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清:就近家装,不远处的“更幸福”

关键词:[就近] [家装] [不远] [更] [幸福] 浏览:2382 发布日期:2017-08-23 网页收藏


  • “善爱同行,善为德蕴”。这是就近家装拟加入西部某贫困县“返贫救助基金会”的一主旨。我们看到贫困地区的扶贫从“贫穷”到“温饱”,从“开发脱贫”到“扶贫攻坚”,从“连片扶贫”到“精准扶贫”。如今就近欲加入的“返贫救助”,实际上是“精准扶贫”深度拓展。


    一家互联网O2O、整装的家装公司,加入西部贫困县的“返贫救助”意欲何为?“扶贫济困、扶弱助残、主动造血、精准扶贫”这是人性光辉,它与就近构塑的‘仁爱’、‘人文’、‘善德’、‘善行’的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就近就是要通过这一返贫救助,提升自己的‘善根形象’”。就近家装创始人吴长楼直抒胸臆。


    “装修一体化,就近更幸福”。就近家装可以说在建设鸟巢和水立方时,一战天下闻名。2015年他们携鲁班奖之名,合众人之力,潜心涤虑。最近的就近家装的文案里有这样一段关于就近的诠释颇有意蕴:“她是不远处内心深处的宁静港湾,是梦里那座燃烧着炊烟的寄托。倦鸟归来,注入心田,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人文主义的倡导者”是就近的愿景之一,文章开始介绍的就近家装“返贫救助”,实际上是就近家装 “轮椅上的夜校”(提供了数万元的现金捐款,利用企业自身资源提供了校舍翻修等援助服务)、“温馨工程与爱同行”(参加第二十七次全国助残活动)的“善人者形象”一以贯之的建设。


    福格行为模型(BJ Fogg’s behavior model)是一个用来探寻行为原因的模型,它认为:要让一个行为发生,必须同时具备三个元素:动机、能力和触发器。就近家装的管理者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一个员工做和不做一件事情跟什么有关?为什么你希望员工做的事情他就是不做?


    而吴长楼长期研究的“福格行为模型”,让他更坚定“找意义”是帮助员工建立包含绩效、激励机制和员工工作意愿的“动力系统”的核心。诚如马克斯韦伯所说,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网上的动物。每个人都需要“意义感”,而管理者有用功之一,就是要挖掘他们的“意义感”,一直来就近家装的“善根”品牌形象的建设,就是在找寻这样的“意义感”。


    “返贫救助”,是帮助他人的“意义感”,同样就近培育的每个人从叩问人生的意义,到确立人生追求,激发和释放每个人“爱”和“善”的力量,并用这种力量去传播到社会、到准客户、到客户。以扩大就近品牌的“功能维”、“智力维”、“精神维”之上的“社会维”。这样凝合意志的过程,也必然会成为让客户获得的“意义感”。


    每个人都有“成为更好自己”的强烈愿望,这便是“成就自己”的“意义感”。就近诞生于互联网O2O、整装的大潮之中,而就近家装又扬弃了“整装”之概念,在融热光声舒适后,升华“O2O”,着力互联网价值化,打造造空间美学的标杆。这样的就近平台可谓是给了更多“成为更好自己”的意义。在就近包括之前公司工作数年的薛乔的日记中写着这样一句话:她是不远处您风乎舞雩的踏咏而归,敲打心扉,呵护美善,叩醒生机,勘探人文。


    就近家装品牌顾问袁清博士说:“有了‘帮助他人’和‘成就自己’的‘意义感’,就近传输给客户的‘更幸福’就不言而喻了。就近人深谙他们做的每一件事,包括‘返贫救助’都是让这个世界一点点变得更美好,都是为这个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理想社会增加斑斓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