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军锋:纽约地铁为啥犯罪率高

关键词:[破窗效应] [犯罪] [管理心理学] [偷车实验] [动机] [环境与行为] 浏览:1795 发布日期:2016-06-20 网页收藏

  • 破窗效应:减少犯罪率的成功启示

        当人身处四处肮脏、布满不文明涂鸦的地方时,很容易摆脱道德和规范的制约,变得为所欲为,乱扔垃圾甚至残害他人的生命。这也是为什么纽约的地铁曾经是犯罪高发地的原因。

    ——“破窗效应”揭示的秘密

        预防犯罪和降低犯罪率是个复杂的过程,整洁的环境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罪犯犯罪的心理成本和罪恶感,有效遏制了犯罪的发生。

        纽约城素以繁华、多文化会合而著称于世,漫长的地铁线将全市连接起来,便利了文明和艺术的传播,同时也是犯罪滋生的温床。

        20世纪80年代的纽约地铁破旧又肮脏,是恶性暴力犯罪的高发地,令乘客惶恐不安。地铁成了抢劫、谋杀、性侵犯等暴力犯罪者的乐园,曾有一位教授在大白天被人袭击而丧失了视力中止了科学研究生涯。人们不敢单独出门坐地铁,甚至不敢只身一人去纽约。

        1994年,警察局长布拉顿决心治理高犯罪现象。可是令人诧异的是,布拉顿局长并没有安排大多数警力抓捕罪犯,而是严厉打击地铁逃票现象,并且组织人力清洁每一个地铁站。

        难以相信的是,地铁犯罪现象明显减少,纽约的治安也转好。

        为什么清洁地铁和地铁站,打击逃票就可以遏制犯罪呢?

        原来,在严格查票的过程中警察发现,每7个逃票者当中就有一名在逃的惯犯,而每20个逃票者当中就有一个人携带了武器,真是危险的地铁。这些人经常逃票,违反社会规范,在肮脏、破败的地铁环境里易于产生暴力冲动攻击他人,成为不安全因素。地铁犯罪在好莱坞电影中经常有所体现。而肮脏环境下的犯罪在《雾都孤儿》中的伦敦亦有所表现,也是其破烂不堪的后街小巷中暴力犯罪猖獗的原因之一。

        布拉顿局长改善地铁环境,减少犯罪率的举措来自于心理学“破窗效应”的启发。“破窗效应”基于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詹巴斗的实验研究,由犯罪学家凯林提出。

        1977年,詹巴斗进行了一项“偷车实验”。停放在破败肮脏的贫民区的车子很快被偷走。他将另一辆完全一模一样的汽车停放在中产阶层聚居地,一个星期过去了,车子完好无损。詹巴斗将这辆车的天窗玻璃打碎,停放在原来的位置,结果几小时后车子就被人偷走了。

        偷车实验表明,当车子被部分损毁的时候,它将遭受更多的破坏。美国政治学家威尔逊观察到,一栋建筑的一块玻璃被人打碎了,如果没有及时更换的话,几天后就有更多的玻璃被打碎。

         基于以上观察,结合“偷车实验”的启发,威尔逊和犯罪学家凯林提出了“破窗理论”。

        “破窗理论”表明,如果一件物品损毁了,人们就会不自觉的进一步破坏它;如果一个地方已经非常肮脏,人们就觉得再脏一点也无所谓,会不自觉地丢弃垃圾。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会有这样的经历。刚吃完冰激凌,将垃圾扔哪里呢?如果周围没有垃圾桶,又看上去很干净的话,比如在十字街头,我们会拿在手里,等找到垃圾桶再扔。但如果是在一个破败不堪、遍地垃圾的街边,我们会随手、自然地将垃圾丢在脚边。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现象,是因为人们觉得在干净的街头丢垃圾,污染环境有强烈的内疚感;盗贼更喜欢盗窃一辆停放在贫民区的车子,而认为在治安良好的中产阶层聚居区盗窃汽车是不划算的。身处混乱、肮脏的地方时,人们会随手丢弃垃圾和废物不觉得愧疚,盗窃财物不需要经过心理挣扎,会“自然而然”地产生破坏和盗窃的念头。

        布拉顿局长正是利用了“破窗理论”改善了地铁环境,加强了对车票的检查,使地铁成为一个清洁、文明、有序的环境。此举一方面提高了人们的清洁和规范意识,抑制了犯罪动机;另一方面直接打击了罪犯,他们惧怕被抓不敢乘地铁更不敢携带武器乘地铁,直接降低了暴力犯罪的发生概率,为市民提供了良好的治安环境。

        纽约地铁在布拉顿局长的大力举措下恢复了文明。所有街区和角落清洁一新,有效遏制了犯罪率,使纽约的治安保持在良好水平。

        根据“破窗效应”,可以有效遏制一些地区铁路沿线的盗窃犯罪。

        相关部门一直苦于一些地方的群众性犯罪居多而束手无策,比如铁路沿线的村庄盗取铁路设施和火车物资的发生率较高,几乎天天参与,家家都有人牵扯其中,甚至是全家齐上阵。

        在某些村里,村民相互问候的语言不是“你好”,也不是“吃了没”,而是“昨晚去了没”,意思是问对方昨晚有没有去扒火车运送的物资。

        经过相关专家的指点,当地政府对铁路沿线的村庄做了一次大规模的装饰,村里的道路宽敞了,安上了持续一整夜的路灯,建了图书室、文化站等文化单位,并且派人专程每日打扫村庄的卫生。

        结果,铁路盗窃现象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并不是当地村民不懂得法律,也不是当地的部门没有进行相关的法律法规宣传与教育,主要还是因为在破旧、嘈杂的环境下,人们的犯罪意识被自然放大了。这时的罪犯心理压力较小,犯罪成本也较小,让大多数人觉得不去做和其他人一样的事情是自己犯傻,同时降低了犯罪行为被谴责的心理愧疚感,导致大多数人参与盗窃。

        当环境改善了变得既漂亮又清洁后,人们都不好意思打破这份美好,自然而然变成了文明人。人们以社会规范来要求和制约自己的言行,暴力犯罪和盗窃现象相应减少了,助人为乐等文明行为则增多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