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我对“光棍合娶老婆”有话说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70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谢作诗先生在《“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中称,收入高的男人,会优先找到女人,因为他们出得起高价。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呢?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这并不是我的异想天开,在那些偏远的穷地方,就有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的,而且他们还过得其乐融融。不愿意合娶,或者法律不允许一妻多夫怎么办?那可能真的只能光棍了。但光棍不意味着他们就不能获得性生活。由于3000万光棍的存在提高了女性的性价格,这会增加其供给。性的问题,总是要解决,不能合法解决,就会非法解决;不能在阳光下解决,就会在黑暗中解决。3000万光杆是既成的、短期改变不了的事实,而市场总是要以某种方式出清,问题只在于我们愿意以哪一种方式出清。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既不允许一妻多夫,也不允许婚外性行为,那就只能接受社会不稳定了。非常幸运的是,这种选择是实现不了的。情绪宣泄不是科学。科学是能够帮助我们理性推断未来的东西。3000万光棍未必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但一定会带来性的自由。如真的带来了严重问题,那也是法律、观念的错。一切问题本质上都是价格问题、收入问题。
           对于此文的观点,董藩先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有人发给我谢教授这篇文章,要我评价一下。我看了原文,感觉这的确是一篇有争议的文章。争议的发生,不是源于经济学观点的对错,而是经济学家遭遇了道德维护者,大家的思维原本就不在一个轨道上行驶。用道德判断去评价这篇文章,显然大家该把谢教授投下十八层地狱。但我在看这篇文章时,充分感觉到经济学的魅力和一个优秀经济学家解释社会现象的能力,也顺便告诉了大家阴影社会里的现实。我推荐这篇文章,不是想表明对作者主张的认可,而是告诉大家:1、观察社会时,有没有经济学思维,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2、社会治理的确面临多目标的协调问题;3、经济学中讲到选择的机会成本问题,其实所有的制度或政策都是有代价的,没有完美,只是谁的主张占了上风,谁的权益被牺牲的问题;4、3000万光棍的需求问题,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看的确不是大事,婚姻市场肯定有解决的思路,比如跨国婚姻、移民(今后这类事情肯定大量增加),以及谢教授提到、大家不认可的方式等。
           我苗实认为,谢文自有其逻辑性,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逻辑性不是唯一的,别人也可以讲别人的道理。毕竟,市场经济是多元社会,自由表达是合法权利。甚至可以说,你是理性思考,而别人也在理性思考,不能说有你的理性思考在,别人就都是胡说八道了。下来,言归正传,我简要谈一谈自己的粗浅认识,不一定对。其一,市场是无限细分的,不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市场有无数个细分市场,而每个细分市场都有一个价格和供求双方(即生产者群体和消费者群体)。那么,有高价的市场,自然就有低价的市场。其二,在高价的市场里,有其生产者群体和消费者群体,而在低价的市场里,也有其生产者群体和消费者群体。说白了,在中国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下,城市里价格高,你城市人玩你的,而乡村里价格低,我乡村人玩我的。更进一步讲,高收入者面对的是高价格的市场,而低收入者自然面对的是低价格的市场。其三,具体到婚姻方面,有的人娶老婆,需要出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价格,譬如黄晓明,据说花了两个亿。但是,有的人娶老婆,也有出三五万这个价格。那么,前面有的人,他是处在城市里高价的婚姻市场,而后面有的人,他是处在乡村里低价的婚姻市场。也就是说,市场有无数个细分市场,价格排列是从P1到Pn,而其对应的消费者群体也有无数个,收入排列是从I1到In。更进一步讲,一个价格对应一个收入,或者一个收入对应一个价格,高价对应高收入,低价对应低收入,只要有收入,就会有对应的价格。在这种情况下,高收入者就娶高价老婆,而低收入者自然就娶低价老婆,那么就不存在谢作诗先生所说的“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呢?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