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清:商会“云生态”,要素互补,业态互动,价值互生

关键词:[云生态] [要素互补] [业态] [互动] [价值] 浏览:2201 发布日期:2017-08-22 网页收藏



  • 笔者曾在去年著《“商会云”:厚植商会的“新生态”》,对于如火如荼的“商会经济”,从过去商会企业的利润来源于产业集中度、与上下游产业的相对力量、产业成员的共谋、核心竞争力、动态能力、经验曲线等。到这些企业的“内生”价值链活动的背景,已从“大众市场”到“人人市场”,从“资源集中”到“资源整合”,从“被动消费”到“主动产销”等等,提出了“商会经济”的一些思考。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经济已悄然发生变化,规模庞大的经济正经历重大转型,国家正孕育出引擎迭代和动能转换的“新经济”。“新经济”是“老动能经济”的转型升级;是非简单供给增量的经济;是从财富原点出发而生发的新动力;是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形成的“新供给”。


    商会是一“组织性、公益性、互助性、公正性、平等性、开放性”的民间社团。据悉家乡东台正在筹建“北京东台商会”,而对于这样的商会,笔者以为它是以“乡缘”为沟通纽带,凝聚东台籍企业家的力量,其不仅聚合北京东台籍企业家的资源条件,扩大北京东台籍企业经营的“生态优势”;还可增强北京东台籍企业家对家乡东台对外招商的作用,催生出北京东台籍企业家或有反哺家乡的“客卿经济”。



    疾风知劲草。笔者认为,中国经济已进入“新方位”。“新方位”有其“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时空坐标”可以理解为我们创造了二战后一国经济高速增长持续时间最长纪录的经济体,表明了中国经济在历史长河中的时间感。而“面临速度换档节点,结构调整,动力转换的节点”,可以说诠释了在全球经济大格局中,中国经济所处的战略空间。


    “哲学思辨”,我们可以从过去的“新常态,新变化”、“新常态,新坐标”、“新常态,新认识”、“新方位,新理念”,到现在的“新方位,新实践”,这其中揭示了从确定中国经济“新常态”,到正视过去30年高速增长积累的矛盾和凸显风险,所着力的包括供给侧改革的全要素、源创新的驱动发展。这一“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正考量着包括我们北京东台籍企业家的创新变革能力。


    再说家乡东台,全市上下正在践行市委十四届三次全会的“创新引领,生态优美,幸福小康”发展“新战略”。这一“新战略”可以说与国家经济的“新方位”,与省委“两聚一高”和盐城市委“产业强市、生态立市、富民兴市”的发展导向一脉相承。东台正依托其资源禀赋和基础优势,突出智慧引领和高端导向,致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构建“3+2+1”产业体系。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包括东台籍在京的企业家所从事的企业或需着力创新。笔者以为,包括东台提出的“创新引领”的创新,对于我们企业家而言,或不仅仅在产品和技术的“始创新”,而更重要的是管理、品牌、营销、商业模式的“源创新”,因为所谓的亚当斯密的“比较优势”,李嘉图的“绝对比较优势”或俄林的“资源禀赋优势”,都会被新模式、新业态打破。


    “共享经济”已势不可挡。我们或知道过去一些乡、镇走出来的企业家,凭着血缘、学缘、乡缘和资源稟赋的条件,企业家的经营过程中诞生了“块状经济”,而这类经济则多为乡村小工业的“扎堆”,多数是在夹缝中偷生下来。而“新经济”条件下,这种“块状经济”的企业家经营联而不合,上下游产业不贯通,研发、生产的脱节等已成诟病。


    原理的适用性取决于条件的相适性,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笔者以为,对于成立“北京东台商会”的意义或是让上述更多类似的“块状经济”联合、凝合、聚合。就某一企业来说,提升技术,依据核心竞争力、动态能力、经验曲线,研发创新等毋须置疑,而在今天看来其内生价值链的背景已发生变化,产业的跨界整合或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所以企业还要寻求新的“生态优势”。而对于“北京东台商会”的“生态优势”,就是增加生态圈内成员伙伴的异质性、嵌入性和互惠性。


    东台第十四次党代会以来,在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全市上下紧扣“融入长三角、建设新东台”发展主题,合力同心,攻坚克难,各项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3C智造、CNC”云集而至,再添东台产业现代气息;“一镇一园一特”因地制宜,全面激发镇村发展活力;“一只瓜、一根丝、一篮菜、一棵树”生机盎然,更多农民得益受惠;“全域旅游、全景东台”风生水起;交通建设、文化教育、医疗卫生成绩斐然。而其倡导的建立“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为新时期东台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心剂”,激发了更多东台籍企业家投身东台社会经济实践的热情。


    笔者以为,作为北京东台籍企业家应在国家经济、东台经济和企业所面临的新商业生态下,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成立“北京东台商会”,北京东台籍企业家可在东台相关部门的主导下,实现与包括东台籍其它地区企业家之间建立的横向价值链、纵向价值链以及斜向价值链。成立“北京东台商会”,还可将这一过去自发的、或松散的商业和其它活动,通过“组织性”来强化企业的自身建设和反哺家乡,产生出更多的“协同效应”、“羊群效应”,有“抱团取暖”,更有“凿冰求鱼”之效能。


    当下培植要素互补,业态互动的商会“云生态”经济是当其时。商会“云生态”经济,笔者提出它是推动商会组织成员间的“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集聚人力、人文、技术、资本、市场高端要素,完善“生态系统、产业聚集、协同进化”体系,着力开拓商会的“内生”和“外展”发展空间。构建“产业平台化,伙伴创客化,产品个性化”的众创空间。


    商会“云生态”经济,可以使商会企业的优势不仅仅来源于商会成员间“内部价值链”活动的优化和资源能力的积累,更来源于不同商会之间的联合“外部资源”的有效利用,通过联合企业组合新的商业生态圈元素,协调、优化生态圈内伙伴关系的能力。商会“云生态”经济强调的是“外部关系”,而不仅仅是“内部关系”;强调的是“价值网”的活动,而不仅仅是“价值链”的活动;强调的是管理好“不属于自己的资源”,而不仅仅是“属于自己的资源”。


    “致虚极,守静笃”,乃企业追求的至境。诚如《道德经》所云“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致虚得柔,守静得远。(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环球财经》专栏作者、北京大学互联网+与资本运营课题专家组成员、全国总工会中工网特约评论员、和讯网财经评论作者、时代新光管理咨询创始人、“商会云”的倡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