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安洵网站_卜安洵博客

卜安洵 品牌讲师
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实战专家
http://buanxu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卜安洵:卜安洵老师观点:即将垮塌的工业时代

关键词:[互联网+] [数据化] [智能化] [网络化] [在线化] 浏览:1365 发布日期:2016-05-14 网页收藏

  • 原创声明

    作者:卜安洵  编辑:张俊

    本文选自即将出版的企业互联网转型系列丛书之《“合”模式——智业时代的企业新形态》,由该书作者南京市企业互联网转型研究会会长、大任智库创始人卜安洵授权发布。本公众号将会持续分享该书的精彩内容,赶紧关注吧,抢先一步了解企业的新形态。



    工业时代的三个支柱

    如此庞大的工业系统,渗透并左右着全球各个角落的人的生产和生活。在我们白描其间的四个子系统的外部现象时(回复数字1,查看文章),还不能提示这个庞大系统内在特征。


    而如果不能识别出其内在特征,又如何判定它正在走向消亡呢?


    1边界

    我们找出的第一个特征,可称之为“边界”。就是令所有的人、事和物相互之间有个边界,这是支撑起工业时代经济大厦的第一要支柱。


    第一类边界是用来定义资源用途的。所有可用的空间都被切割或创建成某种特定的用途,住房、办公室、商场、仓库或公园和农地等;所有可用的时间也同样如此,上班时间、学习时间、在途时间、休闲时间、锻炼时间或睡眠时间等,企业付出工资购买的是8小时的上班时间,虽然8小时内员工实际交付了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第二类边界是用来定义经营范围的。让每一家新生的企业有个约定的有限的经营范围,原因是工业时代的技术和能力不可能支撑企业从事不受限制的业务。由此,打造核心竞争力成了每家企业的现实追求。企业在市场中适当性专化,也意味着为企业有占用的资源被专用化。


    第三类边界是用来定义产权归属的。所有有价值的物或权,都有其特定的拥有者,除非经由合法的交易或赠与,否则不可让度。虽然后来将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等有限分离,但不改变一个事实:你的、我的和他的,界限分明。


    工业时代通过以上三类边界,将资源、企业行为和所创造的价值归属全面定格,以此构建起一个井然有序的商业世界。


    2中介

    工业时代实现规模化生产,必须进行专业化分工,以至于将复杂加工设计成多项简单加工的组合。生产端的流水线,由多种不同的作业岗位前后衔接;销售端的供应链,则是多个不同的公司前后协作。总之,无论是一个完整产品的制造,还是一条产业链的运作,都是无数个中介体协作而实现。


    最具代表性的中介:交易中介是商场,资本中介是银行,知识中介是学校,医疗中介是医院,传播中介是媒体;而在任何组织体的内部,还有管理中介:中高层。


    中介的专业化保证了协作中的质量和效率,从而实现整体投入产出的规范化。最通俗的解读是:1+1>2。但问题是,被当成前提的标准化需求,后来越来越不真实;而当定制化来临,业已存在的中介仿佛横在牛郎织女之间的天河。


    3规戒

    边界和中介的“存在”,自然会反映到“意识”上。300年来的工业实践已经把我们的意识、潜意识,甚至集体无意识都“重塑”了。

    工业时代的规戒有行为层的,有理念层的。行为层的诸如组织规章、作业流程和质量标准。理念层的诸如“专业”、“权威”、“隐私”和“习俗”等。


    现在我们无法想像没有规矩约束的协作,就像专制国度无法理解民主体制怎么可能;我们也难以接受没有专业权威的领域,或者隐私被公开,就像在水中畅流的鱼类难以在空气中存活。


    工业时代将人类生存的形式和内容,甚至人生的目标和意义,都一一固化了。直到人性中自我实现的欲求,携手新兴科技,再一次冲破原有的经济和社会形态。这就是智业时代的到来!


    智业时代的“新四化”


    工业时代的三大支柱:边界、中介和规戒,是以机器大生产为代表的工业生产力,对农业时代自给自足、简单作业的市场和社会的创新和重构,毫无疑问是一种伟大的进步。


    建立于其上的能源物资、物流分销、技术人才和组织管理四大系统,演绎了工业时代的无尽繁华,也逐步显然出它自身无法克服的痼疾:环境破坏、库存积压、官僚主义和人格异化,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


    以历史观照,问题是伴随着解决它的方法,同时产生的。


    工业社会的后期,出现了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的互联—网络,从此开启了惊天动地的巨大的技术革命。


    正如工业时代发明了边界、中介和规戒成为自己的支柱一样,智业时代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压舱石”:划时代的“新四大发明”。


    1数据化:数据化改变了物质的属性对于物质,人们的认知能力与加工能力是协调一致的。当我们使用斧头和镰刀的时候,我们用直观的名称和直接的量度来定义特定的物质;当我们应用机床和钻头的时候,我们试图去描述特质的内部结构和运行轨迹。现在,我们操作不断进化的计算机,与此相适应,我们本能地、逐渐地将每一种存在转变成一串串的数据。


    数据海量化即为大数据。大数据让人类对特定物的了解进入了全息化的程度,同时又使之前互不相干的事物可以轻易建立起关联。围绕数据化的应用,采集、传输、运算、储存等技术不断突破。而今,对企业家而言,之前以机器、厂房和原材料为表征的“原资产”,将转换为以数据、信息和知识为表征的“新资产”,关于市场、客户和竞争环境,过去的“统计报告”,更该让位于全局、动态的大数据了。一切资产、技术和需求,只有真正的数据化,才更好分析,更易加工,更利连接。


    2智能化:智能化改变了意识的地位有史以来,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和改造,都有也只有人脑作为唯一的具体分析和决策能力的工具。因而人脑的运算能力和特征,决定了人们对外在物的认识能力和方法。传统的物理、化学和数学等,基本满足了在人脑条件下计量的精度和反应的效度。


    人工智能将识别、记忆、分析和选择能力提升到一个远超人脑的状态(这里先避开心灵能量之类的要素不谈)。智能化以概率最优为决策原则,万事万物的数据化,让概率分析远比人脑阶段更可靠。所以机器佣人的服务效能比人更好,机器人记者可以编发更受人欢迎的新闻稿,而机器人医生的诊断和处方将人类医师的疗效可靠… …我们不用担心人类在它所创新的新世界中的地位。别忘了: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总是相伴出现的!


    对企业来说,当务之急是抛弃功能型产品,果断转向智能化开发,接下来要做的更多:制造系统、物流分销系统和服务系统的智能化。


    3网络化:网络化改变了空间尽管“距离产生美”,但产生不了效率。一下子让人类摆脱“距离”的,是网络化。网络正在让一切互联互通,不需要千里奔波,不需要飞鸽传书。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一下子休戚与共。


    是的,网络化以数据化为前提,否则如何相“连”?网络化又为智能化辅路,否则一台单体计算机又能智能到哪里去?


    企业的网络化则是对之前ERP的换代,从封闭的资源系统,转向开放的资源互用;同时,也从封闭的产品周期,转为开放的迭代创新;从僵化的科层组织,转到扁平的网络协同。


    4在线化:在线化改变了时间时间被称为最宝贵的财富,而经济活动中的最大成本则是:时间的投入。工业时代为了规模化大生产,投入了极大的时间用于组织分工、计划、监督、考核和协调。工业时代的技术无法解决二个过程中的时间延迟:一是单个人的分析决策,二是多人个的沟通确认。


    在线化把信息输入输出的过程时间降为零,把多人交流协作的过程时间趋向零。不错,在线化以网络化为前提,也以数据化为基础,通过在线化,也让智能化更有意义。


    “新四化”互为条件,又相互强化,它们叠加在一起,摧毁了工业时代的三大支柱,同时孕育着一个新的文明——智业文明的诞生!


    一个前所未见的新时代开启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