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既得利益与新增利益分析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2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对于既得利益与新增利益的分析,我先谈一下刻骨铭心的个人经历,然后就当下改革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1998年,我开始着手从物理学向经济学转型。接着,在2001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放弃了去高中当物理教师,决心闭门攻读经济学。中间,在2005年由于长期自学的苦闷和家人一再的反对,大病一场。病愈后,经过2006年.2007年和2008年的继续努力,于2009年至2013年在人大经济论坛.天涯经济论坛.草根网等网站名声大噪,取得成功。可以说,物理学就是既得利益,经济学就是新增利益,而为了放弃既得利益,做大新增利益,我用了整整十五年的时间,其间还有压力过大而生命之火熄灭的风险。如果在大学毕业时我去当高中物理教师,那么到现在不但有可能获得高级教师的职称,而且还可以获得丰厚的收入,进而提高整个家庭的生活水平。但是,我却把自己的十五年大好青春奉献给了经济学,志在用经济学来启蒙社会影响政府。作为一名独立经济学家,艰难而光荣,在付出很多的同时,也收获了更多的声誉。而且,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坚信一定会迎来硕果累累的收获季节。更进一步讲,熟悉的读者不会惊讶我的经济学成就,而会为我在经济学上的幸运而感到欣慰。毕竟,先苦后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说实在话,我之所以能够从物理学到经济学转型成功,并提出三大经济学理论创见和创作两部拙著《中国经济如是说》《人生经济沉思录》,主要是因为我当时开始转型的时候,年纪轻,冲劲大,偏好风险,初生牛犊不怕虎,再加上强大的毅力和殊胜的机遇。可见,要克服既得利益,扶植新增利益,并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千曲百折。甚至,运气不好,准备不足,还会吃败仗。

           上面讲的是侥幸成功的经历,下面简要介绍一下我失败的经历。在2013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在恩师白永秀教授的支持鼓励下,打算从独立经济学家转型做区域经济方面的咨询师。结果,经过六个月的艰苦努力之后,由于种种不适应而放弃。尽管有三五年的转型空间,但是从灵魂深处已经厌恶风险,不愿意为咨询师而放弃独立经济学家。在这里,做独立经济学家就是既得利益,做咨询师就是新增利益。之所以这一次新增利益没有持续做大的可能,主要是因为我已经无力承担风险,提心吊胆,害怕转型失败,耽搁做实独立经济学家的大好机会。极有可能,我自己从心态上已经不年轻,不乐意再进行一次重大的自我挑战。

            从我正反两方面的经历来看,中国当下的改革更难。如果决策层偏好风险,可能会克服既得利益,扶植新增利益,侥幸取得阶段性成功;如果决策层厌恶风险,很可能就毫无进展,甚至出现改革倒退。所以,我对改革的期待是不怕慢,就怕站。也就是说,改革是战胜重重困难,从风险的世界中冲杀出来的,等待就是倒退,千万要不到。要知道,双轨阶段是不得已而为之,必须尽早结束,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而且,封闭僵化不可取,改革开放要并举,厘清公私靠法治,市场经济造繁荣。我看,还是约翰 .梅纳德 .凯恩斯说得好,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哲学家之思想,其力量之大,往往出乎常人意料。事实上统治世界者,就只是这些思想而已。许多实行者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却往往当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之奴隶。狂人执政,自以为得天启示,实则其狂想之来,乃得自若干年以前的某个学人。我很确信,既得利益之势力,未免被人过分夸大,实在远不如思想之逐渐侵蚀力之大。这当然不是在即刻,而是在经过一段时间以后;理由是,在经济学以及政治哲学这方面,一个人到了25岁或30岁以后,很少再会接受新说,故公务员、政客、甚至鼓动家应用于当前时局之种种理论往往不是最近的。然而早些晚些,不论是好是坏,危险的倒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最后,我们来听听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先生的精彩分析:我们对改革要持一种开放的理解心态。我们的经济改革为什么能够推行下去?这是改革者的策略问题,就是要在既得利益之外培养新的利益,用新利益来克服老利益。回溯历史,在改革早期,因为城市既得利益比较强大,领导层首先进行的是农村改革。在毛泽东时代,农村基本上被体制所隔离。尽管农村改革也有阻力,但这些阻力因为不是体制的主体,改革的阻力比较小。这是农村改革很成功的主要因素。农村改革的成功为城市改革奠定了一定的物质和制度基础。在城市改革开始后,因为国有经济部门既得利益比较强,所以,改革者先不动国有部门。国有部门的改革,只是政府向企业的分权,或者中央向地方的分权,可以说是一种体制内部改革。如何培养新利益?领导层就容许在国有部门之外逐渐发展出非国有部门来,其中既包括私营经济也包括外资经济。随着他们的成长,国有部门自然感到压力,等到时机成熟的1998年,国企开始全面改革。成长起来的非国有部门既可以接受部分破产国有企业的资产,也可以为国企下岗工人提供很多工作岗位。很多人往往认为,既然改革的阻力在于既得利益者,那么就要针对他们,剥夺他们的利益。但是前面的经验告诉我们,先不要急于不切实际地触动既得利益,期望一下打倒既得利益者,甚至断了他们的后路。任何一个层次的改革,如果其操作者持这种思维的话,改革注定要碰壁。这是革命而不是改革的思路。改革是要在现行的既得利益之外,培养出新的利益来,同时对既得利益者要逐步改革,改变他们追逐利益的方式。等到新的利益培养出来之后,再动既得利益,效果就好很多。新利益一方面对既得利益构成了压力,另一方面也能消化改革既得利益所产生的成本。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