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经济学之厉以宁与文学之贾平凹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2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中国经济学界,有个四老四少(即四老有刘国光.董辅礽.厉以宁.吴敬琏,四少有魏杰.樊纲.刘伟.钟朋荣)的说法,想必大家都不陌生。现在我要问,四老四少的作品是文学作品吗?因为,在某些人眼中,没有数理模型的经济学作品,就应该归之于文学。其实仔细琢磨,这是一种莫大的误解。

        贾平凹先生在其文学著作《老生》发表后说,他非常赞同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文学表现社会集体无意识”的论断。也就是说,文学是一种独特的文字创作方式,塑造人物,构造情节,建造故事,社会集体无意识。那么,请读过四老四少作品的朋友回想一下,他们的作品符合文学的这个特征吗?显然不符合,因为他们的作品恰恰是社会集体有意识,捍卫市场经济,批判计划经济,打破旧体制旧机制,建立新体制新机制,更不是塑造人物构造情节建造故事。可以说,我的作品是四老四少诸位先生之作品的延续,同是经济学作品,而不是文学作品。甚至,与文学根本不相干,它们分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层面或范畴。

        先前,我说过希望自己的文章,如果幸运,可以被选进语文课本,以便让学生们学习了解一下中国经济学界的相关状况。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语文学科不等于文学,它是一门囊括万物包罗万象的基础性学科,语文学习亦应是一种全景式的多元化的多方面的学习。其中,既有人文科学,又有社会科学,更有自然科学。有不少人还更为具体地说,没有数理模型的经济学作品是散文。我看,还是又一个误解。杨朔也好,朱自清也好,郁达夫也好,梁实秋也好,林语堂也好,鲁迅也好,周作人也好,等等,他们的散文,形散而神不散,我在高中时期都读过,无论从视角从内容从风格,与四老四少以及我本人完全不同。说白了,散文是文学的支流,与诗词歌赋以及小说,等等,同为文学。

        贾平凹先生还说,我有使命不敢怠,站高山兮深谷行,风起云涌百年过,原来如此等老生。一个作家所擅长的东西有限,写东西未必写给全部人,不可能达到大家都满意(的程度)。而且,每代人与每代人的情况不同,作为我那个时代的作家,我希望把自己了解并且想表达的东西写出来,完成我的(心愿)。对于这一点,我苗实相当认同。可以说,我创作经济学作品,与同为老陕的贾先生一样,那骨子里的实诚劲,实在是没得说。我想,凡是认真阅读过我的系列作品的人都会深深地感觉到。

        下来,我们不妨把厉以宁先生与贾平凹先生对比一下。更直接一点,我们就把厉以宁先生的经济学作品与贾平凹先生的作品做一对比,譬如厉先生有经济学作品《非均衡的中国经济》,贾平凹先生有文学作品《废都》,只要用心读,它们明显不在一个圈子里,一个是纯粹的经济学分析,一个是纯粹的文学描述。或者说,毫无疑问,他们两位先生,一个属于经济学界,一个属于文学界。试问,在中国经济学界,谁会把贾平凹先生视为同仁?或者说,在中国文学界,谁又会把厉以宁先生视为同仁?不用说,两个问题的答案一样,就是四个字,根本不会。《非均衡的中国经济》1998年被评为“影响新中国经济建设的10本经济学著作”之一,本书从政府、企业、市场三者关系来分析,在经济非均衡条件下,市场调节的局限性十分突出。主张加速企业运行机制的改造,发挥政府在商品市场配额调整和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秩序中的主导作用,使中国经济逐步从非均衡状态转向均衡状态。《废都》获得法国著名的费米娜文学奖,本书以历史文化悠久的古都西安当代生活为背景,记叙“闲散文人”作家庄之蝶、书法家龚靖元、画家汪希眠及艺术家阮知非“四大名人”的起居生活,展现了浓缩的西京城形形色色“废都”景观。作者以庄之蝶与几位女性情感的纠葛为主线,以阮知非等诸名士穿插叙述为辅线,笔墨浓淡相宜。在诸多女性中,唐宛儿、柳月、牛月清为他塑造最为成功也最倾心的鲜明人物。在这些充满灵性、情感聪慧而富有古典悲剧色彩的人物身上,体现出作者至高的美学理想。当然话说回来,更为简单一点,有心之人也可以把我本人的文章《我的三个理论创见》或《我的三个经济学新思考》与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比较阅读,不难发现,一个属于不折不扣的经济学类,一个属于名副其实的散文类。

        看了本文后,人大经济论坛有位网友yanchongwang回帖称,有人把没有数理模型的经济学文章归为文学了么,文学界可不要这些文章,文笔太差。有数理模型的经济学文章想被人归到数学界去么,数学界可不接受,嫌太简单丢人。有没有数理模型,都老实在经济学圈里待着吧,跑不了。我回复道,这话实在,我爱听!再一个,正如复旦大学资深经济学教授宋承先老先生所言,每个经济学学派有三大构成,其一是方法论(包括哲学基础.分析方法和分析工具),其二是主要的理论观点,其三相应的政策主张。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