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或许还可以给民间经济学家多一点理解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5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写文章,有的是摆事实讲道理,有的是归纳总结后提出自己的见解,有的是用数学加以证明自己的命题,有的是用数据支撑自己的观点,等等。依我看,写文章应该不拘形式,根据个人的特点,尤其是知识结构的实际或思想活动的习惯,去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在上面列举的哪几种方式,都是允许的好方式,只要个人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就行。有的人,看重定性就抬高定性,而有的人,看重定量就抬高定量。其实仔细琢磨,这两种研究各有所长,没有必要分个高低贵贱出来。最近,有个叫刘晨茹的第一财经电视评论员撰文指出,道有道的高度,术有术的实用,艺有艺的通俗。能把道、术、和艺都做好的,那堪称大家。但如果做不好,就在各自的领域做到极致,且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经济学界做到原创严谨不抄袭,机构研究做到严谨实用,财经评论做到德艺双馨,则足矣。在这里,我苗实补充一点,一篇好的财经评论,离不开原创给力,离不开主题鲜明,离不开逻辑清晰,离不开通俗易懂。而且有时候,道术艺具足。

        她还说,如今活跃在财经评论界,最高产、最知名的那些人,理论水平其实参差不齐。有许多民间“经济学家”(肯定也有高手,扫地僧之类),大多数属于一种技艺。简单来说,就是杂耍的能力,胜过真正的实力。其中不乏点击率很高,且很受追捧的财经评论家。但你翻开他们的文章或者观点,却很少有严密逻辑的论证,更不用谈数据的支撑,就算有,很多都是经不起商榷的“断数取义”。但是,一般都会取一个吸引人的标题,加上简单、通俗易懂的论证,绘声绘色甚至耸人听闻的描述,有时候,也会利用爱国主义、民粹主义,吸引大家的支持。这与其说是财经评论,还不如叫财经段子手。当然,经济学需要普及。在中国财富急剧积累的今天,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需要财经知识的补充。你让大家都去看经济学论文,或者机构报告是不现实的。必须把这些精华的东西,做成色香味俱全的菜,端给更多需要的人。但是色香味俱全,不能没有营养,更不能使用地沟油和有害添加剂。所以,如何保持财经评论的色香味,又要有营养,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上坡难下坡容易,如果在练就了九阳神功后再练其他武功,会容易些。所谓把内力练足,再去考虑招式如何动作优美,如何能被大众接受。如果反过来,有些水袖功夫,哗众取宠,很难作出真正好的作品。总体讲,我苗实支持她上述的立场。不过,她实在是低估了民间经济学家的实力努力耐力张力。一个民间经济学家,同样是学道守道弘道,即道不可须臾而离也。更进一步讲,既然是修道,实质上是修心,而只有在经历艰难困苦之后把心端正了,实力自然拥有,努力必有成果,耐力获得掌声,张力奉献社会。大家都知道,民间经济学家都是体制外学者,不是铁饭碗,是家庭供养自带干粮,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个人的要求或约束是相当高的,不是随随便便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民间经济学家。即便你坐拥书城,学富五车,但是你如果没有沉下心来安贫乐道的大智慧和硬功夫,你仍旧做不了民间经济学家。或者说,没有高士的境界,没有学痴的学养,没有信者的坚定,没有智者的通达,而要以民间经济学家的身份有所造就,那更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当然,其中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那就是你要做好民间经济学家,你必须尽早顺利完成游说家人并取得家庭的理解支持这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硬任务。南怀瑾先生说,中国原来的知识分子读书的目标呢,是求学问,包括作人做事、身心修养等等一切的学问,凭兴趣来的,玩味一辈子,人格平等独立的,同谋生是两件事。不像现在人读书,都是为了谋生。可以说,民间经济学家就是这种做学问的知识分子。至于民间经济学家这个头衔以及所赢得的名望,同商人取得的财富一样,理所应当。记得洛克菲勒在给儿子的一封信中说得非常好,约翰,我今天的显赫地位,巨额财富不过是我付出比常人多得多的劳动和创造换来的。我原本是普普通通的常人,原本没有头上的桂冠,但我以坚强的毅力、顽强的耕耘,孜孜以求,终于功成名就。我的名誉不是虚名,是血汗浇铸的王冠,些许浅薄的嫉恨和无知的浅薄,都是对我的不公平。我们的财富是对我们勤奋的嘉奖。让我们坚定信念,认定目标,凭着对上帝意志的信心,继续努力吧,我的儿子。

        最后,我觉得她下面这段话还是非常精彩的(尽管窃以为财经评论有其独立性,同样是浓缩的精华。),现摘录如下以飨读者:如果说真正的经济学领域是小众的,机构研究领域基本只在金融圈一个相对小圈子里(尽管掌管着中国几十万亿可投资资金,还是个小圈子),财经评论,就更面向大众。从传播学的角度,越面向大众,就要更用大家可接受的语言。比如你让一个普通人去啃lucas的论文,尽管我告诉他这是顶尖的好东西,对他来说会觉得味如嚼蜡。别说lucas论文,让他去看券商报告,我想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最精华、最浓缩的东西,往往让普通人难以接受。所以,要让大众接受,就必须把经济学掺水,加调料,稀释成机构研究报告。把机构研究报告,再掺水,加调料甚至香精,做成大众喜闻乐见的财经评论。这就好比香道界的“香”、“香粉”、和“香水”的区别。如果从知名度来说,往往“香水”会远超过“香”。龙涎香有多少人听说过?但香奈儿五号香水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再比如在中国,叶檀的知名度,肯定超过让.梯若尔,甚至超过凯恩斯和弗里德曼(当然,肯定超不过马克思)。但是论影响力,我想这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事情,甚至是差许多许多数量级。就像《穿prada的女王》里一个经典桥段。安迪对米兰达说,她看不出这几种腰带颜色有什么不同。米兰达用酷酷的语言,告诉她身上穿的那件蓝绿色的毛衣的颜色,最早是由哪位设计师首先引进的。所以,影响力,很多时候不是简单的知名度或者粉丝数量可以衡量。中国知道凯恩斯的人可能不足1%。但这位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家之一(同时也是位热衷炒股票的英国人),基本影响了近百年来所有国家的经济政策,我们每个生在地球上的人都逃不过。可以说,在这个星球上,你可以不受马克思影响,但除了朝鲜及某些原始部落以外,想不受凯恩斯影响很难。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