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是玩索有得,不是玩物丧志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1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网络上,各种玩。有玩网站的,有玩博客的,有玩论坛的,有玩微博的,有玩微信的,有玩淘宝的,等等。就我苗实而言,过去这三五年,主要是玩论坛,原创文章不是很多,但各种文字加在一起已经达百万言。而且,每周甚至每半周都会有新内容,持续性和互动性都比较好。尤其是互动,每场辩论,争得天昏地暗,不可开交。可以说,前前后后引起的轰动此起彼伏,没完没了,由此造成的社会影响力不断扩大。论战绩,发过的帖子,超百万点击的有,数十万点击的也有,数万点击的就很多了。当然,也有点击不足千的。估计,总点击量至少是千万级的,读者群体也极有可能是百万级的。有朋友会问,玩这个不是虚度光阴,浪费生命吗,有啥意思?我苗实只能说,这是误解,还很深。为什么呢?没有论坛,本人就空有满腹学问,无处发挥。也就是说,英雄无用武之地,这样有才能的人,如果缺乏平台,结果只会是白白荒废,如此这般,岂不可惜?所以,网络是草根文化阶层的大救星,一点都没错。为什么我苗实坚持这样玩,还不亦乐乎了呢?一来,是为了加深支持者的理解;二来,是为了消除反对者的误解;三来,是为了吸引中立者的注意;四来,是为了对家人有所交代。当然,更重要的是,把自己掌握的知识通俗易懂地传播给受众,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进步,从而实现自己作为独立经济学家的理想抱负。客观上,我苗实离独立经济学家已经很近了,甚至已经是独立经济学家了。但是,要想在业内拥有良好的口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父亲经常说,人可以得意,但不要太得意;人可以失意,但不要太失意。说实在话,我苗实顶多因自己属于独立经济学家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而小有得意过,但是清晰地记得那只是一瞬间,之后马上就回归常态,规规矩矩了。至于失意,1993年和2005年的时候都有过。而且,2005年那一次过头了,结果大病一场。其实,得意也罢,失意也罢,皆人之常情。不过,坚决不能走极端。否则,势必要栽跟头,吃大亏。

            在刚过去的三五年里,有不少人认为,我苗实这样为各种论坛无收入创作毫无意义,是天底下十足的大傻瓜。其实,不是这么简单。现在,就请听听大科学家居里夫人在她的《我的信念》一文中是如何讲的,抄录如下:我在生活中,永远是追求安静的工作和简单的家庭生活。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我竭力保持宁静的环境,以免受人事的干扰和盛名的渲染。我深信在科学方面我们有对事业而不是对财富的兴趣。当皮埃尔·居里和我考虑应否在我们的发现上取得经济利益时,我们都认为不能违反我们的纯粹研究观念。因而我们没有申请镭的专利,也就抛弃了一笔财富。我坚信我们是对的。诚然,人类需要寻求现实的人,他们在工作中获得很大的报酬。但是,人类也需要梦想家——他们受了事业的强烈的吸引,使他们没有闲暇,也无热情去谋求物质上的利益。我的唯一奢望,是在一个自由国家中以一个自由学者的身份从事研究工作。我从没有视这种利益为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在24岁以前,我一直居住在被占领和蹂躏的波兰。我估量过在法国得到自由的代价。

            南怀瑾先生讲道,我们现在开始研究《易经》,有一个法则要把握住,这个法则就在手边这本书上,孔子研究了《易经》以后说出来的。他这句话很妙,他说:“玩索而有得。”学《易经》最好用打麻将的方式来学它,如果把八卦刻在麻将牌上,摸起来就趣味无穷了。孔子教我们念别的书,都是要持严肃的态度,唯有教我们学《易》,要“玩索而有得”,要天天玩它。我年轻时读《易经》,老师硬叫背,痛苦之至,问他这些话是什么道理,他也不讲,大概他也没弄清楚,只认识书上的文字。自己后来年纪大了,慢慢摸这个东西,就发现需要玩了,最初用象棋子,画上八卦排来排去,后来干脆改用麻将牌。现在一直想改用电脑,可惜没有时间去研究制作,最好能像科学馆的天文仪一样来玩,所以《易经》要“玩索而有得”。要玩什么?玩卦。可以说,我苗实研究学问,进而玩论坛,就是南先生所言,玩索有得,而不是玩物丧志。记得我苗实特别小的时候,小伙伴之间玩捉迷藏,打垒球,弹球等等,既锻炼了身体,又提高了智力,更增强了友谊,也是玩索有得。只不过,后来有了点学问,我苗实才明白这一点。

           春秋时,卫国的卫懿公特别喜欢鹤,整天与鹤为伴,丧失了进取之志,常常荒废朝政。他让鹤乘坐漂亮的车子,比国家大臣坐的车子还要高级,引起大家不满。一次,北方狄族部落侵入国境,卫懿公命军队前去抵抗。将士们气愤地说:“既然鹤享有这么高的地位和待遇,现在就让它去打仗吧!”卫懿公没办法,只好亲自带兵出征。由于军心不齐,结果战败。人们就把卫懿公的行为,称作“玩物丧志”。还有《红楼梦》里面,也有精彩的叙述:那薛公子,亦系金陵人氏,本是书香继世之家。只是如今这薛公子幼年丧父,寡母又怜他是个独根孤种,未免溺爱纵容些,遂致老大无成,且家中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这薛公子学名薛蟠,表字文起,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个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景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纪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旧日的情分,户部挂个虚名支领钱粮,其馀事体,自有伙计老家人等措办。寡母王氏乃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荣国府贾政的夫人王氏是一母所生的妹妹,今年方五十上下,只有薛蟠一子。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当时他父亲在日极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十倍。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安慰母心,他便不以书字为念,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代劳。

           当然,上面说的是玩的个体行为。那么,玩作为群体行为,如何看?从经济学角度讲,吃喝玩乐或游山逛景,就是第三产业,可以解决就业,促进增长,优化经济结构,提高经济效率,应该大力提倡。中国旅游研究院(2015年4月)9日发布一季度旅游经济运行分析与上半年趋势预测认为,今年一季度旅游经济运行基本面总体稳定,受国家旅游发展战略影响,旅游领域创业创新更趋活跃。综合考虑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和旅游经济先行指数,对上半年旅游经济运行维持相对乐观预期。预计上半年,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为20.6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7万亿元人民币。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旅游市场需求旺盛,国内市场增长平稳,入境市场继续复苏,出境市场保持高速增长。旅游产业运行结构分化加剧,受相关政策和产业转型期多重因素影响,高星级酒店业和高端餐饮企业景气值仍在低位运行,但经济型和中端商务酒店经营业绩良好。大型在线旅游企业因争夺市场份额导致业绩滑坡,但拥有上游资源和下游客源的大型传统旅游企业业绩增长显著。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