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嘉兴:催眠故事:干爽的床褥

关键词:[心理学家] [江苏] 浏览:1690 发布日期:2016-05-23 网页收藏

  • 一如耶稣(Son)式故事或禅学启示中所描述的重点,接收治愈讯息的人士必须在一种开放的接收状态。这类故事内容中一再描述当事人求助大师而拒绝的情况,直到"当事人准备好接收教诲中的丰富智慧"时,大师才会倾囊相授。艾瑞克森完成此项准备工作的途径,则是让听者或个案进行长久等待,走到时机成熟后,他才会渐次传出"当头喝棒"的字句。举例来说,当他对一群学生讲述以下故事时,习惯花上半小时替听者做好心理准备。他会细说从头-详加介绍个案的背景历史。他会询问听众如何处理此类个案。他会花时间东拉西扯,牵连其他故事情节,而不直指问题所在。他会一再重复传达类似以下的讯息:"有些知识讯息其实你早已了然于心,只是并不曾意识到自己竟拥有这番认知而已。当你终于体认到自己不曾意识到的内在智慧时,即可以永远拥有干爽的床褥了。"这类令人迷惑又深具魅力的陈述。常使听众立即展开俄尼斯特。罗西所谓的"内在搜寻"(innerseach)工作。听众开始向内搜寻有利于治疗过程的资源。至于艾瑞克森的另项诱导技巧-"等待技巧"(waitingtechnipue),也符合相同的原则。让个案被置于发现渴求资讯的情境中,等终于准备就绪,就可以全心接受大师的教诲了。

    一位母亲带着十一岁大的女儿来见我。我一听女孩的尿床历史,便立即将母亲请出晤谈室外,好让女孩能够无所顾忌地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由这位女孩口中得知,她曾在早期的婴儿阶段罹患膀胱炎。当时,她曾接受一位泌尿科医师的诊治,但发炎情况始终不见好转,足足拖了五、六年,甚至更长久的时间。在这段膀胱炎的日子里,她定期接受膀胱内部检测,共计数百次之多。最后,医师终于查出病灶所在-她有一个肾脏出了问题。当时致发炎的肾脏被切除后,她至今已度过了四年不受发炎之苦的美好日子。糟糕的是,由于历经数百次膀胱内部检测的缘故,她的膀胱括约肌早已被拉扯得相当松驰,因而她每晚都尿床-催眠过程中,膀胱一经放松便立即导致小便失禁。在白天倒是可以掌控膀胱的反应,但是每当开怀大笑时,由于膀胱放松的缘故,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尿湿裤子。

    她的父母认为病根所在的肾脏既已切除,她也有多年不受发炎所苦,总该学着控制自己才对。她的三个妹妹则经常辱骂她、嘲笑她。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母亲,几乎都知道她尿床的糗事。而她就读的学校中所有的孩子(足足有两、三千人之多),无人不知她是个连大笑都会尿湿裤子的尿床大王。她几乎都成为众人的笑柄。

    其实她是个高挑的金发少女-长发及腰,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如此貌美的妙龄少女即一再横遭奚落与排斥,接二连三的挫折令她疲于应付。她必须长年忍受鄙人的怜悯,三个妹妹以及学校孩子的百般嘲弄,既不能参与同济团体举办的睡衣聚会,也无法至亲戚家中过夜---而这一切都是尿床惹得祸。我问她是否曾因此而就医,她回答早已不知见过多少医生,吞下的药丸几乎以桶计算,但情况仍旧毫无起色。

    我告诉她我与其他的医生并无两样,也不可能对她有所帮助。"不过,你早已知道某些有助于解决困境的重要资讯,只是你并未意识到自己拥有这番认知罢了。当你一旦发现自己你不自知的知识资讯为何时,即可以开始享受干爽的床褥了。"

    我接着又对她说:"我现在问你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要你也回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这个问题是:如果你正在厕所中排尿,一位陌生男子却在门外探头探脑,你会做何反应?"

    "我会当场僵住!"

    "对了,你会僵住-并中断排尿。现在,你已明白一向毫无所察的,内在既有知识了。换句话说,你终于知道自己可以在受到特定刺激的任何时候,主动中断排尿。你不见得非得需要一位陌生男子在浴室外探头探脑,才能达到中断排尿的目的。只要脑中浮现这类想法,即足以达到相同的结果。接下来,你会当场僵住,当男子离去后,才开始继续排尿。

    至于保持被褥干爽一事就那么容易了。两星期之内,你可能可以首次享受干爽的被褥,这完全得遇籍多次的练习-一再开始与中断。某些日子里,你也许会忘记从事此番练习,那并没什么关系。你的身体将会善待你,它会提醒你更进一步的练习机会。另些日子里,你也可能因为过于忙碌而疏于在排尿过程中进行收放的活动。然而,那也无可厚非,你的身体永远让你有机会练习开始与中断。如果你能在三个月内达到不再尿床的长久之效果,我一定会深感惊讶。不过,若是过了六个月,仍不能持续在夜间保持干爽的床褥,我也会同样感到相当吃惊。首次保持床褥干爽可要比连续两回容易得多,至于连续多次保持床褥干爽可就非常困难了,若能连续四天保持床褥干爽更是难上加难。随后,习惯成自然,事情反倒变得较为容易。你将可以一连五回、六回、七回--整整一星期不尿床,于是你知道其实有能力一星期又一星期地保持如此良好的纪录。"

    我不惜花时间与这位女孩慢慢攀谈,足足与她谈了一个半小时之久。事隔两星期后,她带来这份礼物-她有史以来送人的第一份礼物(一双针织的紫色母牛),以及她首次未曾尿床的好消息。我非常珍视这份礼物。六个月后,她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在朋友与亲戚家过夜,积极参与同济团体的睡衣聚会,以及夜宿旅馆。由于这是一场个案本人主导的心理治疗过程,我并不认为整个家庭需要接受心理治疗--虽然她的父母始终缺乏耐心,她的妹妹老是对她恶言相向,以及全校的孩子均视她为笑柄。我认为她的父母在面对她不再尿床时,必须自行加以调适。她的妹妹、同学甚至周遭邻居,也同样必须设法改变个人的态度与看法。我并不认为该向她的父亲、母亲、妹妹、或是任何其他人士提出任何解释。我只不过告诉这女孩,她其实早已知道却毫不自觉的一些知识讯息罢了。

    相信各位成长过程中,始终认为进行排尿时势必要排干净,你一向如此认定。重要的是,所有的人也都有过在排尿过程中,突然被干扰而中断排尿的经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类似的经验-这女孩却将这类经验忘得一干二净。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提醒她,那些早已心知肚明却从不自觉的经验智慧而已。

    换句话说,在进行心理治疗的过程中,你得将个案视为独立的个案。不论她的尿床行径引发父母、妹妹、邻人以及学校中其他同学多大的问题,它基本上还是她的问题。而她所需要知道的,也只不过是她早已了然于心的知识讯息-对于周遭的人来说,心理治疗的方向则是让他们各自进行应有的问题。

    心理治疗的重点应放在个案本身与主要问题上,请千万记得此项原则。此外,每个人都拥有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当你倾听个案陈述心事时,应记得他所说的语言与你个人的语言不尽相同,你不该就自身语言的观点衡量他企图表达的讯息。请试着以他的语言了解他的处境。

    ********************************************************************************************************

    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故事之一,或许因为艾瑞克森几乎每回说到这故事时都不忘加上一句:"史德奈,你对这个故事一定特别感兴趣。"只不过,我曾经困惑好长一段时间,即始终找不出艾瑞克森传达给我的特殊讯息。最后,我终于悟出了两项重点:

    每一项重点是:我可以学着掌控个人的思想、工作精力,甚至如焦虑之类的情绪症状。这种掌控能力并非来自意志力,而是应设法找出能够促使我"开始与中断"的刺激因素。接着,我还必须利用机会勤加练习"开始与中断"的能力。

    第二项讯息则是基于艾瑞克森在文中说出的关键语:"相信各位成长过程中,始终认为进行排尿时势必要排干净",在杰佛瑞。西格编撰的《与艾瑞克森进行一场教育研讨会》(AtenchingSeminrWithMilionErlickson)一书中,这故事的版本稍有不同--艾瑞克森额外附加了几句话:"她所需要知道的不过是她有能力在任何时候(只要找出正确的刺激因素)中断排尿。"以及"在成长过程中,我们总是认为自己必须完成任务。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不见得非要一股作气地完成任务。"这几句话充分阐述出第二项重点。我发现如此态度对于完成写作之类的工作极有帮助。强行设定自己必须一气呵成的不自由感受很容易阻碍突如其来的灵感与创造力。跟随个人内在律动,一再"开始与中断"才是完成任务的更有效方式。

    以我个人的经验而言,这故事在协助个案克服障碍方面(例如写作瓶颈)深具疗效。


    一如耶稣(Son)式故事或禅学启示中所描述的重点,接收治愈讯息的人士必须在一种开放的接收状态。这类故事内容中一再描述当事人求助大师而拒绝的情况,直到"当事人准备好接收教诲中的丰富智慧"时,大师才会倾囊相授。艾瑞克森完成此项准备工作的途径,则是让听者或个案进行长久等待,走到时机成熟后,他才会渐次传出"当头喝棒"的字句。举例来说,当他对一群学生讲述以下故事时,习惯花上半小时替听者做好心理准备。他会细说从头-详加介绍个案的背景历史。他会询问听众如何处理此类个案。他会花时间东拉西扯,牵连其他故事情节,而不直指问题所在。他会一再重复传达类似以下的讯息:"有些知识讯息其实你早已了然于心,只是并不曾意识到自己竟拥有这番认知而已。当你终于体认到自己不曾意识到的内在智慧时,即可以永远拥有干爽的床褥了。"这类令人迷惑又深具魅力的陈述。常使听众立即展开俄尼斯特。罗西所谓的"内在搜寻"(innerseach)工作。听众开始向内搜寻有利于治疗过程的资源。至于艾瑞克森的另项诱导技巧-"等待技巧"(waitingtechnipue),也符合相同的原则。让个案被置于发现渴求资讯的情境中,等终于准备就绪,就可以全心接受大师的教诲了。

    一位母亲带着十一岁大的女儿来见我。我一听女孩的尿床历史,便立即将母亲请出晤谈室外,好让女孩能够无所顾忌地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由这位女孩口中得知,她曾在早期的婴儿阶段罹患膀胱炎。当时,她曾接受一位泌尿科医师的诊治,但发炎情况始终不见好转,足足拖了五、六年,甚至更长久的时间。在这段膀胱炎的日子里,她定期接受膀胱内部检测,共计数百次之多。最后,医师终于查出病灶所在-她有一个肾脏出了问题。当时致发炎的肾脏被切除后,她至今已度过了四年不受发炎之苦的美好日子。糟糕的是,由于历经数百次膀胱内部检测的缘故,她的膀胱括约肌早已被拉扯得相当松驰,因而她每晚都尿床-催眠过程中,膀胱一经放松便立即导致小便失禁。在白天倒是可以掌控膀胱的反应,但是每当开怀大笑时,由于膀胱放松的缘故,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尿湿裤子。

    她的父母认为病根所在的肾脏既已切除,她也有多年不受发炎所苦,总该学着控制自己才对。她的三个妹妹则经常辱骂她、嘲笑她。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母亲,几乎都知道她尿床的糗事。而她就读的学校中所有的孩子(足足有两、三千人之多),无人不知她是个连大笑都会尿湿裤子的尿床大王。她几乎都成为众人的笑柄。

    其实她是个高挑的金发少女-长发及腰,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如此貌美的妙龄少女即一再横遭奚落与排斥,接二连三的挫折令她疲于应付。她必须长年忍受鄙人的怜悯,三个妹妹以及学校孩子的百般嘲弄,既不能参与同济团体举办的睡衣聚会,也无法至亲戚家中过夜---而这一切都是尿床惹得祸。我问她是否曾因此而就医,她回答早已不知见过多少医生,吞下的药丸几乎以桶计算,但情况仍旧毫无起色。

    我告诉她我与其他的医生并无两样,也不可能对她有所帮助。"不过,你早已知道某些有助于解决困境的重要资讯,只是你并未意识到自己拥有这番认知罢了。当你一旦发现自己你不自知的知识资讯为何时,即可以开始享受干爽的床褥了。"

    我接着又对她说:"我现在问你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要你也回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这个问题是:如果你正在厕所中排尿,一位陌生男子却在门外探头探脑,你会做何反应?"

    "我会当场僵住!"

    "对了,你会僵住-并中断排尿。现在,你已明白一向毫无所察的,内在既有知识了。换句话说,你终于知道自己可以在受到特定刺激的任何时候,主动中断排尿。你不见得非得需要一位陌生男子在浴室外探头探脑,才能达到中断排尿的目的。只要脑中浮现这类想法,即足以达到相同的结果。接下来,你会当场僵住,当男子离去后,才开始继续排尿。

    至于保持被褥干爽一事就那么容易了。两星期之内,你可能可以首次享受干爽的被褥,这完全得遇籍多次的练习-一再开始与中断。某些日子里,你也许会忘记从事此番练习,那并没什么关系。你的身体将会善待你,它会提醒你更进一步的练习机会。另些日子里,你也可能因为过于忙碌而疏于在排尿过程中进行收放的活动。然而,那也无可厚非,你的身体永远让你有机会练习开始与中断。如果你能在三个月内达到不再尿床的长久之效果,我一定会深感惊讶。不过,若是过了六个月,仍不能持续在夜间保持干爽的床褥,我也会同样感到相当吃惊。首次保持床褥干爽可要比连续两回容易得多,至于连续多次保持床褥干爽可就非常困难了,若能连续四天保持床褥干爽更是难上加难。随后,习惯成自然,事情反倒变得较为容易。你将可以一连五回、六回、七回--整整一星期不尿床,于是你知道其实有能力一星期又一星期地保持如此良好的纪录。"

    我不惜花时间与这位女孩慢慢攀谈,足足与她谈了一个半小时之久。事隔两星期后,她带来这份礼物-她有史以来送人的第一份礼物(一双针织的紫色母牛),以及她首次未曾尿床的好消息。我非常珍视这份礼物。六个月后,她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在朋友与亲戚家过夜,积极参与同济团体的睡衣聚会,以及夜宿旅馆。由于这是一场个案本人主导的心理治疗过程,我并不认为整个家庭需要接受心理治疗--虽然她的父母始终缺乏耐心,她的妹妹老是对她恶言相向,以及全校的孩子均视她为笑柄。我认为她的父母在面对她不再尿床时,必须自行加以调适。她的妹妹、同学甚至周遭邻居,也同样必须设法改变个人的态度与看法。我并不认为该向她的父亲、母亲、妹妹、或是任何其他人士提出任何解释。我只不过告诉这女孩,她其实早已知道却毫不自觉的一些知识讯息罢了。

    相信各位成长过程中,始终认为进行排尿时势必要排干净,你一向如此认定。重要的是,所有的人也都有过在排尿过程中,突然被干扰而中断排尿的经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类似的经验-这女孩却将这类经验忘得一干二净。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提醒她,那些早已心知肚明却从不自觉的经验智慧而已。

    换句话说,在进行心理治疗的过程中,你得将个案视为独立的个案。不论她的尿床行径引发父母、妹妹、邻人以及学校中其他同学多大的问题,它基本上还是她的问题。而她所需要知道的,也只不过是她早已了然于心的知识讯息-对于周遭的人来说,心理治疗的方向则是让他们各自进行应有的问题。

    心理治疗的重点应放在个案本身与主要问题上,请千万记得此项原则。此外,每个人都拥有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当你倾听个案陈述心事时,应记得他所说的语言与你个人的语言不尽相同,你不该就自身语言的观点衡量他企图表达的讯息。请试着以他的语言了解他的处境。

    ********************************************************************************************************

    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故事之一,或许因为艾瑞克森几乎每回说到这故事时都不忘加上一句:"史德奈,你对这个故事一定特别感兴趣。"只不过,我曾经困惑好长一段时间,即始终找不出艾瑞克森传达给我的特殊讯息。最后,我终于悟出了两项重点:

    每一项重点是:我可以学着掌控个人的思想、工作精力,甚至如焦虑之类的情绪症状。这种掌控能力并非来自意志力,而是应设法找出能够促使我"开始与中断"的刺激因素。接着,我还必须利用机会勤加练习"开始与中断"的能力。

    第二项讯息则是基于艾瑞克森在文中说出的关键语:"相信各位成长过程中,始终认为进行排尿时势必要排干净",在杰佛瑞。西格编撰的《与艾瑞克森进行一场教育研讨会》(AtenchingSeminrWithMilionErlickson)一书中,这故事的版本稍有不同--艾瑞克森额外附加了几句话:"她所需要知道的不过是她有能力在任何时候(只要找出正确的刺激因素)中断排尿。"以及"在成长过程中,我们总是认为自己必须完成任务。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不见得非要一股作气地完成任务。"这几句话充分阐述出第二项重点。我发现如此态度对于完成写作之类的工作极有帮助。强行设定自己必须一气呵成的不自由感受很容易阻碍突如其来的灵感与创造力。跟随个人内在律动,一再"开始与中断"才是完成任务的更有效方式。

    以我个人的经验而言,这故事在协助个案克服障碍方面(例如写作瓶颈)深具疗效。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