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林:政务微博不能只是张画皮(国际先驱导报)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391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在眼下红红火火的微博中,一类不瘟不火的——政务微博确有几分独特。
     
      根据一所大学的不完全统计,全国经过认证的政务微博总数达到了4180个,其中有些微博的“粉丝”超过百万。在政府机关使用的信息传播工具当中,微博的作用日渐突出。有媒体因此将微博称为政府“与群众沟通的一种新平台”。
     
      不过也有媒体对此表示怀疑,认为相当数量的政务并没能发挥此项作用,“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微博自开通之日起便沦为“僵尸”,不发一言不置一辞。有趣的是有些仅发布了数十条信息的微博却能拥有10多万“粉丝”,可见有时候“粉丝”数量对于某些微博来说,就像上座率对于某些电影来说;收视率对于某些电视节目来说,一样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政府的微博是不是花架子?肯定有的是,有的不是,就效果而言不能一概而论,但若论其设立的动机,则恐怕还是大同小异。政府部门设立微博,无非是看中了微博作为眼下最火的信息工具其所具有的传播影响力,希望借重微博的力量,或者传递官方希望老百姓知道的消息,或者更正有关某些事情在官方看来老百姓想错了的观点,或者消除某些事情在老百姓当中产生的影响。
     
      在以上三种目的当中,由于政府手中掌握着大量传播方式更多样色彩更绚烂频率更密集的“传统”主流媒体,对于解决如何让老百姓知道政府想让老百姓知道的事情这个问题,微博只是诸多手段之一,而且显然不是最主要的。报道领导的工作动态、宣传本地的风土人情,如是等等,虽然在政务微博的发言中占据了不小比例,在某些微博中甚至是全部内容,但老实说,让只能发布100个多字上传少量解析度有限的视频和图片的微博承担这种本应该由电视台和报纸完成的宣传任务,实在是难为微博了。
     
      这种宣讲式的微博恐怕很快就会和前些年一度红红火火的政务公开网站一样,逐渐陷入连主办者都懒得继续发言的“禅定”状态。
     
      而至于政务微博所要达到的后两个目的,其实是和各地政府机关都高度看重的维护社会稳定工作有关——说穿了,也就是和与各种各样有真有假的“流言”作斗争有关。实际上,中国第一个省级政府开办的微博,也就是号称“中国第一家政府微博”的“微博云南”,按其注册者在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说法,开设微博就是“要制止流言,避免引起更大的骚动”。
     
      需要说明的是,之所以要在“流言”前面加上有真有假四个字,是因为尽管就字面意义而言,流言本来不应该是真的,可是在全国的不少地方人们却经常发现,“流言”往往比政府针对流言所做的澄清具有更高的真实性,比如“流言”说制药厂附近气味刺鼻,政府说企业环保水平一流;比如“流言”说矿业企业违规排放鱼虾无噍类,官方说河水对人体无害,比如“流言”说牛奶行业标准过低是因为几家奶业巨头绑架了标准修订过程,而官方说标准调低是因为“中国国情”。当然,并不是所有谣言都比辟谣更真实,有些谣言的确是子虚乌有,比如某地并没有出现化学品泄露,只是化工厂冒了些奇怪的白烟而已。
     
      不管是真“流言”,还是假“流言”,这些很多地方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不希望老百姓知道的消息往往是首先透过网络传播出去的,微博兴起后,更是使得信息的传播让很多主管机关措手不及防不胜防。这才是全国各地政务微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关键原因。
     
      可是,就技术特性而言,微博实在不是一种辟谣的好工具,用140个字可以大致描述任何一件事情,从粗略概括第二次世界大战到精确描写泡一杯茶用几片茶叶,而用同样的字数却几乎无法否定任何消息的真实性,除非只是简单地写上一句“大家说的事情根本不存在”。这11个字,微博肯定能够承载,但“辟谣”效果也肯定不如不说。
     
      试图用微博来“辟谣”,很大程度上显示出不少政府部门只知道网络以及微博的重要性,却不知道网络的特性为何,更不知道如何借助这种新平台与群众沟通。
     
      与之同理的是,有人曾主张政府官员要学会使用网络语言,变一本正经的官老爷为轻松诙谐的网络潮人,比如多用“童鞋”、“杯具”、“浮云”之类,似乎如此就可以让政务微博的风头直追姚晨似的。实际上,指望通过网络化的语言提升政务微博的影响力,不过是舍本逐末,颠倒了体与用、道与器的关系。网络的优势原本就在于其传播的内容,而不仅是传播方式,在中国这一点格外突出。就此而言,官员们多说些网络热词可能会让他们的个人形象有所改变,但倘若这些网络热词依旧是用来“制止流言”,恐怕还不如一字一句照本宣科呢。
     
      政务微博要想真正发挥主办者想要发挥的作用,关键不是学会怎么说,而是要知道该说什么。恰恰是这一点,难住了很多政务微博的博主。他们或许能决定怎么说,可说什么却要先逐级请示了再办,而往往请示下来以后,就算可以说了,也会既太晚——别人早就说过了,又太少——别人早就知道更多细节了,甚至还可能说了以后让人更加觉得疑窦重重——就像罗衫半解比赤身裸体更加引人遐思一样,经过删节的真相总会让人更加渴望知晓被删节部分,比如那些在镜头面前戴上口罩接受采访的官员到底长什么模样。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