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解决仁爱礁问题先礼后兵 奇正并举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385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菲律宾是南海问题的麻烦制造者,继2012年的黄岩岛事件、2014年的半月礁事件之后,最近,又单方面撕毁中菲双方达成的和平解决南海岛礁争端的共识,强行把中国告上海牙仲裁法庭;菲律宾总统无视基本的国际礼仪,斯文扫地,在公开场合辱骂中国是法西斯;菲律宾海军在仁爱礁上加固非法在该礁上“坐滩”的坦克登陆舰……欺人太甚!对于菲律宾的挑衅行动,我们必须针锋相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要让一切挑衅者知道,他们的挑衅性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种代价远远大于他们的所得,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望而怯步。


    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采取的伎俩是搅混水,将主权问题转换成海权问题。我们和菲律宾在南海争端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归属问题,可是菲律宾却把中国告上对领土主权没有任何管辖权的国际海洋法仲裁庭去仲裁。菲律宾明明知道《国际海洋法公约》只对内水、领海、临接海域、大陆架、专属经济区(亦称“排他性经济海域”简称:EEZ)、公海等重要概念做了界定,它只管海域划分,而不管岛礁归属,也就是说《公约》只管“水”,而不管“土”,“土”决定“水”,只有先确定“土”也就是(陆地,岛礁)的主权归属问题之后,才能衍生出海权的问题。中菲当前存在的是主权问题,而不是海权的问题。岛礁主权之争超出《公约》的调整范围,不涉及《公约》的解释或适用。可是菲律宾却拿《公约》出来混淆视听。


    仁爱礁问题与南海其他岛礁问题更是两种性质不同的问题,仁爱礁不存在岛礁主权归属的问题,它只存在国际信誉的问题,存在菲律宾说话到底算不算数的问题。菲律宾已经单方面破坏了中菲双方达成的以谈判方式解决南海争端的共识,现在又在仁爱礁问题上出尔反尔,相信国际社会不会纵容“言而无信”的无赖行径。


    我们应该召开仁爱礁问题专项记者招待会,向国际社会说明仁爱礁问题的来龙去脉,阐明我国拥有仁爱礁主权的法理依据,公布菲律宾当年请求将遇难军舰“坐滩”我仁爱礁上的外交照会以及菲律宾承诺尽快拖走遇难军舰的声明,解释我国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给予菲律宾的照顾和单方面的克制忍耐,揭露菲律宾军舰“坐滩”事件的实质和菲律宾得寸进尺的恶劣行径。
    在让国际社会了解仁爱礁事件的真相后,我们可以仁至义尽地提出解决仁爱礁事件的方案。
    一、菲律宾自行将遇难军舰拖走,或将其解体作为废铁拉走;
    二、在仁爱礁上建“中国海难救援博物馆”,以菲律宾遇难舰艇为实物,进行现场参观、教学。对菲律宾提供的展品可以给予部分补偿;
    三、中国派拖船公司帮助菲方维修军舰,然后将其拖走,但按国际惯例,中方提供的应是有偿服务;
    四、对于滞留在菲律宾军舰上的水兵,可以按海上难民身份收留,给予人道主义关照;
    五、对菲律宾锈蚀斑斑的军舰“坐滩”我仁爱礁造成的海洋和岛礁环境污染应索取环境污染费,长期搁置,将计时累加;
    六、如果菲律宾仍然“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我们只能强行驱离菲律宾坐滩的军舰,或强行解体菲律宾在仁爱礁上建立的非法“建筑物”,彻底收复仁爱礁。
    须知中国是有这个能力的,我们控制的美济礁距离仁爱礁只有14海里,我们只是给菲律宾留下一个体面下台阶的机会。
    至于我们最终采取什么手段收复仁爱礁,可以给菲律宾足够的想象空间,但很可能是菲律宾意想不到的,菲律宾智力所及的就是履约,撤出仁爱礁。
    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一个主权国家应尽的义务,维护国家的尊严也是一个主权国家应享有的权利。面对菲律宾的一再挑衅,中国政府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收复了对黄岩岛的实际管辖权,现在仁爱礁也到了这个临界点。
    此文经编辑已经发表在今天的《环球时报》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