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菡网站_黄菡博客

黄菡 著名讲师
《非诚勿扰》嘉宾,南京大学社会
http://huangha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黄菡:你发现妈妈是小三,你会接受得了吗?

关键词:[心理学家] 浏览:430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父母有第二春关我们什么事呢?但他们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我们能可以振振有词地谴责了吧?
    故事是这样的:K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独力抚养她的妈妈二三十年来都不断跟她讲当年爸爸怎样冷待自己、那次捉奸在床的经过又是如何惊险紧张,这一切,背后的主旨就是:「别做破坏人家庭的坏女人」。
    后来,K搭了上一个有妇之夫,矮人面前莫说短,她当然不敢让妈妈知道。可是纸包了火的结果就是自焚,对家的老婆很厉害,找上她们家争执时,刚好只有K妈在家,对方也不管对象,开口便是一轮「贱女人」、「狗口吐不出象牙」攻势,骂得好像是K妈在勾引她老公一样。
    找不到真小三,元配骂完也只好暂时收兵明天请早。
    那天K很晚才回家,看到的画面外人听起来其实挺搞笑──她妈妈坐在梳化等她回来,手上拿着一支鸡毛扫。
    鸡毛扫真的没有实质地打在K身上,妈妈细数自己含辛茹苦过的苦,没靠过别的男人,艰难地一个女人抚养独女,所有都是拜小三所赐,说得老泪纵横痛心疾首,才真真正正地在精神上把她打到浑身藤痕。说是「老泪」,其实妈妈才四十七八岁,当年18岁大肚便便结了婚,K也已经年近30。
    K倒算孝顺,不久后就甩了那男人。没错,她爱那男人,但更爱妈妈。
    再后来,K结婚了,本来跟老公说了要跟妈妈一起住,不过竟然是妈妈执意不肯,不想以电灯胆的形式破坏他们的家庭。
    婚后一年,K发觉以前每天都会打电话来倾两句的妈妈,渐渐隔天才打来、有时甚至一星期才来电两三次。K搬走后,有时也会怕妈妈寂寞,趁假期时和老公买好菜回老家煮个家庭饭。那个周末他俩买了海鲜上来,开门时还在争论妈妈喜欢吃蚬还是花甲,转瞬间气氛却变得很尴尬──K妈正在跟人上床,一个看上去应该已达到休息金的年纪的老男人。
    虽然是有点震惊,但二人都是咪咪嘴笑地退出屋外,大声地跟妈妈说一小时后回来。
    对妈妈能找到、又或者说终于找到伴侣,K没有不高兴,至少自己也可以舒口气,有人分担一下妈妈的寂寞。
    这样过了半年,见这位伯父的机会却不多,虽然K提出过好多次说要请他吃饭,妈妈也以「他害羞呀!那次什么都被你们看见!」为由婉拒。
    直至有一天,K收到警察电话,说妈妈被人袭击。
    施袭的,是伯父的老婆和她的耆英姊妹淘。
    对于妈妈说:「我没想过要与他一齐生活,我是在我寂寞的时候找他解闷的」,K愤怒至极,气的不是妈妈做了坏女人,而是「为什么我不能做,但是你就可以做」。
    其实,要是气得头顶出烟的话,就跟这坏女人断绝来往吧!如果绝不了情,单单是生气也没有用,也做过小三的K,应该以过来人的身份来劝导妈妈这位老三,何况对方原来如此慓悍,不想再入急症室,要尽快斩钉截铁。
    我们常常对亲人、朋友有些道德上的要求,如果对方达不到要求,我们又可以怎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绝交,「我不会跟这种人拉关系的」。问题是,你可以做到吗?
    做不出,那就要接受一点:阿妈除了是女人,她也会做一些你认为是错的事。她真错的话自然会受到教训,被人狠狠地打一次,她自然会学乖。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