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万勇:你怎么看待县官不如现管——项目管理培训师王万勇

关键词:[项目管理] 浏览:142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
       前几日,培训师王万勇写了一篇文章《项目管理办公室(PMO)在生产企业中的尴尬处境》,文中用到一个典故“县官不如现管”,引起了项目管理知识分享群网友的热议。众说纷纭,各自发表自己对“县官不如现管”的看法。有从客户角度出发的,也有从组织、企业管理出发的,还有从项目团队管理角度出发的等。为此,笔者说说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供大家参考。

        “县官不如现管”,这个说法更多地认为县官的管理权被地方的势力所架空,导致县官老爷没有了权威,号令得不到支持和拥护,工作难以推展。【典故出处,详见文尾】

        大家都知道:2015年是一个互联网plus的时代,是企业面临重大的调整、跨界、重组等的变革时期。从企业管理角度看此问题,是不是也该有所革新,重新认识“县官不如现管”呢?尤其在项目管理过程中,是否更应全面、深刻认识“县官不如现管”呢?

         首先,从集权角度看此问题。项目经理总抱怨公司给与的权利太小,可调用的资源有限,没有县官的“大印”在手。技术经理同样抱怨项目经理管的太多,导致自己很好的建议、方法得不到支持,项目不能按自己的方案执行。之所以出现此现象,有人认为:就是因为领导怕成为没有实权的县官,对下属没有足够的授权。这样,县官整天拿着尚方宝剑,县官如现管,可是管理的结果常常会出现进度拖延、经费超预算、团队抱怨等现象,如图所示。与此同时,现管人员,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缺乏积极、主动开展工作的热情。

    你怎么看待“县官不如现管”

        由此可见,集权束缚了现管人员的能力,应该提倡“县官不如现管”。

         接下来,从分权角度看此问题。为了解决集权带来的不便,有人建议:项目管理者应该分权下去,让现管人员有生杀大权,可以执掌一方,最好是现管有县官的大印,给“现管”足够的物质激励能力。

        2015年3月,公司全权授权李某为项目经理,带领团队现场开展项目工作。项目启动后,李经理为了鼓舞士气,组织大家聚餐、卡拉ok、打球等。在规划阶段,有个别成员的心不在项目上,李经理果断辞退了这些人。几天后,加入了新成员,团队却开始出现抱团现象。同时,个别大拿觉得自己的工作重要,能力也强,想独当一面。于是,李经理将工作分权给各位大拿。没过多久,各大拿间出现了冲突、矛盾,互相指责、埋怨,项目工作被搁浅。此时,李经理再想协调大家,已经很难,权力已经失效。

        由此可见,分权导致了权力发散,项目管理重心出现分解,项目整体目标偏离了既定目标,所以不应该提倡“县官不如现管”。

         进一步,从现场情况看此问题。俗话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项目管理者都有过亲身体验,项目现场情况常常瞬息万变,一旦错过了时机,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比如,某通讯管道施工项目,承诺用户3天后投入使用,前期路由勘察均为正常。施工当天,当凌晨2点钟时,发现某一段路由传缆器死活不能通过管道,施工受到影响。情急之下,项目经理带领施工队重新调整路由,终于按时完成了工程项目。

        如果“现管”人员(项目经理)按流程请示“县官”(主管领导),深夜既影响对方休息,也不保证能联系上,而且不能保证当夜施工,最后还是需要重新调整路由。这种情况,县官不如现管比较适用。

         最后,从服务客户角度看此问题。有人说:甲方现场管理者比客户领导更重要,更能促进项目工作,所以县官不如现管。可是到了项目验收时,虽然现场管理者签字,但还是需要“县官盖印”,方可通过验收。

        由此可见,县官和现管都重要。

         通过上述分析,县官和现管各有权重,集权和分权同样各有利弊,如何正确理解“县官不如现管”是对还是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看待。那么该不该提倡“县官不如现管”呢,也是要视情况而定。这样读者可能会说:“这不是废话吗?!”,确实有点像废话,但核心思想是:万事都需寻找平衡,当我们找到了平衡点,问题自然解决。

    附:“县官不如现管”故事

        很久以前,县衙门口贴出一张告示,说是三月将进行乡试,金秋进行大考。但此时县太爷恰好生病,无奈之下只好将此美差委托给心腹主簿单淦。

        那些文人墨客,有的是一心想凭借自己的才学来个独占鳌头;有的则破囊捐钱,倾财加码忙着给主簿送钱送礼。时光飞逝,不觉期限已到,单淦看着堆成小山似的财礼喜在心头。正要关门时,一名衙役报告说,来了一个后生赶来应试。单淦心想,真是老天有眼,又为我送来一位财神,于是赶忙叫人请他进来。只见此人身穿绸缎,挺胸凸肚,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单淦见状,马上喜笑颜开。孰料,那人却是一铁公鸡,半天也未见其献上一两银子,更不用说财礼了。单淦不由脸色阴沉,合上花名册便再也不搭理那个人了。那人赶忙解释说:“我是……”,单淦一下子火冒三丈,大声吼道:“滚!此乃枉读诗书不知礼,哪里还配应什么试?”

        原来那位富家子弟正是县太爷的小舅子,他怒气冲冲闯进县太爷家号啕大哭起来。刚开始,县太爷对此感到有点愕然,待慢慢问明缘由后,便唉声叹气地说: “真是县官不如现管呀!”“县官不如现管”由此而来。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