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不经寒彻骨,怎得扑鼻香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4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不要怕没有成就,天天做,月月做,年年做,劳逸结合,长期坚持下去,就是成就。如果能够一生如此,就是大成就。可以说,人有玩玩耍耍的时候,有好好学习的时候,有恍恍惚惚的时候,有勤勤恳恳的时候。而且,还不能排除各种干扰或扭曲。但是,只要能够于曲折的前进路上,踏踏实实,克服万难,一直走下去,就是好样的,尽管有过大小中断,尽管有过轻重病痛,尽管有过长短挣扎,尽管有过深浅煎熬。我相信,不要说世界,就是中国,这样能够坚持的人都不在少数,按照最少25%算,都有3亿多人。其中,包括工农商学兵等等各行各业。那么,一个人如果有点成就,也是自己辛辛苦苦熬出来的自然结果,首先不能骄傲,要保持平常心。譬如,我的父母,都是农民,苦干了多半辈子,肯定成就很大,尤其在维持这个小家庭方面。但是,他们早已经看开看淡,认为所作所为是做人的本分,平平常常,大家都是如此。而且,只要家里人都平安,就是福分。至于功成名就,有的话,当然可以心里高兴;没有的话,也不放在心上,无所谓。

            不少网友,对同一个问题相当感兴趣,那就是,苗实先生,您是如何成为经济学家的?可以说,这个问题不是很复杂,甚至我苗实回答起来还很简单。今天有空,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二十年前的某一天,我苗实凑巧遇到一位长胡子老者,他说我听人说你喜欢读书,现在我这里正好有一本书,赠送给你。我苗实说了一声,谢谢。老者笑了笑,就离开了。我苗实随后正眼一看,是一本薄册子小书,正好二十页。第一页,是萨缪尔森;第二页,是科斯;第三页,是马克思;第四页,是哈耶克;第五页,是刘国光;第六页,是董辅礽;第七页,是厉以宁;第八页,是吴敬琏;第九页,是魏杰;第十页,是樊纲;第十一页,是刘伟;第十二页,是钟朋荣;第十三页,是白永秀;第十四页,是林毅夫;接着三页,是a其他,b其他和c其他;最后三页,是a空白,b空白和c空白。回家后,父亲对我讲,你是读书的材料,就这本书而言,每一页就读一年吧。至于会怎样,就看造化了。我苗实回答道,也好,就这样,一定好好读。结果,经过这么多年的苦读之后,有了一家之言,就自然而然成为经济学家了。当然,这个过程,不是一帆风顺,而是艰难曲折,甚至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不要小看读书,表面上平平静静,实质上沧海横流,有许多人坐不住冷板凳,坚持不下去,就半途而废了,甚至有的人没有把握好劳逸结合,命丧黄泉。

           法国杰出的启蒙思想家卢梭就讲过他的治学心得,“我本不是一个生来适于研究学问的人,因为我用功的时间稍长一些就感到疲倦,甚至我不能一连半小时集中精力于一个问题上。但是,我连续研究几个不同的问题,即使是不间断,我也能够轻松愉快地一个一个地寻思下去,这一个问题可以消除另一个问题所带来的疲劳,用不着休息一下脑筋。于是,我就在我的治学中充分利用我所发现的这一特点,对一些问题交替进行研究。这样,即使我整天用功也不觉得疲倦了。”可以说,我苗实之治学恰好与卢梭有相似之处。不过,我现在还是非常注意休息,化整为零,循序渐进,尽量不拿住自己。否则,陷于被动,容易疲劳,难以坚持。

            我苗实接触笔已经有三十多年,而真正对笔有感觉能够掌握笔也已经有二十多年。实话实说,等到真正用笔写自己的文章,最多六年时间。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我苗实与笔特别有缘,自己除了读读写写,亦别无所能。记得是在人生最困难的时候,是笔把我苗实解救,让理想绽放光芒。如果没有笔的强力一推,我苗实的人生极有可能就是另外一番惨淡的场景。当然,在感恩笔的同时,还有感恩家庭的理解,老师的教诲和网友的点拨,特别是父母亲为了我苗实更进一步,他们太辛苦了。说真的,没有父母的巨大奉献,我苗实不会有今天;没有父母的鼎力支持,我苗实不会成名成家;没有父母的循循善诱,我苗实不会如此智慧;没有父母那片绿叶,我苗实这朵红花不会那么光彩夺目。想起过去这十几年闭门读书的日子,尤其是刚开始那三五年,我们相互之间不理解,再加上外界的压力(包括各种冷嘲热讽,那种话语,那种眼光,那种氛围),没有少发生矛盾,没有少发生摩擦,没有少发生争吵,真是不堪回首,简直太痛苦了。可以说,在当时,自己闭门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让父母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我苗实太自私了,事后觉得应该深深忏悔。毕竟,一个大学物理本科班毕业生(2001年),放着好好的高中教师不当,即放弃这个铁饭碗,一心闭门在家,攻读经济学,这本身在当地就是个爆炸性新闻,那个反射回来的力量,尤其是负面的猜测和评论,如暴风雨般袭来。而且,一阵接着一阵,无丝毫削减,就这样在我家上空笼罩了好多年,好多与父母,特别是与父亲相关的亲戚朋友,议论着,笑话着,不断被传播,臭不可闻。至于这个压力有多大,我苗实2005年得了一场大病就是明证。需要说明的是,我苗实那时候身体很好,就是由于思想压力过大,以致于头痛加剧,不思饮食,延误多日,卧床不起。病愈后,父母不再给我苗实传播各种压力,而是他们独自承受。从那以后,我苗实更用心了,更专注了,更努力了,更宽容了,又是8年的苦读。直到2013年,我苗实写了两本书(即《中国经济如是说》和《人生经济沉思录》)的信息传播开来以后,才有许多许多人不再笑话,逐渐投之以羡慕的眼光了。与此同时,眼看着外界的压力越来越小,对我苗实的认可度越来越高,父母也不再愁眉苦脸了,笑容更多了。过去,这十几年,我苗实的人生过于浓缩,过于起伏,过于紧张,这是第一次,极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通过这大大小小的折腾,我苗实逐渐领悟到:做大人要像地基一样扎实,不扎实,成不了大人;做书生要像大路一样踏实,不踏实,成不了书生;做学问要像大树一样结实,不结实,成不了学问。

           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说,成绩也好,名次也好,外观也好,别人如何评价也好,都不过是次要的问题。对于我这样的跑者,第一重要的是用双脚实实在在地跑过一个个终点,让自己无怨无悔:应当尽的力我都尽了,应当忍耐的我都忍耐了。我苗实觉得,做一件事情,只要自己认为值得有意义,就要尽力而为,做到无怨无悔。即便没有空间,即便没有地位,即便没有收入,即便没有嘉奖,即便没有荣誉,即便伴有骂声,即便伴有指责,即便伴有误解,即便伴有障碍,即便伴有挫折,即便伴有痛苦,还要矢志不渝,坚持做下去,哪怕不成功,留有遗憾。在这个艰苦的过程中,尤其要警惕各种批评,稳住自己,把事情办好。易中天先生指出,世上没有永远不被毁谤的人,也没有永远被赞叹的人。当你话多的时候,别人批评你,当你话少的时候,别人批评你,当你沉默的时候,别人还是批评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不被批评的人。不要因为别人的怀疑,而给自己烦恼;更不要因为别人的无知,而痛苦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