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唯分数唯增长都是病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3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我苗实认为,在中国有两件奇事,实质上得的是同一个病,即把综合的因素看成单一的因素,走向极度片面化,出现严重不良的畸形发展。第一件奇事,是中国教育,唯分数论,分数好就是好学生,否则就是坏学生,这极大扭曲了青少年的身心,非常不利于融入社会,进而改造社会。可以说,青少年健康成长,不是分数能单一说了算的事情,而是综合的因素。分数,只与智商有关。但是,人还有情商,没有情商的训练,同样不能成为一个完善的人。有关研究表明,大凡成功,都是智商与情商相结合的产物,而单一的智商高,或单一的情商高,都极难成功。一个学生,如果出现高分低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情商的缺陷,造成了智商与情商之间失去了应有的平衡。譬如,有的博士除了读书,不会谈对象,甚至在为人处事方面非常欠缺,导致人际关系紧张,不能适应社会需要。所以说,中国的教育应该在开发提升智商的同时,开发提升情商,这样才合理全面,有利于健康发展。我苗实曾经说过,学生考试得个75%的分数,就已经很好了,实在没有必要得什么90%。为什么要留这个余地?就是为了让学生玩好,多看课外书,多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取得全面发展。第二件奇事,是中国经济,唯增长论,高增长就是好,否则就是坏。试问,这造成了什么呢?环境大破坏,资源大浪费,贫富差距悬殊,社会保障低下,政府主导市场扭曲,无视效率公平,等等。更进一步讲,为了增长而增长,付出的代价远远超出了正常范围,除了增长貌似发亮,其他方面有苦难言,漆黑一片。可以说,增长是财富范畴,本质上企业才是真正的财富增长主体,而政府不是。那么,政府是什么呢?政府是社会公共管理主体,譬如宏观调控,市场监管,社会保障,生态保护等等。也就说,增长高低,主要由企业发展的起伏所决定,而与政府关系不大。试问,政府需要做什么呢?搞好服务,在民主法治的约束下,给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让老百姓在文明有序的社会中快乐工作和幸福生活。当我苗实发表了《是弱政府,还是强政府?》一文后,网友伯牙断琴评论道,是弱政府,还是强政府?举一个例子,为了一次APEC会议,在标榜是依法治国的国度,有六个省市超过6万家合法企业,未经任何司法程序,仅仅通过行政文件被停产,这在民主国家是不可思议的事,而在我们国家竟然实现了。事实上,这与市场经济理论严重相背道而驰。谁渺小,谁强大?总之,唯分数论也罢,唯增长论也罢,这两件奇事的病都在极度片面化,没有为其他方面的发展留有余地。在建筑学上,有一个特殊的名词叫“伸缩缝”,意谓建筑物之间彼此不能完全紧连一体,必须在适当距离内留一个伸缩的空间。桥梁,马路,房屋等,乃至平地铺设砖块,都必须留有伸缩缝,以防空气冷热变化时结构体收缩膨胀的需要。星云大师说过,雕刻家在塑造人物时,总是鼻子大,眼睛小;因为大鼻子可以变小,小眼睛可以放大,这是雕刻的秘诀。人生在世,在处理事物方面难免会有估计错误的时候,太过于刻板的严密计划会导致大错的根源,凡事还是要预留修正的空间。尤其在待人接物时,话不可说满,事不可做绝,预留余地,才有回转的空间。佛语云,福莫享尽,要留余德;势莫使尽,要留余力;话莫说尽,要留余地;事莫做尽,要留余路;情莫散尽,要留余韵;心莫用尽,要留余量。

           朱大可先生指出,在西方教育发达国家,分数只占总分的60-70%,还有30-40%属于天赋,品德,社会组织和交往能力,这些方面的成绩,需要通过组织校园社团,参加社会活动,投身公益事业的情况来综合评估。考分这玩意儿,的确能看出你应付考试的智力,但它不是一种综合智力。考分在100-90之间的学生,由于把主要精力都拿来对付考试了,批判性思维容易出现问题,而考分在89-80之间的学生,反而会因为中毒较浅而变得更有活力。我参加过一个重要的人才资源研讨会,许多与会者都表示,如果自己的企业招人,通常不会到排名前十的大学去挑选,而是选择第11名到第30名之间的大学。这些学校的毕业生,有理想而不好大喜功,自信而不狂妄,理性而不僵化,踏实而不钻营,值得企业高管花时间精力去加以培育。我也曾去过一个三本学校讲课,这所学校为那些善于思考的学生,专门成立了精英学院,每年招收200名学生,它的标准不是分数,而是面试时看你有没有对社会问题的独立看法。我跟这些学生座谈后发现,他们的思考能力,超过了许多名校学生。所以分数不是一个衡量学生才能的绝对值。在中国式教育的特殊背景下,你必须学会利用分数,但千万不要成为它的俘虏。钱颖一先生分析说,好奇心是驱动力,推动我们去探寻。依靠想象力,我们拓展思维空间,使探寻超越现实的局限。而批判性思维让我们挑战已有的知识,永远去寻找新的更好的答案。客观地说,我们的传统教育文化是考试文化。在这个文化中,这三条不仅是缺乏的,而且是被视为有害的。本来,人的本性中有这三方面的潜能。但是,我们的教育文化把它们扼杀了。需要说明的是,这一问题与具体学科无关,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无论是工科,还是医科,无论是理论,还是应用,都是一样的。创新源于好奇心,创新源于想象力,创新源于批判性思维能力。如果一个人学会了人类的全部知识,但若没有好奇心,想象力,批判性思维能力,他也只能是一个有知识的人,但不可能是一个有创造能力的人。同样,如果一个国家,教育只是致力于灌输知识,而不注重于培养能力,特别是好奇心,想象力和批判性思维能力,那么,这个国家可以在经济发展的追赶阶段表现出色,但很难进入引领世界的地位。最后,我要说的是,经济的竞争最终是创新的竞争,创新的竞争最终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的竞争最终是教育的竞争。中国教育的今天,就是中国经济的明天。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加大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产能过剩,科技创新,安全生产,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加快建立国家统一的经济核算制度,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建立全社会房产,信用等基础数据统一平台,推进部门信息共享。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排名比高低,论英雄了。此前,中组部也发出通知,强调不能简单地把经济增长速度与领导干部的德能勤绩廉划等号,将其作为干部提拔任用,或作为末位淘汰等的依据。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称,GDP只是反映了生产的成果,而其中一些资源的消耗,效率的损失,甚至包括地方政府负债等都并没有加以核算。只有科学核算这些‘减损’,才能比较客观地衡量一个地区,一个社会,一个经济体的全面发展的情况。厉以宁先生说,对GDP,我们应该有正确的认识。第一,要重视GDP的增长质量,而不仅仅是增速。第二,要注意GDP产生过程中所带来的对环境的破坏,以及恢复治理环境所需要付出的成本。第三,GDP是个总量指标,它不能反映经济结构的状况。姚景源先生解释道,GDP核算是经济学和统计学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方法,但是它也有明显的局限性。第一,它不能表述出为了获得GDP所付出的代价,不能表述经济增长方式。比如,产生GDP过程中资源,能源的消耗,以及对环境损害的计算,等等。第二,它不能表述收入分配的情况。GDP总量虽然增加了,但是收入分配可能不公平,甚至差距越拉越大。第三,它不能表述所有的劳动。比如阿姨在幼儿园照顾孩子创造GDP,但是回家照顾自己的孩子她就不创造GDP。因为GDP的计算只能是通过货币交换的劳动才能形成GDP。

           许小年先生接受网易访谈时讲,经济发展的目的不是增长,改革的成就,中国经济的成就,是不能够完全用增长来衡量的。我们现在得一种病,这种病就叫做增长病。没有增长好象就没有成绩,不是这样的。有可能你百分之十几的经济增长,这个经济中蕴藏了很大的问题,有可能你百分之五的经济增长反而是健康的,所以不能够用经济增长来衡量。当然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在过去三十年间平均每年的GDP增长大概在10%左右,这在世界各国的发展史上是少见的,但不是独有的,日本在战后二十年,韩国在战后二十年都实现过年平均10%的增长,大概高增长持续了20年,所以我们不是独有的,但确实是少见的。这是改革开放获得的经济成就之一,但这不是改革开放的全部故事,也不是改革开放的终极目标。经济增长,我们讲只是一个手段,终极的目标是什么,终极的目标是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这是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所以,要谈应该说改革开放三十年,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中国的贫困人口消失了多少?这是最关键的。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不是太愿意上来就谈增长。这是一个片面的概念,这是一个迷失的概念,这是一个由政府多年倡导给大家脑子里形成的一个习惯性的思维,似乎就是高增长,高增长。你看我们过去几年的高增长,到现在麻烦来了,就是因为片面的追求高增长,使得经济内部结构严重失衡。失衡的结果是现在国内外的需求一发生变动,你看我们的失业率也上去了,工厂的开工下降,企业倒闭增加,面临很大困难。什么原因呢?过去片面追求高增长。忘了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们不是为增长而增长,不是为数字而增长,我们应该是为可以持续的,稳定的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为增长。我们把目的忘了,把手段当目的。这种转变往往是有了教训才能转变过来,甚至有了教训以后都不能转过来。比如说日本,日本战后高增长,也是每年10%,一点不比我们差,非常快。但是到了八十年代增长速度从10%左右降到了4%左右,到九十年代的时候,又从4%左右又降到了1%左右。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日本人要想想为什么经济增长速度下来了,为什么衰退,而且是常年的衰退?即使有了教训,它在经济结构改革的时候,也是推进的速度非常慢。所以我说日本的经济发展是“L”型的,就是一掉下来以后,在谷底停了很长时间,到现在走不出来。原因在哪?它不能够继续推动改革,使得它结构失衡长期存在,不能得到及时纠正。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