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安洵网站_卜安洵博客

卜安洵 品牌讲师
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实战专家
http://buanxu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卜安洵:工业时代走向终结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271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人们震惊于最发达市场金融危机的猛烈,感叹最大能源消费国竟然忽视间成为能源输出国,彷徨中国制造业会不会失去优势,同情699万高等学府培养出来的大学生难以找到工作岗位,津津乐道于电子商务与传统商业的赌局,还有东亚地区波云诡谲的冲突事件。。。

     

    前一段大家被提醒:世界上不怀好意的众多力量正在做空中国。林毅夫则一言冲天:中国还能以平均8%增长20年!大国企拉上人民日报一起为自己正名立万,曾经是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民企悄无声息大批倒闭。新领导展现正面形象,军事外交强势进级,而对经济下滑、失业加剧、物价飞涨和环境恶化胸有成竹,淡定处之。臆想中的政府救市大单迟迟不来。

     

    针对各种事件,单一去看,似乎无理无绪,但跳出三界之外,可窥见一定之道。

     

     

    世界正大变。这个变化,已是人类所经历的第三次。之前的两次,第一次是从蛮荒到开化,人的自然体力因石器、铁器的发明而增强,人与自然的关系从被动选择到主动适应,刀耕火种而至织锦美食,这就是农业文化的产生。第二次是从自然物到人造物,蒸汽机及其演化让生产制造可以超越人的体力,精密至纳米级加工,宏大到外太空探索,这就是工业文明的产生。这第三次则是从人造物到人造人,电脑、网络和云计算让人的思维(心智)能力外化,创造物自身具备了创造的能力。这就是智业文明的产生。

     

    我不认为这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它已经不带有任何“工业化”的典型特征。工业化有哪些典型特征?基于“力”的复制性,资源开掘和物料加工趋向规模化,产品趋向标准化,组织趋向科层化,职员趋向专业化和执行化。市场由产业构成,由500强左右,由品牌引领。由之演化出今天的繁荣的物质文明和与之适配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

     

    今天发生的变化却与工业化特征相反。由于“智”的再生性,需求趋向个性化,生产趋向定制化,资源趋向分布式,组织趋向平台化,职员趋向自主化。原先构成市场产业体系的基准“产品”(如汽车、服装或手机),逐步失去定型化的必要,也失去了作为市场中介物的作用,产品被生成产品的系统取代。这个新的系统,就是“云市场”。

     

    “云市场”由有限的“基业”(而不是产业)构成,各脉“基业”由“生态化组织”运营,生态化组织的内部是“细胞体团队”。这样,“云结构市场-生态化组织-细胞体团队”将替代盛行300年并已强化到巅峰“产业化市场-科层制组织-执行型团队”。工业文明走向终结,而智业文明蓬勃生起。

     

     

    目前可能推测的云结构市场,包括“能源”、“资金”、“材质”、“数据”、“环境”、“健康”、“体验”以及“时间”和“空间”,九个基业市场。你当然可以仍延用“产业”的概念,只是它们的业态与传统的产业格格不入。传统的产业,有清晰的上游、中游和下游,有稳定的制造中心、物流中心、销售中心甚至消费中心,有专门的技术,专门的设备,专门的渠道。而云结构市场中,基业只是因最基本的交易对象(如电、钱、合金粉、碳指标、药、刺激以及时空)而存在,分工协同是个闭环因而没有上、下游;产供销是分布式实施的,因而不需要长距离的运输;由于计算和敏捷制造能力的充盈,为分工适应性而专化(不论是厂房、设备还是组织和人工)显得愈来愈不重要。

     

    说得具体一点。当可再生能源逐步增加,而微型化能源生产网络化能源交互普遍应用时,今天的集中采掘炼化、万里输送、单向采供的模式将退出舞台;当任何人的卡内余额都可按自定的风险收益规则自主地在资金需求方之间流转时,今天这些碉堡一样的银行机构将土崩瓦解;当合金、塑料或木料质地的元粉在各种不同体量的3D打印机里可以轻易生成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不再被叫“客户”、市场上不再需要那么多提供标准化“产品”的工厂了;但是,我们会为更有用的数据而交易,会为“碳排放”指标而交易(直到地球新的生态平衡建立),会为花样翻新疾病治疗买单,会为拥有主体归属特性的时间和空间而付出劳动或智币(如果不叫货币的话)。

     

     

    另一个变量也在发生,那就是对利润追求的动力,转变成那个曾经的梦想-自我实现的追求。企业由资者有其股,走向劳者有其股,再到用者有其股,企业全新的所有制属性跟着市场的云一起升起了。餐馆的所有者是经常光顾的数百名食客,服装店(也许同时是制衣店)的所有者是附近街区的数百名职业女性,再大一些,汽车公司的所有者是注册认证的数百万驾乘人,而国家的所有者也真正回归到了它的全体国民。

     

    假如我们的观察从企业的外部关系转向内部,我们会发现为几代人都习惯了组织分工模式不见了。没有高层、中层和基层,没有研发部、生产部、营销部和人力资源部,没有传统的工艺流程和作业指导书(当然,我说的是“传统的”)。

     

    这就是生态化组织,在其外部,没有主客的分别,没有供需的界限;在其内部,没有层级的分别,没有职能的界限。构成组织之网的一个个节点,就是面向内外需求的响应式团队;这些团队是自适应的,由这种团队组合而成的组织是再生性的。

     

    这并非未来的故事,海尔的组织从倒金字塔演变成网状,企业内2000多个SBU,就是网上变动的节点;年迈如稻盛,仍以其阿米巴的组织创新应证细胞体团队的趋势;海底捞的冲击力同时在极具张力的平台上一个个前线作战的高度自主化团队

     

    你还可以以此解读全球财富1000强中,为何有超过80%的公司都在展开自主化团队的打造;以此解读马云交出权杖前将自己的帝国1分为7,再分为25,并定下组织网格化的基调;以此解读主业强劲的企业突然间纷纷掉头“平台化”;甚至,以此发现中国经济增长中那个隐秘而关键的主因:地方政府的自主化。

     

     

    现在,回到本文开篇所指的现象。中国经济将会怎样?答案是:循着工业化的模式往下做,有灭顶之灾;抢占智业化的良机,则盛世将临。钢铁、水泥、造船、机械连同标准化的家电、汽车、服装、手机。。。在新市场的结构将步步衰退。但令人担忧的是:大家习惯了以“供过于求”来描述市场,以“刺激需求”来拯救市场。事实是:巨大产能下的“供应”与真实趋势中的“需求”已南辕北辙;而人们的不断演化的需求是从来不需要刺激,就无条件地存在的。

     

    中海油收购尼克森,值得高兴吗?特高压电网兴建,值得高兴吗?千万台级彩电生产线纷纷开建,值得高兴吗?电商大锷抢地兴建巨无霸式物流中心,值得高兴吗?李宁们想重振企业拼的还是广告和品类,值得高兴吗?

     

    如果说我们有国内市场的纵深,那么一定要判断清楚这个市场的真正需求;如果说改革是最大的红利,那一定要先定对了改革的战略才可能是红利。林毅夫靠对比亚洲多个经济体,因为中国大陆目前相当于1951年的日本,1977年的韩国和1975年的台湾地区。而在随后20年中,这三个经济体保持了9.2%、7.6%和8.3%的增速。由此就推断中国仍有保持年均增长8%的潜力,能够继续高速增长20年。这种“刻舟求剑”的水平,如果不是水平太低,就是估意糊弄国人。郎咸平呼吁拯救制造业,他也许没意识到,今天的工业化结构中的中国制造愈强化今后将愈被动,而真正的拯救,是果断转向智业时代的下一代制造。

     

    实际上,智业时代的到来,是人类历史上不同民族国家最接近起点公平的一场历史机遇。网络化、移动化、自主化。。。20年内几乎同时摆到地球人的面前。但到目前为止,似乎只有美国真正看清了这一趋势并已经着手启动了全新的战略。包括能源、数据、医疗,包括机器人和3D打印,包括生态圈探索和大脑解秘。

     

    在新的赛道,美国已抢先起跑。我们则仍站旧的、即将弃用的跑道上。

     

     

     

    作者:卜安洵大任咨询首席咨询师、中国管理咨询十大领军人物、南京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等高校客座教授,著有《大任方法》、《是班组,亦是细胞》。联系邮箱:jsdaren@163.com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