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戴旭:抗日战争胜利的遗憾!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1714 发布日期:2016-08-27 网页收藏

  • 第71个“8.15”又到来了。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太平洋战场战事结束的纪念日。

      相对于5月8日二战欧洲战场纪念日,世界——特别是主要当事国的中国、日本和美国好像更关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因为欧洲的那一页“历史”早已成为真正的历史,而东亚的这一页“历史”却一直在现实中延伸,并且有可能继续纠缠未来。

      先是此前日本一系列与“历史”有关的事件:日本首相一再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天皇远赴塞班、硫磺岛等祭祀日军;日本国会通过设立“昭和”日;东京都全面采用歪曲历史的教科书;日本国会更通过《二战决议案》,矢口不提侵略二字;

      多达355名议员更公开呼吁全体国民参拜靖国神社;一些人再度有意借广岛原子弹爆炸事件把日本打扮成二战受害者;部分日本政·府高官攻击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是“单方面的审判”……甚至放出“核武装”的言论等,不一而足。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是日本在东海油气、钓鱼岛问题和台海问题上对中国的咄咄逼人、气势汹汹甚至杀气腾腾;对韩日独岛争端肆无忌惮的挑衅举动,对俄日北方四岛问题的敲山震虎。紧锣密鼓地扩充军备,鼓吹修改宪法第九条;同时以世人似曾相识的顽固和蛮横,以“爆发力”的架势力争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至于有人惊呼:日本大力士在四面出击!

      在这样的“历史”和这样的现实的双重背景下,发生了遍及中国的反日示威和中韩在联合国对日本“争常”的联合狙击。中日政·治关系继连续的冷淡之后,又创下历史新低。欧洲国家的民众对中日两国的民族主义感到“不安”,而美国也开始就中日问题展开战略对话。

      凡此种种,世界和中国不由得发出这样的疑问:发生于七十一年前的中日战争真正结束了吗?

      因此,我们不能不重新打量当年那场战争的胜利。由今天日本对同是战胜国美国、苏联(俄罗斯)和中国完全不同的政·治表现和国民情感态度的结果上溯原因,我们不能不说:世界正义力量对日本法西斯的战争或许是全面的,但中国当年的抗日战争却是一场遗憾的胜利。  遗憾在于它的不彻底。中国总爱说“中国抗日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牵制了多少个日军师团没有北上和德军会师,也没有南下奔赴太平洋,格外强调中国抗日战争对美、苏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巨大贡献。这都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不容否认。但这种过分强调却模糊了中日两国之间单独的、漫长战争的基本脉络。如果把近代中日之间的对抗历史当作一个整体事件来看的话,其实第二次世界大战只不过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以1931年“9.18”日军对中国东北的全面进攻算起,中国对日本的抵抗或者日本对中国的进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世界公认的时间是1939年德国进攻波兰)前已经进行了8年。而更准确地就中日近代军事对抗行动追本溯源的话,应该是以1874年日本入侵台湾算起,至少应该从1894年甲午战争算起。无论从哪个时间算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中日之间的战争都早已经开始。

      不彻底是因为中国太弱,无力如苏联那样仅以一己之力,一鼓作气灭此朝食。由于中日战争在后期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致使最后中国虽然成为了胜利者,但日本却不是中国单独打败的。正是由于这一点,中国虽然付出了50年(从甲午战争算)的时间和无法计算的生命财产代价,却没有得到“象样的”战利品。中国没有收回全部失地和属地琉球(今冲绳),也没有在日本驻军,更无法彻底清算日本的战争罪行,甚至最后连天经地义的战争赔款也没要到。

      如果把日本比作一条疯狗,中国的家里被这条疯狗祸害得几乎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而美国只不过腿上被咬了一口;对于苏联,日本疯狗只不过对它狂吠了一下而已,但中国仅以赶走这条狗为胜利,苏联则是狠狠地揍了这条狗,并砍下它一条腿;美国则干脆把这条狗按倒在地,后来又把它驯服成一条听话的狗,为自己的战略利益所驱使。和苏联、美国对日本获得巨大实际利益的胜利比起来,中国的胜利怎不令人遗憾!

      中国胜利的“遗憾”,为整个中华民族留下了巨大的历史后遗症。中国没有坚持收复全部失地,不占领和清算日本,不仅是中国对自己的不尊重和不负责任,也是对再造新日本的不负责任,甚至说严重一点,也是对人类正义事业的不负责任。这一恶果现在正在出现。由于中国胜利的不彻底,客观上造成了:

      1、中国国民普遍没有战胜国意识。这一点看看美国对日本参拜靖国神社满不在乎的态度就清楚了。中国计较日本,而美国蔑视日本;

      2、日本政·治人士和国民对中国普遍没有战败国意识。这和第一结果是连在一起的。今天的日本对苏联和美国都是从心底里感到恐惧,所以尽管美国用原子弹杀了日本几十万人,但没有一个日本人因此恨美国;苏联占了日本北方四岛,日本硬话都不敢说一句,却一再对中、韩耀武扬威,不仅屡出狂言,更有许多军事挑衅动作,石原甚至公开鼓吹要跟中国打一场马岛那样的战争,大概他认为日本是英国,而中国是阿根廷,或者认为日本还是当年的日本,而中国也是当年的中国了。

      实际上由于中国胜利的“遗憾”,没有解决双方国民和各界人士彼此的“不服气”问题。军事上有形的对垒结束之后,国家和民族间无形的对立依然如故,正如中国人民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所说:历史上两个国家发生战争,必然有人民之间的恶感为之先导。中日之间的对立如果积累到一定程度,人民之间老是互相厌恶,那么战争的可能性就会存在。

      美国对日本新老军国分子历史上的一再包庇袒护和今天的一再怂恿,是导致中日战争至今尚未“真正结束”的又一客观原因。众所周知,美国为了把日本改造成对抗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阵营的堡垒,置人类的天理良知于不顾,使裕仁天皇以下大批战犯逃脱惩罚,也使当时曾经麻醉了整个日本国民的法西斯主义没有得到全面“净化”。

      麦克阿瑟在日本投降仪式上抒情地说:如果我们必须拯救躯体,就一定要拯救精神。但美国最后只拯救了那些军国主义分子的躯体,并没有救他们的精神。这使得整个日本普遍缺少一种深刻的自省意识。正是这种不自省,成为中日之间战争难以“真正结束”的根本原因。

      不自省首先影响了日本国民对于战争性质的认知。全世界都认为“8.15”是日本无条件投降日,而日本自己的说法却是“终战”。两字之差,不啻天壤。

      其次,不自省使很多日本人对中国没有加害国的犯罪感,对中国的天高地厚的恩情不仅不领情,且有厌恶和仇视情绪。不自省还让部分日本人淡忘其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而强调其遭受美国原子弹的袭击。

      任这种是非颠倒的思维混乱和情绪泛滥,谁说整个日本不会在某些右翼政·治人士的引导下,走向全面的国家和民族复仇,像一战后失败的德国那样?中国不能对日本政·府和缺少哲学基础的日本民族的良知寄以厚望。

      如果日本真有心反省它们对中国50多年来的战争伤害,他们就不应该请求中国免除战争赔款,而应该不仅将甲午战争的赔款连本带利偿还中国,还应该对新的战争罪行进行补偿——虽然什么样的补偿都不能还清它欠中国的血债。可它居然对中国的大度感到庆幸,像做了一笔获利巨大的生意一样!

      当年日本接到大清国价值1亿两白银的战利品和2.3亿两白银的甲午赔款(这笔巨款相当于日本当时7年的财政收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高兴地说:“在这笔赔款之前,根本没有料到会有几亿日元,本国全部收入只有8千万日元,一想到现在会有3亿5千万日元滚滚而来,无论政·府和私人都觉得无比的富裕!”整个日本无不弹冠相庆。

      现在,当中国免除日本战争赔款——在日本看来等于中国又对日本进行了一次数千亿美元的赔款,战胜可以获利,战败也能获利,日本的兴奋之情大概要超过甲午战争的胜利了。如果日本真的对他们的战争罪行进行忏悔的话,德国的现成榜样,它为什么不学?倒是否认侵略歪曲历史的反思在日本不绝如缕。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庆祝“8.15”,中国要清楚历史,更要清楚现实。

      每年,全世界都在庆祝反法西斯胜利时,而日本国内却弥漫着纪念“日俄战争胜利”的气氛。报刊在大肆称颂当年日军功勋的同时,还鼓吹“今天的日本正面对着一个比它强大许多倍的中国的崛起”,“要重现100年前的奇迹”。

      在日本,有一些右翼狂徒早已在毫不掩饰地叫嚣进行第三次中日战争,更有一些日本政客一直梦想着肢解中国,希望中国分裂为5块,后来被李登辉继承衣钵,发展为7块论。日本争钓鱼岛固然有着经济方面的考虑,但公开叫嚷介入台湾事务,则有着削弱中国、肢解中国的大动机。

      有人形容日本近代是“捕食其他动物”式的国家战略。由于二战的失败,日本现在的牙齿和利爪已暂时收敛起来,但其“食肉动物”的本性依然没变。随着经济陷入困境,整个日本在迅速地右倾化。这实际上就是本性的复原。右倾化是一个学术名词,其实质是军国化,是重新露出“牙齿和利爪”。

      中国一定要记住,日本有相当一批政客其亡华之心不死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是有着历史的基因的:以战争手段侵略和吞并中国、朝鲜等周边大陆国家是日本自明治维新后的基本国策,即大陆经略政策。

      日本1945年以前的国家轨迹一直是沿着这样一条军国主义道路前进的。《人民日报》曾刊登了题为《日本近代大陆政策评析──兼驳日本右翼对甲午战争历史的歪曲》的文章对日本近代大陆政策产生的过程和社会根源进行了简介,说“其阴魂至今不散”,虽然“他们对此讳莫如深”。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警告。

      怎样才能真正结束中日那场进行了50年又延续了70多年的战争?一百多年的中日对抗史告诉中国人,日本对弱者有恩不记,对强者也是有仇不记的,它只记得弱肉强食,欺软怕硬。

      要想和日本友好和长期友好,中国仅靠善良的愿望是不行的,靠一再无原则的退让更是没有用的,必须:

      1、整体实力比日本全面强大,像鸦片战争前1000多年的中国那样;

      2、甲午战争的失败和抗日战争的胜利证明,仅有整体实力的强大还不够,还要有意志上的强大。对日本的右翼分子的军事挑衅,要进行寸土不让的凌厉反击,像苏联当年在诺门坎那样,一战熄灭其北上念头。

      千万不要像那样退避三舍,以肉“饱”狼!试想如果斯大林当年也学蒋在东三省那样,苏联的命运将会如何?而如果某些日本冒险分子要进行更大规模的侵略行动,中国则应该效法美国当年在二战中对日本进行的火烧东京、饿死计划、原子弹轰炸那样全力以赴。总之,不管日本“友好”不“友好”,中国都要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是历史和现实留给中国人的双重教训。

      和日本这样有着凶残本性的食肉动物为邻,并且有着漫长受伤害和死里逃生经历的中国,自己该成为一只什么样的“动物”才能避免悲剧重演,相信今天中国人纪念“8.15”时,应该本能地想到,并多问几个为什么和怎么办。

      今天中日对抗的形式与甲午战争和抗日战争时的兵戎相见虽已不可同日而语,但中日对阵的基本战略态势不仅和七十多年前一脉相承,和120年前的中日格局也小异大同。只不过今天的“战争”,敌友已随时空转换,目前还没有以当年那种刀光剑影的直接军事形式在进行而已。

      孙子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中日在政·治层面上、外交层面上和文化、经济(比如对俄罗斯输油管道和东海划界之争,日本是从战略高度来看待的)上,即“伐谋”“伐交” 阶段的较量,什么时候停止过?日本和美国、台湾公然结成军事同盟,公开表示对美国在台海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持,美国也暗示支持日本在中日领海领土争端中的立场。

      日本的国防白皮书已经公开提出中国是假想敌,要警惕中国。这是什么?这是民族和国家思想上的军事动员。

      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不流血的战争也是战争,至少是冷战。一些人呼吁中日之间不要陷入21世纪的新冷战,完全没有意识到中日“21世纪的新冷战”早已拉开序幕。

      中国人要努力努力再努力,团结团结再团结,中国已经有了一次历史的遗憾,不能再允许有未来的遗憾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