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中华讲师网-张维迎:不能轻易放出魔鬼,否则后患无穷

关键词:[经济学家] [银行保险] 浏览:991 发布日期:2016-05-11 网页收藏

  • 特纳勋爵的这本书《债务和魔鬼:货币、信贷和全球金融体系重建》一开始就给我们抛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这次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复苏如此艰难、如此漫长。其实,我愿意给他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就是因为这一次病得太重,病得时间太长,所以不可能很快就完全恢复。我从他的书中分享了好多精彩的观点,但是读他的书之后,我也有一些跟他不同的观点。

    一、债务危机从哪里来?

    特纳教授重点关注怎么走出危机,但我觉得他的书里面对危机成因的分析也有好多精彩之处。所有的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其实都是债务危机。如果没有债务危机,就不会有金融危机,也不会有经济危机。但问题是,债务怎么形成的。特纳勋爵在书里面特别详细地分析了现代银行制度、金融体系必然导致债务的不断持续扩展,形成所谓债务密集度过高。我觉得这个分析非常有价值。但我认为他这部分分析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对宏观货币政策对过度债务形成的影响,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现代银行体系确实可以创造债务和货币,而且不可否认金融创新也会提高或强化银行创造债务的能力,全球化也会使债务的规模进一步扩大。但是,导致金融危机之前出现过度负债以及房地产、股票市场泡沫的核心原因,不是金融体系本身,而是政府的宏观货币政策,特别是格林斯潘领导下的美联储实施超低利率货币政策——当经济中的货币已经过多的时候,他依然认为货币不足,认为由于新经济的原因,需要更多的货币和更低的利率。所有的货币债务,从最根本上说都是由基础货币创造的,因此宽松的货币政策才是最本质的问题。 此外美国政府的其他政策,包括“居者有其屋”的政策,使很多不该买房的人买了房,这也一定会导致过度负债。

    为什么格林斯潘在危机之前没能看出这些问题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传统的经济学是从通货膨胀率来判断货币过多还是过少,只要没有通货膨胀,或者通货膨胀在2%—3%的水平,就不认为货币过多。

    二、人类历史上的大危机都是由通货膨胀造成的

    特纳勋爵认为,传统经济学为了数学上的优美和得出确定的结论,忽视现实,把现实中重要的问题假设其不存在。这些批评很有道理,我也非常同意。但是,他忽略了教科书上的宏观经济学的基本模型是凯恩斯主义的,包括新凯恩斯主义模型、旧凯恩斯主义模型。这些模型把经济理解为生产一种产品的经济,这种产品就是GDP。整个经济就是这一种产品,然后分成可以随便相加的各个部分。这样简单的一个模型,可以得出很多确定性的结论,但是它完全扭曲了经济。实际上,经济不是生产一种产品,而是生产好多种产品。尤其从原材料、中间产品,一直到最终产品的生产过程,包含了很多经济学的微妙之处。比如超发或少发货币,对各个部门的影响是不一样的。例如在基本消费品没有通货膨胀因而价格很稳定的时候,原材料的价格可能已经涨得很高,中间产品的价格也可能涨得很高,但是所有观察宏观经济的人,只着眼于CPI(消费者价格指数)这一主要指标。

    进一步地,现代经济(市场经济)的发展,与传统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的最大区别,就是分工和专业化。分工和专业化导致交易产品的数量越来越多。在传统的奥地利学派中,庞巴维克提出的迂回生产理论对我们理解宏观经济非常重要。在直接生产时,所有交易的产品就是最终消费品,而在迂回生产时,我们创造出很多中间产品,最终才有消费品。所以,交易的数量和最终GDP的数量完全不对应,在发达国家,全部的交易量是GDP的三到四倍,而且全球化分工的深化使这个比例还会更高。另外,货币不是仅用于消费和GDP等量的那部分交易,而是用于所有产品和财富的交易。最初货币数量交易方程的交易量不是GDP,或宏观经济学中的Y,而是整个交易量。从这个角度看,GDP与信贷应保持完全一致的增长。全球化使人类的分工程度跳跃式增长,这可能是过去几十年信贷增长10%—15%,远高于名义GDP增长5%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通货膨胀问题上,传统经济学教科书认为,只要GDP或消费物价稳定,货币就不会过多,也不会发生通货膨胀。但有时即便通货膨胀率接近于零,货币也已经过多。因此在衡量货币多与少的时候,不能再用传统教科书中的这些理论。财富相对GDP的比重提高,或者说,消费品在当面创造的产品中比例越来越少,这是人类进步的一个标志。GDP减去消费剩余的产品就是财富的积累,如果没有无效浪费的话,它就会不断地积累。

    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习惯按照凯恩斯主义的理论思考宏观经济问题,比如通货紧缩。其实从人类历史来看,好多时候通货紧缩不是问题,通货紧缩也许是经济增长最好的时机,在19世纪下半叶的欧洲和美国,黄金时代恰恰是通货紧缩的时代。人类历史上的大危机都是由通货膨胀造成的,没有由于通货紧缩造成的。

    三、不能轻易放出魔鬼,否则后患无穷

    特纳勋爵建议用货币为政府融资使经济走出萧条。传统上,政府印发钞票被经济学家视为“魔鬼”,但特纳勋爵认为,这个魔鬼比债务好,可以降低债务积压。如果采纳这样的政策,实际结果可能是债务和魔鬼互相加强。导致债务过度的原因就是政府印钞太多,债务积压拖累了经济增长,如果再印发更多的货币,靠融资来解决问题的话,就会出现新一轮货币增加。货币增加又会带来新的需求,创造其他的泡沫,最后导致新的债务积压过多。因此,这各魔鬼不能轻易放出来,否则可能后患无穷。经济学家之所以认为它是魔鬼,就是它太危险,而且每一个政府都面临多印钞票解决问题这种诱惑,无论是解决财政赤字还是解决金融危机。一个法治国家,即使面临短期灾难,也不应为避免这个灾难改变我们的规则,也就是说政府应该遵循严格的底线和约束。否则我们面临的不是怎样走出衰退,而是不断推进通货膨胀,最终站在恶性通货膨胀的战车上。

    特纳勋爵认为,传统经济学的有效市场理论对金融危机的发生负有责任。其实现代市场已经不是真正的市场,因为在所有现代经济,货币全部由政府印发。这意味着市场中所产品的交易价格最终都是政府决定的。因此,任何一个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纯粹的市场经济。

    政府可以不需要任何成本,就可以创造任何数量的货币,这自然会有很大的诱惑,就是前面提到的魔鬼,如果把它放出来就没有办法控制它。但是如何约束政府印发货币或创造货币的道德风险,这是一个全世界的难题,这个难题解决不了,金融危机还将不断出现。

    四、未来怎样才能不再陷入新的危机

    读特纳勋爵的《债务和魔鬼》一书之后,有两方面的问题需要考虑。第一是金本位的问题。虽然恢复金本位或某一种贵金属通货是不可能的,但是金本位的思想非常重要。在金本位下,任何人得到金子,必须要用劳动交换和其他资源交换。金子是需要花成本挖掘的,不是可以无成本印发的。因此只有解决货币印制成本问题,才能在当前约束政府无节制印发货币。例如比特币,其印发就是有成本的,所以不能乱发。在法定货币制度下,弗里德曼提出的货币量固定增长率政策可能是唯一可取的。

    第二是部分准备金制度的问题。部分准备金是创造债务的一种方式,也就是银行系统创造货币的方式。那能不能实现全额准备金呢?这个思路值得我们考虑,如果百分之百的准备金,就不存在所谓的金融危机。特纳勋爵认为银行的自有资金充足率应提高到20%—25%,但是如果银行的准备金比率不断提高,从现在的10%、12%,逐步提高到70%、80%,那时候经济危机发生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特纳勋爵担心的问题就可以避免。那时银行的真正功能就恢复到最基本的把储蓄换为投资。对于消费而言,交易对象也是实实在在的产品,而不是由金融机构创造的虚拟交易。

    以上这些方法,虽然会使我们花更长时间才能走出这次危机,但是也许会使我们未来不会再陷入新的危机。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