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美国量化投资大师:西蒙斯

关键词:[投资理财] 浏览:338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作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对冲基金,1989-2006年,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旗舰基金——大奖章基金平均每年的回报率为39%。到2005年左右,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创始人詹姆斯·西蒙斯成为盈利最高的对冲基金老板。

      在40岁之前,西蒙斯是一位在数学界颇有名望的教授,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美国国防分析研究院和石溪大学任职。他和华裔科学家陈省身共同创立的陈-西蒙斯理论推动了拓扑几何的研究进程,被运用在天体物理等领域。

      但从学术研究转型后的西蒙斯,在投资领域的风头更劲。初创时期,西蒙斯和大多数投资者一样,通过关注和分析各种经济数据和宏观事件来做投资判断,但他逐渐发现很多价格变化是有规律可循的,并且能通过一定的方法进行预测;因此,1988年建立大奖章基金之后,他把投资方法从判断型转变为量化投资。

      大奖章基金的投资产品必须符合三个标准:公开交易品种、流动性足够高、适合用数学模型来交易。而要符合第三个条件,该交易品种必须有充分多且可以进行分析的历史价格、交易量等数据,从而找出最适合的交易模型来进行量化投资。西蒙斯认为,数学模型可以降低投资人的风险以及所需承受的各种心理压力,因为模型没有感情,一旦选定就会自动执行,能够克服人性在市场面前暴露出来的弱点。

      另辟蹊径 独树一帜

      作为一个投机者,西蒙斯从学生时代起就开始涉足大宗商品,其目标是找出交易中的漏洞,后来他也因此而著名。

      西蒙斯早期凭着对供求的直觉进行商品期货交易,充分利用了20世纪70年代商品价格的大起大落。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西蒙斯聘请了一批优秀的数学人才创建交易模型,他们将破译密码的运算法则用于寻找市场数据中并不明显的规律。

      1988年,西蒙斯建立了后来赖以成功的平台,并创办了大奖章基金,根据计算机给出的信号进行商品和金融期货交易。该系统的核心是趋势跟踪模型,每一小部分的资金都会根据不同的规则加以利用,这是西蒙斯后来赚钱的精髓。

      西蒙斯是通过捕捉市场大量异常瞬间机会来赚钱,他认为:“有效市场假说是基本正确的,也就是说,市场没有什么明显的套利机会。但是,我们关注的是那些很小的机会,它们可能转瞬即逝。这些机会出现之后我们会做出预测,然后进行相应的交易。交易之后,我们又会对新的市场情况进行跟踪和评判,预测也会相应调整,投资组合也会跟着变化。我们总是不停地买入、抛出。我们之所以赚钱,就是靠不停的交易。”

      但是,频繁的短线操作可能产生流动性风险,即如果市场深度不够,大量交易会对价格产生影响,而这种价格变化意味着卖价降低、买价升高,交易成本增加。而大奖章基金能长期占据行业翘楚地位的原因之一就是,西蒙斯对流动性风险的把握。例如,基金所投资的金融产品都有很好的流动性,且仓位很分散,包括全球各地的各种金融产品,每个交易的数量都很有限,并不断加强和完善电子交易的流程和系统。

      石溪大学数学系的教授亨利·劳费尔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发现,市场总在某个事件干扰之后立即变动。例如,在新数据公布后的一段时间,商品或货币将随着不同投资者的反应而上下波动,尽管这种波动在肉眼看来好像是随机的,具有高清晰度统计能力的科学家却可以辨认出变动的模式。

      这并不是说商品价格在每个消息之后会以同样的方式变动,但如果仔细察看对很多事件的反应,某些结果出现的次数总是略微超过所有样本的一半。通过对这些结果重复下注,西蒙斯团队盈利的机会就会大于亏损的可能,通过以足够的规模多次的下注,他们就可以保证丰厚的利润。

      这就是大奖章实现丰厚利润的模式,但这种算法对大部分人来说仍然是个秘密。他们发现这种模式的原因以及该算法能带来惊人利润的原因是可以理解的,其秘密部分在于选择短期。通过考察短期内的商品价格变动,劳费尔可收集数以千计的样本,提高发现统计上显著的重复模式的可能性。另外,短期信号可能会更有价值,也更容易找到。如果能预测未来几天内商品价格的变动方向,几天时间就足够下注并将利润收入囊中。最后,短期预测往往比长期更让人有把握,不可预见的因素使预测变得不准确的时间更短。因为是相对把握比较大的短期预测,西蒙斯的团队可以在赌注上利用杠杆效应,放大其利润。

      当西蒙斯1988年创办大奖章基金时,大约15%的资本用于短期交易,其余的是通过传统的趋势跟踪模型进行交易。成立之初,该基金前途一片光明,然后突然急转直下,到1989年5月,基金净值和峰值相比下跌近四分之一,西蒙斯决定暂停交易。

      西蒙斯及其团队认为,麻烦在于大奖章系统趋势跟踪的支柱作用已经消失,太多商品公司的模仿者涌入,经纪公司向客户推销的商品基金太多,趋势跟踪成了时髦。

      二次出发

      经过几个月的思考,西蒙斯决定以短期信号作为体系的新核心。1990年,重新启动的第一年,大奖章基金在扣除费用后创下56%的回报率,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开局良好让西蒙斯确信,数学家们破译密码的方法最终能破译市场的密码。他决定利用自己的优势,聘请数学家进入团队,其中包括弗吉尼亚大学的物理学教授罗伯特·劳里。很快研究小组发现,在美国商品市场有效的模式通常在国外市场也有效。而且,经过一些挫折后,西蒙斯团队用找出微弱信号的方法发现了股票市场的模式。

      西蒙斯将计算机科学家、物理学家以及天文学家都纳入团队,不过他从来不雇佣经济学家及华尔街专业人士。他认为股票市场就是一个数学难题,与实体经济的构造组成没有关系。他说:“我们不雇用数理逻辑不好的学生。”因为“好的数学家需要直觉,对很多事情的发展总是有很强的好奇心,这对于战胜市场非常重要。”他甚至雇用了一些语音学家,包括贝尔试验室的著名科学家彼得〃韦恩伯格,并从IBM公司招募了部分熟悉语音识别系统的员工,他说:“交易员和语音识别的工作人员有相似之处,他们总是在猜测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事实证明,大部分时候,用数学方法分析市场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西蒙斯在电脑上投入巨资,将所有能想到的每种形式数据都输入电脑,如金融市场价格、经济数据、新闻消息,甚至天气的时间序列数据。团队对微弱信息的探求越深入,在几乎任何类型的数据中成功发现盈利模式的可能性就越大。

      例如,智囊团发现,股指在晴朗日子往往呈现上升趋势。通过在天气晴朗日期的早餐时间买入稍后再卖出,大奖章基金就可以盈利,只是这个盈利太少,不足以弥补交易成本,这也是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公开这个信号的原因。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发现的许多模式从单个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毕竟从根本上来说,市场是近似有效的。但是,通过发现大量小规模的无效,并将它们融合到一个单一的交易程序,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创建了一个每年都带来利润的系统,尤其是动荡时期。

      1994年,大奖章扣除费用后的回报率达到71%。在2008年的市场崩溃中,该公司扣除费用后上涨了80%,而在扣除费用之前几乎达到160%。

      2009年退休时,西蒙斯身价已经远不止亿万。仅2006年,据说他的个人收入就达到15亿美元,相当于星巴克115000名员工和好事多118000名员工创造的企业利润总和。让其他对冲基金惊讶的是,大奖章基金的神奇业绩表明,它对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的竞争压力具有超强的适应能力。

      同时,西蒙斯聘请了已经成名的科学家和数学家,而不雇用年轻的计量分析员,更不会招聘华尔街的资深人士。此外,他也没有采用金融学术界的思想,而是构建了属于自己的系统。

      不走寻常路

      1993年,西蒙斯给他的智囊团补充了两个重要人物:彼得·布朗和罗伯特·默瑟。他们来自IBM公司的研究中心,在未来几年里对大奖章的成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最终在西蒙斯2009年选择退休时掌管大局。这两个人相辅相成:布朗精力充沛,充满激情地快速处理当天的每件事情;默瑟则较为冷静。

      在到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之前,布朗和默瑟曾经从事密码破译方面的工作,但他们真正的成就在于对计算机化翻译的颠覆性贡献。

      大奖章基金取得令人惊叹的成功的原因是秘密,很显然,布朗和默瑟的编程方式和其他对冲基金程序员所想的完全不同,这也是一种“武器”。

      拿着看上去随机、又没有进一步线索的数据,他们会反复察看以找出规律,利用计算机的力量去寻找那些肉眼看不到的微弱信号。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产生于商品技术分析交易,这一方法的传统是将价格数据放在首位,该公司早年的发展历程至关重要,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已经成名的密码破译员和翻译程序员,他们是能辨明微弱信号真假的专家。

      罗伯特·默瑟认为,对于虚假相关性应保持警惕,但也同样认为有些直觉上不合理的信号确实有用。事实证明,对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来说,最能带来盈利的、最持久的信号往往是直觉上不合理的信号。默瑟说:“我们一直不间断地用来交易15年的信号就不合理,否则别人也可以发现。”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即开放性。尽管其他量化投资对冲基金启用了严格的内部防火墙,只将信息少量发布给需要的员工以保守秘密,但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气氛完全不同,西蒙斯认为开放的环境能够促进团队合作。

      西蒙斯制定了一项补偿制度,以加强团队合作的氛围,研究人员的工资与公司的利润挂钩,而不是和部门的结果挂钩。公司的基础设施也方便大家合作,布朗和默瑟创建了一个多个程序员可以同时工作的系统,研究人员甚至可以改编这个内部编程的语言,以表达新想法。

      在这个协作的体系中,员工输入大量现代社会产生的数据。金融越国际化,就有越多国外市场的统计数据需要输入系统;商业越数字化,就有越多新的数据可得,如电子商务销售、网上冲浪习惯等。金融电子化创造了大量的意外信息。在旧时代,逐个跟踪交易信息是可能的,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每只股票的每个要价和出价,包括那些从未成交的交易。可能性越扩展,就越可能超出几个人的考虑范围,但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具有团队精神的员工可以应付这种复杂的局面,并不断取得进步。

      然而,公司的团队合作氛围也可能带来风险,它的假定是没有团队成员会带着交易机密离开,然后成为原来公司的竞争对手。因此,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对员工的忠诚度进行了审慎的考察,并与每个员工签署了非竞争性和保密协议,并要求员工将工资的四分之一放在大奖章基金,作为一种保释金锁定,直至他们离开后四年。

      然而,2003年,这个办法出现了问题。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招收了两名俄罗斯人,但他们在掌握了公司的机密之后拒绝签署保密协议,而是要求加薪,否则就将投奔竞争对手。

      西蒙斯拒绝被勒索,这两个俄罗斯人离开了公司,加入了另一个对冲基金。在表面看来,这似乎是个灾难性的打击,因为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开放性,这两个俄罗斯人非常了解系统是如何运转的。如果他们开始基于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信号做交易,会与大奖章基金形成竞争。然而,引人注目的是,大奖章基金的业绩仍然让对手望尘莫及。

      部分原因可能在于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律师,通过起诉那两个俄罗斯人及其新雇主,使得他们不敢全面推出竞争性系统,而且2006年法院裁定两名俄罗斯人必须中止交易。但是,这并不是全部原因,因为此前这两名俄罗斯人已经运作了竞争性系统达两三年时间,但大奖章基金在该期间的表现仍然非常出色。

      这个教训似乎说明,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基础设施与其研究同样重要,而且研究本身在不断进步。建立这个系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系统每天能吸收大量数据,能让研究人员接触并处理这些数据,并将这些研究成果转换为几十万笔自动交易。而且,在两名俄罗斯人努力建造类似平台时,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员工在继续前进,竞争对手一直在追赶一个快速移动的目标。

      西蒙斯对其他对冲基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大奖章基金就像是一个汽车公司生产的高端赛车,大多数客户都没有机会得到,但其存在会鼓励客户购买普通车。一个基于短期信号交易的基金不能过于庞大,因为流动性和时间限制,它不可能在每笔交易上下注太多。因此,大奖章基金自1993年以来就对新的外部投资者关闭,6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几乎全部是雇员的资金。从2002年起,西蒙斯开始归还外部投资者的资金,到了2005年,大奖章基金就没有外部投资了,因此大奖章基金目前的受益者就是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员工。从2002年底至2005年底,大奖章基金共向投资者支付了60亿美元的收益,而其规模不过50亿美元。

      但是,西蒙斯也有流年不利的时光。2005年,西蒙斯创办了文艺复兴法人股票基金,目的是吸收1000亿美元的机构储蓄。运作如此大额资金的唯一办法就是从短期交易转变为流动性更强的长期战略,而且因为纯模式识别对短期交易最有效,这就意味着西蒙斯提供的是一个依赖于其他类型信号的基金,而其他类型的信号可能已经被其他对手研究过。到2007年夏天,西蒙斯的新公司聚集了超过250亿美元的资金,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但接着金融危机爆发了,文艺复兴法人股票基金在一年内就出现了两位数的亏损,并遭到投资者巨额赎回,达数十亿美元,但当年大奖章基金的回报率仍然高达80%。

    整理:远景老师   同时  面向全国招地级代理商: 远景奔腾量化交易代理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