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冷眼相送习李踏上新征程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2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中国经济由高速调整到中速,有利于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过程中没及时解决的夹生饭问题得以妥善的解决。从而,提高整个国民经济的资源配置效率,使经济结构更加合理。与此同时,建立透明公正的民主法治政府,并增强政府的社会保障功能,进一步体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经济指导总方针。要知道,计划经济是倒行逆施的经济发展模式,市场经济是顺风顺水的经济发展模式。而且,二者在人权的格调上更是大相径庭,相去甚远。我们为什么要进行改革开放?毫无疑问,经济方面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破除旧的计划经济,树立新的市场经济,把外行官员搞经济的畸形状态扭转为内行企业家搞经济健康状态。而且,只有全面而彻底地破旧立新,生产力才能释放出来,生活水平才能持续提高,综合国力才能得以增强。回想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经历,也充分印证了这个普遍的道理。所以,改革开放不能止步,必须全面深化,尤其在下一个三十年。现在,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愈来愈感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面对艰险的格局,连李克强总理都这样感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深的水我们也得趟,因为别无选择,它关乎国家的命运和民族的前途。并强调,我们要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决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轻,更不能搞变相游戏。 

        2013年1月5日,习近平同志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在论述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时,明确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这几天,微博上对“两个不能否定”有不少议论。其中,有个别经济学家和法学家指出,“两个不能否定”是明火执仗地否定改革开放。对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二研究部副主任齐彪先生给出了三点说明:其一,“两个不能否定”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其二,“两个不能否定”进一步明确了维护党的历史、巩固党执政根基的重点问题;其三,“两个不能否定”是进一步统一对党的历史的认知,把全党全国人民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下、走向未来的重要思想基础。尽管在“两个不能否定”的认识上社会不同层面存在这样那样的分歧,我个人是倾向于这样的粗浅看法:习近平的“两个不能否定”,实质上与“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脉相承,是“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又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翻版。而且,这个刚出来的提法,既符合邓小平自称为一个发明的“不争论”主张,也可以避免左右之争撕裂整个社会的危险。当然,两个不能否定,没有回避矛盾和问题,尤其没有回避“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等重大失误和严重错误。换句话说,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与改革开放后三十年,都是社会主义探索。只不过,毛泽东的计划经济遇到了挫折,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收获了成功。大家都知道,失败有失败的教训,成功有成功的经验,二者都是社会主义不断前进的宝贵精神财富。如果全盘否定毛泽东,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了坚实前提;如果全盘否定邓小平,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就没有光明未来。在这里,我们不能把社会主义等同于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只是一种经济模式。而且,经过实践的检验,已经彻底失败了。也就是说,计划经济的失败,并不代表社会主义理想的破灭。而且,社会主义理想已经在改革开放时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实现。总之,毛泽东确立了社会主义理想,邓小平充实了社会主义理想,二者前后一贯,并无矛盾对立。更进一步讲,如果在“两个不能否定”玉成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能够在坚持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的同时,顺应时代潮流,满足人民迫切需要,坚决体现开放性发展性包容性,那么,“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现代社会共识才能得以落实,社会主义与改革开放才能和谐相处,进而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花开满枝,硕果累累”。

        在中国,绕开执政党说事似乎没有多大意义。试想,如果整个社会重起炉灶,那将是一个万劫不复的局面。要知道,中国从罪孽深重的文革时代脱身也不算太久,现在的情况可以说一天比一天有进步,尽管伴随着这样那样的矛盾和问题。过去,封闭僵化,结果乱了阵脚,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老百姓连肚子都吃不饱。可以说,既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治理国家的大政方针违天道逆民意,从上到下漆黑一片。不幸之中万幸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思想解放,拨乱反正,以邓小平和陈云为首的执政党部分恢复了老百姓的生存发展权利。这样一来,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价格逐渐放开,民营企业有了发展空间,国企改革经过抓大放小收缩了战线,加入WTO,农村医疗养老保障,等等,使中国经济焕发了一波接一波的活力。毫无讳言地说,无论是资源配置效率,还是老百姓生活水平和综合国力,都有了极大的提高。与三十年前相比,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说到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小有成绩的经验,就不能不提到执政党始终不渝的渐进战略,不能不提到政府在放权让利方面的正确决策,不能不提到有限但有效的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如果从未来三十年的视角看,执政党极有可能还会继续目前这个大好局面,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在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基础上,铸就根植于全体人民心中的中国梦。更进一步说,国企的民营化.银行的商业化.财政的民生化.土地的私有化.城乡的一体化,等等,不论以哪一个为突破口,关键是决心和魄力,而不是细致入微或完备无缺的什么方案。也就是说,说比不说好,干比说还好。前一阵子,李克强总理不是也讲了,改革贵在行动,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而且,还要壮士断腕。近期,无论是习近平指出的“宏观政策要稳住,微观政策要放活,社会政策要托底”,还是李克强提出的“说白了,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可以说这个大方向已经明确了,而且千真万确,毋庸置疑。下来,就看选择什么突破口,如何真抓实干。道路尽管曲折,前途依然光明,我们祝愿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黄金搭档的新一代执政党能够能够继往开来,稳扎稳打,踏上又一个新征程,开创又一个新局面。记得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有一段话说得非常到位,那就是:跟美国、欧洲和日本人比起来,中国人民是最能干的,老百姓极少需要政府帮忙。政府有这样的百姓,堪称世界最幸福的政府。只要人民负担不十分过分,中国经济就会一片繁荣。如果中国政府可以退后一步,给人民更多的自主权,十五年之内,中国必将成长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实,政府权力配置资源多做减法,市场运行配置资源多做加法,不光是谢国忠先生的看法,更是经济学家这个群体的共识,希望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黄金搭档的新一代执政党英明决断,有所借鉴。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