标的战略,注定是不能成功的。一个不可能的状态不应该成为任何战略的预期目标。其害处不仅是会造成大量的战略资源被白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行动中,而且还会因为战略目标存在自相矛盾而导致在行动中释放出大量模糊信号,让追随者无所适从,让敌对者心生幻想,从而最终使己方的战略处境更加被动。

    耐人寻味地是,并非只有美国一个大国在追寻着“不可能”的多重目标战略。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对外战略也存在着表现不同但性质类似的倾向。中国要韬光养晦又要有所作为,这得需要多高的公关技巧和外交创造力才能让别人在韬光养晦的时候不认为我们是在故弄玄虚,而在我们有所作为的时候不被别人看成是咄咄逼人?中国对和其他国家存在的主权争端采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但出于国家尊严又不得不强调主权在我无可争辩。可是主权既然在中国是前提,那还争议什么?同时,既然已经共同开发,那还谈什么主权在中国?即使这两者是理论上是有可能因为某种机缘巧合而并存的,在实践上呢?至少最近数年来,还不曾有一个国家愿意和中国在搁置争议的情况下共同开发,相反人们看到的只是单独开发同时激化争议的举动。

    而面对这种举动,中国往往采取的是继续强调双边友好的大局,希望对方保持克制,同时中方为表示善意经常主动保持克制,即使在不得不有所反应的情况下,也倾向于率先伸出橄榄枝或者给对方伸出的橄榄枝以积极回应为紧张局势降温。这种举动在道义上无疑上高尚的,在实际效果上却面临着曲高和寡的窘境,同时向别人传递了一个不便明说但任何人一看就懂的信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要和中国大声说话,中国总是愿意小声回答的。以德报怨导致了对挑战中国底线者的激励,导致周边形势更加紧张——制造紧张者不但可以由此凸显自己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地位,还能从中国获得回报,这真是一笔划算之极的买卖。而人们都知道获利丰厚的买卖会导致更多的人愿意效仿。这种示范效应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为中国和周边某些国家相继陷入海洋利益争端负责。而这恰恰违背了中国睦邻安邻政策的初衷。

    良好的意图和良好的结果从来都不是自动联系在一起的,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通向地狱的道路是由良好的意图铺成的”。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