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好为人师的弊端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8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我自己是一位独立经济学家,作为民间经济学人,自有自己的雅趣,自有自己的风格,自有自己的特色。我一直认为,在一定程度上讲,每个人都有一只杯子,但里面盛的东西不一样。也就是说,不要说学院派与民间派存在相当大的不同,就学院派内部或民间派内部,每个经济学家之间或许都存在相当大的不同。为什么会如此?道理其实很简单,学术是最具个性化的事业,能够成为经济学家,都有各自独特的个性。也就是说,无论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是知识结构,社会阅历,目标约束等等,都有差异。只不过,这个差异,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深或浅,或显或隐而已。当然,我作这样一个说明,并不是说经济学家这个群体不存在共同的学术领地,不是这样简单,而是存在着一小撮一小撮的所谓共识。譬如,在经济学界存在这样的学派,那样的学派,而同一学派,无论是哲学基础,理论命题,还是政策主张,都存在一定的共识。但是,共识归共识,还是会包容不同观点的表达。在上面这个认识建立以后,我想经济学界的好为人师现象可能会有所收敛。记得,自己曾经遇到过一个好为人师的年轻人,大概二十多岁。他追着反复对我说,你应该把我对你的要求阅读思考十遍,乃至一百遍,如果真正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十年后会有一个新的开始,这样才算是真正理解了什么是经济学。一位网友wxllk先生看到此情此景后给我回复说,楼主,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觉得你很不简单,经历曲折,但不屈不挠,有自己的追求,不是平庸碌碌无为活着,学术研究有自己定力和主见,敢于面对并挑战权威,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正是当下年轻人需要的品质,不管你的选择是否正确,只要能从中找到快乐和认同就可以了,这个世界是属于自己的,我们不是为别人活!但凡有自己思想并能坚定不移秉持自己立场的人,总会得到不少赞同与支持,也少不了反对与摧压!因为人的思想永远都是无法统一的,洒脱一点,继续走自己的路!一路上总有人和你一道!我苗实觉得,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是大潮流,整个中国由原来计划经济之国富优先向市场经济之民富优先转变,在这个转变越来越彻底的过程中,时代越来越个性化,即每个人都是独立自由的理性人,不比谁愚蠢,不比谁高明,大家在思想或行为上都是平等的,可以犯错而纠错,可以失败而成功,可以沉默而呐喊,都是自主选择,别人无权干涉。所以,我的文章或作品,大家可以看,也可以不看。甚至,当作垃圾也成,没有什么大不了。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我的文章或作品是我之思想风格的体现,而这个思想风格的形成,离不开我自己的价值观,离不开我自己的知识结构,离不开我自己的社会阅历,离不开我自己的约束追求等等,经历了三十多年的读书思考和观察研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想象出来的,不是谁硬塞给我的。如果你适应我这种思想风格,就随着我的创作而进行自己的独立思考。否则,你就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其他思想风格的作者,随着他的创作而进行自己的独立思考。当然,你对我的文章或作品有自己的看法或批评,愿意与大家分享,热烈欢迎,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思想交流归思想交流,不能越俎代庖,甚至干涉别人,这个原则一定要搞清楚,说是底线也可以。其实,好为人师的人,都是妄自尊大,不知天高地厚,把自己想象成高不可攀的神人,自以为是威力无穷,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任何人。说白了,如孟子所言,这是一种应该引以为耻的毛病,而不是什么引以为荣的特长。政界巨人毛泽东说过,我没有能够改变世界,只是改变了北京郊区的几个地方。商界巨人马云坦诚,我也基本改变不了谁。当然,批评好为人师,不是说不需要老师。事实上,一个经济学家,在不同学习研究阶段,都有自己心中的老师。就我本人而言,在长期学习研究经济学和中国经济的过程中,曾经先后选择以外五王(即纳什,科斯,马克思,哈耶克,萨缪尔森)内十圣(即刘国光,董辅礽,厉以宁,吴敬琏,魏杰,樊纲,刘伟,钟朋荣,白永秀,林毅夫)为师。新浪微博有言,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只能靠自己。没什么背景,没遇到什么贵人,也没读什么好学校,这些都不碍事。关键是,你决心要走哪条路,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准备怎样对自己的懒惰下手。向前走,相信梦想并坚持。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自我证明,找到你想要的尊严——无论你在哪个城市。我苗实认为,这种说法也对,因为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深有体验。不过,一定也要注意,在关键的时候,要善于化整为零,分解自己的理想。然后,一个阶段又一个阶段,连续实现许多由大理想分解出来的小理想,最后累积起来,大理想实现到50%到80%。当然,如果机遇好,努力足,实现100%也不是没有可能。譬如,想成为经济学家,首先要精研各类经济学教科书,大量阅读经济学家的经典著作。其次,了解中国国情和世界概况,包括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等等。最后,进行经济学创作,提出自己能够自圆其说的经济观点。在这里,我苗实只是一个小小建议,大家可以听,也可以不听,选择权在自己。

           我苗实在《苗实:改造人是大忌》一文中指出,你可以犯错,别人也可以犯错;你可以走弯路,别人也可以走弯路;你可以失败,别人也可以失败。同样,你可以正确,别人也可以正确;你可以走捷径,别人也可以走捷径;你可以成功,别人也可以成功。经济学是选择的科学,理性人就是自主选择的人。你是理性人,别人也是理性人。尊重一个人,最本质就是尊重那个人的自主选择。至于错对好坏,那是别人的事情,选择权在本人,旁人无权干涉。有句话说得非常好,对民众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我苗实曾经有几次被改造的经历,相当痛苦。而且,毫无意义。第一次,为了在经济学方面有所造就,我毅然决然放弃了高中物理教师的铁饭碗,选择了闭门读书,就在这个期间,有人就想改造我,经过各种或明或暗的斗争,结果失败了,而且是两败俱伤。闭门读书,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最终,著述百万言,读者百万众。第二次,又有人企图改造我,一见势头不妙,我就果断远离了,对方还可以,意识到了以后,充分尊重我。第三次,再有人来改造,一开始我还以礼相待,勉强与之周旋。最后,我直接就不理了。既然话不投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行了。就我自己而言,一个读书人而已,除了“著书立说,以飨读者”,真是百无一能,从来没想过当什么导师,受人膜拜。至于我的文章或作品,爱看就看看,不爱看就拉倒。有人说是垃圾,也没关系。说到影响,大小也罢,有无也罢,都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完全能够意识到,自己只是沧海一粟。尊重任何读者的自主选择,而且,我从来都没有企图去完全改造谁,人最主要还是自己改造自己。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个人的路都是在自主选择下自己千辛万苦走出来的,都付出了血汗。而且,成功,有这样,也有那样,与你不一样的人也可以成功,你不喜欢的人也有他的成功,都值得尊重。佛家讲,有八万四千法门。说白了,只要虔诚向佛,用心修持,皆可成佛。《周易·系辞下》有言,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什么意思呢?前一句,是说从不同的道路走到同一目的地,比喻采取不同的方法,但最后可以得到相同的结果。后一句是说,即使有许多不同的打算与心思,但目的是一样的。有位叫渡卿的网友他是这样理解的,前句是引,用来比喻,一致而百虑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对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孔子不愧是孔子,他一句话把世间的一切学问全给概括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试问世上的一切学问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不外乎就是为了想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从而使我们更好的生活下去。有了这个目的,但是人们的出发点可就不尽相同了,从而建立起各种各样的学科,物理化学伦理经济学等等,包括哲学,从各方面各角度去认识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吗,包括整个宇宙。为了了解人性的本质,孟子提出人性本善,但是相反的,荀子却提出了人性本恶,他们从两个相反的角度去了解人性。在我最初接触了这些思想后,也感觉很迷茫。他们两人都说得头头是道,不容人不去相信,这大概就是一致而百虑吧。人性本来就比较复杂,性本善和性本恶都是一种片面武断的看法。虽然看法的差异如此之大,但是他们都在试图接近人性的本质,目的都是一致的。

           心灵导师陈俊铭撰文说,孟子的话:「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指出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有些人一看这句话,就批评孟子自相矛盾,自己,为人师表却又指责当老师的人,名实不副。难道是孟子忙中有错?我相信,孟子的这句话,打击了很多想帮助别人的热心人,感觉自己去帮助别人好象是自己特没有修养,好为人师了。同时,我们又知道一句用得最多的英语:“May I help you?”,这句话显得西方文化特别有绅士、特别有风度。如此,孟子是不是误导了东方文化呢?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苏联教育家加里宁的一句话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许许多多的老师都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自喻,辛辛苦苦,兢兢业业,教书育人,直到“烛炬成灰”,直到“春蚕丝尽”……莘莘学子大多出自对师长的尊敬和信赖,对老师言听计从,把老师当作自己的楷模榜样,甚至把自己的灵魂交给“工程师”雕塑,以期成才。但老师能不能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应不应该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呢?每个人有其精神世界,每个人都包蕴着精神发展的无限可能性,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可以自我完善的,但“灵魂工程师”的出现,意味着人的精神世界需要被“工程师”设计和制造,能够有怎样的精神世界,允许有怎样的思维向度,不是自我发展的结果,而是“工程师”安置进去什么!真的太恐怖了!真的希望老师们不要试图做学生“灵魂的工程师”,至多只是他们人生道路的导师和引路人!我相信,孟子的这句“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的真正意义是:“人之患在于想改变别人,并且相信自己是可以改变别人的人!”如果有人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别人,并且去做改变别人的事,那就是最大的祸患!相信下面的小故事能解释为什么“人之患在于想改变别人!”在一个恶劣的天气里,能见度极差,一艘军舰在海上航行,舰长在舰桥上关注着所有的活动,突然监视哨向舰长报告:‘前面发现灯光,在舰首的右舷方位’。舰长问:那是活动还是不活动的?监视哨回答:不动!舰长想,这意味着我们与那条船是处在危险的相撞航线上,于是,舰长就对信号兵发出命令;‘发信号给那条船,我们处在相撞的航线上,请将航向转20度!”信号马上转了回来,对方回答:‘还是请你转20度为好!’ 舰长说:‘发信号,我是舰长,请转20度’!对方回答说:‘我是一名二级水手,你最好转20度’!此时,舰长气的暴跳如雷,他怒气冲天的喊到:‘发信号,我是军舰,我命令你航向转20度’!对方及时把信号发了回来;‘我是灯塔,还是你转20度比较好’!一些家庭的男女在日常生活中,在处理一些家庭的矛盾时,总象军舰和灯塔一样叫劲,命令别人为自己改变,其实这都是很愚蠢的做法,其结果都是以自己的失败告终的。不少的人,在别人没有按照自己的观点改变时,不去怨自己的固执,却总去埋怨别人不听自己的意见,甚至大哭大闹,想不通。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有多少的人曾经试图让‘灯塔’改变航向啊!又有多少的人因为这个‘改变’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我们邻居家有一儿子,总是听到他的父母在指责他:他干什么不象什么,笨得很,没记性,没脑子。其实,这些痛心的话如果是事实,那做父母的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他笨,如果是天生的,你吵他也不能改变什么,有些事是可以改变的,而有些事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不要试图去改变一些根本不能改变的事,如果父母的指责能改变什么,父母反反复复吵了他这么久,他早改变了,既然没改变,那就不要再吵了,再吵就是做无为的消耗,总这样,父母不是也笨得可以了吗?其实教育孩子也好,与家人相处也好,如果总是拿别人的自尊来糟蹋,那个被自己的亲人糟蹋自尊的人,真的会慢慢地找不到自尊从而会与家人原本的愿望背道而驰的。邻居家的孩子未必不想做得跟父母的愿望一样好,但是,他是一个独立于父母之外的人,哪怕父母有养育之恩,也没有权力对他的自尊做随意的伤害,他的自尊需要尊重,他的自信要靠他的自尊来支撑,而自信心是成就一切事情的关键之所在,父母作为孩子最亲近的人,更有责任去培养孩子的自信,这样的话,孩子才更有可能做得让父母满意。人之福德在做导师和引路人,对于我们已经走过的路,我们做一个引路人,我们未知的路,请一个洞悉自然、社会、人性的先哲为我们引路,帮助我们所有的朋友们一起共同踏上通往美好人生的旅程。
           王勉曰:“学问有余,人资于己,以不得已而应之可也。若好为人师,则自足而不复有进矣,此人之大患也。什么意思呢?求知求学的目的在丰富自我,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拿出来应对他人,如果喜欢作别人的老师,就容易自我满足而不求进步,这就是人的最大毛病了。散文网网友行动者称,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好为人师者的根源在于过度自信,认为自己高明,别人不如自己。好为人师者的毛病在于总想改变别人,并且相信自己是可以改变别人的人。好为人师者的误区在于总以为别人喜欢他的高论,渴望他的教诲。好为人师者表面上乐于助人,实则是不尊重别人,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一位从教25年的师者刘爱平是这样理解的,“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这句话出自《孟子卷七离娄上》。其大概意思是说:人的毛病在于喜欢做别人的老师,而不喜欢反躬自省其不足继而请教他人。孟子为了帮助人们理解加深“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语句,在《孟子卷七尽心下》又曰: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其所求于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轻。其大概意思是说:一个人最容易患的毛病是舍弃自己的田不耕种,而去为别人的田地除草。对别人的责求很重,而自己的负担却很轻。把这句话翻译成当代大白话的意思就是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对别人的要求是马克思主义,对自己的要求却是个人主义;对别人的要求是不许随便点灯,对自己的要求是可以随意放火。据百度百科介绍,清朝《廿二史考异》的作者钱大昕,写了一篇文章〈与友人论师书〉,便对「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有所反省。他说:「古之好为师也以名,今之好为师也以利。」意思是说,古人因为求名声所以喜欢作别人的老师,现代人(指清朝)则是因为利益所以喜欢作别人的老师。文章中,钱大昕自己也承认,年轻时也有追求名声的念头,后来便引以为戒,即使是有利可图,也不敢去做。二○○一年香港的《苹果日报》刊登了一篇署名李怡的文章〈跑步之喻〉,内容提及董建华问台北市长马英九先生,为什么他的民调可以高达七成,当时有人开玩笑地替马市长回答说:「多打篮球,多跑步!」作者李怡认为这是很有道理的。他说:「在绝对权力的体制下产生的首长,难免会陷入柏杨所说的『三作牌』。『三作牌』就是『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总是要做高高在上的『皇上』,做人民的长辈,做『人之患』,即『好为人师』。」李怡认为马市长常打篮球、常跑步,表现出与民众一样的生活作息,而非好为人师,他像是市民的朋友,因此才会得到如此高的民调。《慈济月刊》中曾有这样一个小故事〈泰雅族姆姆〉,作者许礼安医师这样写道:「所谓『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以前总是自认为:『我是医师』,听到有人叫『医生』,还有点觉得被贬低了地位。从事安宁疗护工作之后,才深刻体会到:在死亡面前,我什么都不是,病人才是老师,我只是学生。」不论你是什么样的「师」,你所面对的对象,才都是你真正学习的源泉,也是我们获得生命动力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