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对林张之争的一孔之见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3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1]林毅夫,双向逻辑,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成就新结构经济学;张维迎,单向逻辑,西学为体西学为用,捍卫中国市场经济。所以,我虽然可以站在林毅夫的角度理解林毅夫,但是鉴于中国经济的具体困境,我更乐意站在张维迎的角度批评林毅夫。这里需要提醒的是,林毅夫先生的新结构经济学存在硬伤,那就是他在选择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同时,没有解决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的问题。也就是说,在新结构经济学的架构中实现了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联盟,不仅没有考虑到二者的逻辑起点明显不同,而且没有考虑到如何有力防范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要知道,在当下中国,有为政府不必然解决市场失灵,还有可能扭曲市场,造成市场失灵。毕竟,在法治不彰和道德缺失的情况下,有为政府更可能是市场经济之祸,而非市场经济之福。

    [2]中学为体中学为用,已属旧;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过渡;西学为体西学为用,方为新。1830年以前,是旧时代;1830到2012年,是过渡阶段;2012年以后,是新时代。从这个角度讲,林毅夫已经落伍,被新时代所淘汰,而张维迎适应了新时代,终将引领新时代。所以,我强烈呼吁全中国年轻人,要远离林,拥抱张。要知道,林毅夫把改革开放前三十年这个过渡阶段的发展经验提炼为新结构经济学,目的是固化并延续这个过渡阶段。可以说,他反动就反动在这里。毕竟,中国经济要转型升级,就必须赶快结束或抛弃过渡阶段,迎接新时代的到来。只有如此,才能摆正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真正开启有效市场与有限政府之最佳搭档的新时代。毋庸讳言,林毅夫先生的新结构经济学强调有效市场有为政府,但是他的这个有为政府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心肠的坏政府。那么,既然是坏政府,好心肠如何而来?说白了,这种所谓的好心肠必然夹带私货,从而不是成就了市场,而是扭曲了市场。所以,我主张政府应该恪守本分,力争做好有限政府,而绝不是什么有为政府。要知道,大卫休谟曾经说过,人性本恶,因而每一个进入权力机构的人都有可能是无赖。

    [3]大家都知道,林毅夫先生是经济学界的大反派。当经济学界在国企改革上取得产权清晰的共识时,他跳出来说要为国企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当经济学界普遍认识到政府退出市场的迫切性时,他则为政府干预提供貌似强大的理论支撑;当经济学界对中国经济持续增长表示深度担忧的时候,他放出了中国经济还能保持8%增长二十年的大卫星。

    [4]林毅夫先生从现象到现象,貌似丝丝入扣,头头是道,实质上漏洞百出,不堪一击。譬如,林毅夫先生说,我想,理论是为了帮助我们认识世界,但更重要的,希望从这种认识,去改造世界。要改造世界,在现代化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中国的知识分子是追求中国的现代化。但是实际上任何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跟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一样有抱负,是为了帮助他们国家的现代化。但是从绩效来看,200多个发展中经济体,真正实现他们国家社会现代化的,非常少。原因在于什么呢?因为我们太相信主流理论。主流理论来自于发达国家,这种理论在发达国家本身就不是说不变的真理。因为它是不断被扬弃的。也就是说,他对发达国家的现象,不见得就都能解释。这是主流理论拿到发展中国家来看,更容易出现“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现象,经常会出现“好心干坏事”的现象。说句实在话,林先生的观点恕我不能苟同。现在,我就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新结构经济学这个理论包裹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这些东西来自哪里?有没有出现“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现象?有没有出现“好心干坏事”的现象?请如实回答,不要回避。

    [5]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张更多看到了问题,林更多看到了成绩。如果认定问题是主要的,那么张就占了上风;如果认定成绩是主要的,那么林就占了上风。而且,站在张的角度,包括西方经济学在内等西方先进文明都是普世价值,值得中国学习借鉴;站在林的角度,包括西方经济学在内等西方先进文明不是普世价值,根本就不适合中国,中国应该从实际出发探索自己的道路。其实,中国建设现代化,首要任务就是必须用现代化科学思想武装中国人,而现代化科学思想是西方先进文明,不是中国本来就有的。中国有句古话,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夜郎自大,闭门造车,没有出路。而且,改革开放三十五年的实践反复证明,只有引进消化西方先进文明,中国才能除弊兴利,民富国强。当然,学习借鉴西方先进文明,是博采众长为我所用,中国人有自己的创造性发展,不是机械模仿,不是全盘照抄。

    [6]读罢“林毅夫:中国学术界不能只引进”,强烈感觉到,岁月不饶人,林先生还是老了。昨天晚上,我想了好长时间,得出结论,水落石出,说假话没意义。而且,张先生是真实的,彻底的,理性的,一个真正的学者,而非帮闲的政客。当然,林张二位先生之间的争论也有历史了,而我长期作为旁观者相当幸运,无论是林,还是张,都是师长级人物,值得学习尊重。需要说明的是,鉴于本人学识浅陋,评论定有失当之处,万望多多见谅。

    [7]在人大经济论坛,大大鸟说,张维迎是坚定的、纯粹的、彻底的市场经济倡导者,他主张中国实行彻底的市场经济,政府尽最大可能的退出资源配置领域,危机通常是政府干预的结果,林毅夫是一个折中主义者,承认市场经济的主体地位,同时也指出政府可以在市场进行资源配置时发挥必要的干预作用,因势利导;wcy2011说,有争论是好事,不必给任何一方扣大帽子,只需仔细思考他们观点里的逻辑自洽性和是否能对现实进行解释就好;yuye001说,如果学术只是为了给当前的集团利益捉刀代笔,而非探寻社会活动规律与现象的实质,是经不起时间验证的;lusongxin说,想到以前看到的杨小凯在经济学季刊上对林毅夫后发优势的回应,中国有不少经济学家,不是缺乏经济学素养和训练,而是缺少必要的良知。

    [8]在新浪微博,Bach108说,林老师和张老师都看到了世界的不完美,不过林老师将其放在一般均衡的角度看,张老师则从局部均衡的观点看。所以,林老师的更有说服力;幸福来敲中国门说,与学者苗实一样坚信张维迎先生之理论,经济学本就没有对错之分,只有派系之分,观点不同罢了,无需纠错;Eric_Aldridge说,孰对谁错,不想评论,经济学的论断,只要自圆其说,有一定的理论根据就行,张有张的观点,林有林的看法,有争论,才有真理的出现,争论是找到真理的最好途径,张维迎是我比较喜欢的经济学家之一,他敢于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qxy秦晓勇aa说,中国怎么能够维持35年年均9.8%的高速增长,那是因为改革开放走的是市场化1.0版本,现在需要升级啦,要2.0啦,张所言乃2.0也,不能说张林谁对谁错,只能说谁的观点更适合当下;小炜子历险记说,林毅夫断章取义,欺骗不懂经济学不懂经济史的老百姓而已,大家找找东亚模式和供给学派的资料,就知道谁有道理了;威思礼程说,大部分观战的网友甚至媒体人都出于各自左右立场来进行评价,反而看不到林先生多年来是一直认认真真的作学问,根据客观的数据和研究逻辑来进行问题分析,相反,张维迎先生虽然也令人尊敬,但是这么久以来基本上没怎么从事学术研究,而是过分地成为一名纯粹的公知,根据“良心”和激进的心态来陈说观点;冷月孤星风萧萧说,众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林老师的观点,基本还是建立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的,较少完全是基于belief, ideology之类,这一点上,张维迎是不能望其项背的,张维迎的新自由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色彩太浓厚,偏信教条,不重实证证据,作为牛津的博士,这很不应该;战爷99王镇说,年均9.8%的高速增长,带来的是越来越高的房价,越来越恶化的环境,越来越低的道德底线,越来越畸形的官民关系,越来越奇葩的基尼系数,当然,对于某一部分人,这30年就如同在天堂一般;手机用户3282271635说,林毅夫,你能说说那9%的GDP是靠什么来的吗?有多少科技含量,有多少人文含量,有多少环保含量,有多少可持续发展含量,有多少和谐含量?印票子,盖房子,挖洞子,排污渍,烧煤子,哪一样是远见卓识的发展?看见干枯的渭水了吗?看见遮天的雾霾了吗?像个败家子一样祸害完,再像个嫖客一样拔腿出门移民;junli6363说,林毅夫只看到效率,忽视了效用,缺乏经济学的人文关怀,张维迎回到了效用,回到了经济学的“合理性存在”问题;FJ辉NJ说,张教授看到现在所缺的,林看到过去好的;再当杯酒言欢说,欣赏林毅夫教授对于研究方法的强调,观点的形成与阐述应符合三个特征,可靠的数据支持,自洽的逻辑论证,可证伪的明确结论,不管是自然科学研究还是经济学争论,都须有这样的标准,否则只能视为神棍玄学,但国内这些年所见,多是空洞的观点立场之争,而少有严谨求实的学术讨论,不能不说是遗憾。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