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苗实:我的创作黄金期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3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1996年8月,我正式考入宝鸡文理学院物理系本科班。2001年7月毕业后,开始闭门读书,一直到2009年9月份。接着,进行网络创作,到现在。刚过去这六年多时间,我总共写了456篇文章,平均每五天一篇。其中,独立成篇(224),系列连载(232)[包括人生沉思实录(51),金渠先生夜话(58),中国经济说话(36),心语潮落(21),说几句闲话(17),新浪微话题(24),与冰冰对话(12),与小崔小撒对话(5),宝文理那个情(8)。]可以说,没有经过非常仔细的统计,估计有一百多万字,里面有中国经济的观点,有社会人生的观点。需要说明的是,我的中国经济观点介于吴敬琏先生与茅于轼先生之间,而我的社会人生观点介于南怀瑾先生与蔡东藩先生之间。当然,由于种种原因,我的这些观点不一定合理,不一定一致,不一定成熟,希望大家多包涵,多批评,多指正。再一个,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而真正有心想进入并能够进入我的精神世界的这部分读者,就有资格充分理解我的心声和追求。而且,这是毫无疑问的,同时也符合实事求是的原则。另外,以后的话,重点就是挣钱,养家糊口,过好日子,创作极有可能就要减少许多。说实话,刚过去这六年时间,是我创作的黄金期,极其宝贵。这里面,除了我个人的长期努力,家人的谅解与支持以及师长与网友的无私帮助至关重要。
           客观讲,我这一路走来,还受到三首诗的极大影响。第一首诗,雨后山中蔓草荣,沿溪漫谷可怜生;寻常岂藉栽培力,自得天机自长成。什么意思呢?下雨以后,山里的草,很快的青青翠翠普遍长了起来,沿溪漫谷都是,绿成一片。这样多普通的草,谁去种它?谁给它肥料?都是自得天机自长成的。第二首诗,自小齐埋于小草,而今渐却出蓬蒿;时人不识凌云干,直待凌云始道高。什么意思呢?一棵松树的幼苗,当小的时候,和一般的草一样,都埋在那里。谁也想不到,这一片小草里的这株幼苗,几十年几百年以后,会成为那么高大的树。但它在当时是慢慢的出头,比小草只高一点,当时的人也绝认不出,它将来会变成神木。一般人都等到这棵树长大了,高得看来差不多挨到了天了,才仰头来赞叹:“高呀!了不起!”第三首诗,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什么意思呢?好雨知道下雨的节气,正是在植物萌发生长的时侯,它随着春风在夜里悄悄地落下,悄然无声地滋润着大地万物。雨夜中野外黑茫茫,只有江船上的灯火格外明亮。天亮后,看看这带着雨水的花朵,娇美红艳,整个锦官城变成了繁花盛开的世界。可以说,这三首诗就是三幅国画,有各自的意境,值得反复玩味。
           最后,回答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众筹研究院的问题,我在这里说明一下。的确,我们想众筹一个研究院,通过经济研究和咨询,为全国100个贫困县免费提供脱贫方案。当然,研究院一半的业务是扶贫工作,解决贫困县的转型发展问题,另一半是有偿服务,以解决研究院的可持续性问题。但是,我们通过与某众筹公司接洽,结果希望渺茫。看来,只能通过我们的智力劳动,自己挣钱来解决问题。还有网友问,一个专家,既没有一批长论文,也没有大量短文章,但是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深谙经济发展之道,是真专家吗?我回答道,是真专家。毕竟,正如实践出真知一样,实践同样出专家。而且,宝贵的实践经验,通过提炼,有上升为理论的可能性。再一个,实践是一所大学校,除了出实干家,还可以出专家。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