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嵘:九型心灵物种系列之五:4号——孤独追寻的无脚鸟

关键词:[九型人格] 浏览:78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九型心灵物种系列之五:4号——孤独追寻的无脚鸟

    2016-01-15 陈志嵘 嵘思享


    朋友,你见过无脚鸟吗?你也许会说没见过,你也许会说似曾相识。没见过——是因为客观世界并不存在这个独特的物种;似曾相识——是因为它常出现在另一个精神世界,或笔墨下、或荧屏中、或歌赋间、或美梦里。



    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就像无脚鸟,虽独特地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却更存在于另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他们就是九型人格中的4号,被称为自我型悲情浪漫主义者。到底无脚鸟是如何来诠释悲情浪漫主义者的内心世界的呢?我们也试着去探寻一下——

    1
    独特之美


    无脚鸟不同于其他鸟类,它没有脚,然而在我们想象的画面里,它却能给人来一种独特的美的感受。也正是因为这种没有边界、不循规条、无所限制的想象,这种独特的美感,才有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九型人格中的4号,他们的深层心理需求是我是独特的逃避平凡平庸。他们活在世间的办法就是独特独一无二与其他人不同,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存在感。比如4号的九型导师耿涛分享:因为特别不能忍受军训时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服装,他在军训服上画满卡通画写满文字。4号的九型导师韩林语分享:参加政府会议时,别人都穿西装,我一个人穿一条波西米亚长裙。当自己成为了另类,感觉到自己与别人不一样的时候,心理会很满足。在其它方面,无论是讲同样主题的课,或是听同样的课,或发表观点,我都会追求和别人不一样的呈现。


    4号所追求的特立独行、标新立异,并不是为了出风头、为了让别人认为他好,认为他优秀,而是为了不一样,只要与别人不一样,只要不是复制别人,哪怕在别人眼里有那么一点异类都无不可。耿涛导师形容4号的独特是——残缺的孤品。


    (王菲)


    4号朋友的感觉、感受非常丰富,敏感而细腻,艺术感受力很强,“追求独特”这个内在深层心理需求又驱动着4号成为颇具独特审美和极富创造力的一个群体。所以我们在生活中能看到很多的4号朋友着装不俗、气质超然、工作中也有很强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比如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就是4号朋友,当别人还在使用键盘时,他就属意团队研发没有键盘的电子产品,当时属下觉得不可想象。再比如舞蹈家杨丽萍也是4号朋友,她的舞蹈作品超越普通艺术,给人带来大美的享受。


    (乔布斯)


    (杨丽萍)


    2
    缺失之憾


    无脚鸟在天空飞翔,时不时迎面飞来或一群大雁、或一只孤鹰,它注意到其它鸟儿都有两只脚,而自己没有,无脚鸟发出声声哀鸣。

    4号的朋友与生俱来就会有一种强烈的缺失感,他时时觉得现在正在经历的这个生命总是不完整的、不完美的。在生活中,4号朋友的注意力焦点总会去到自己的不足不拥有的部分,就像一个残缺的圆,其它型号的朋友可能首先看到比较完整的部分,而4号的朋友却很容易先关注到不完满的那部分。正是由于这种无处不在的缺失感,4号的朋友会很容易捕捉到别人身上的美好,同时又很容易照见自己的缺失和不足。我们看到很多的4号的朋友气质都偏忧郁,缺失感正是其原因之一,并还会因此产生羡慕、欣赏、甚至嫉妒的情绪。


    (张爱玲)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是典型的4号朋友,当别人都在大观园里欣赏繁盛花开的时候,4号内在的这种缺失感却让她关注的是花落当如何。她写下了《葬花吟》——“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中饰演林黛玉的演员陈晓旭,也是一位4号朋友,本色出演不仅形似更兼神似,至今无人能超越。


    (林黛玉/陈晓旭)


    再比如有4号的朋友分享缺失感:约了一些朋友一起喝茶,当别人都已经享受聚会的热烈氛围的时候,他却会关注到今天应该还缺了哪个朋友,要是那位朋友也在场那感觉就更好了。


    (梁朝伟)


    3
    追寻之痛


    王家卫导演的香港经典文艺片《阿飞正传》里,张国荣饰演的阿飞说:我听说有一种鸟没有脚,它只能一直飞,飞累了就睡在风中,这种鸟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无脚鸟一生都在不停地飞啊飞,都在苦苦追寻中度过,也许在寻找它的同伴、也许在寻找可以让它栖息的地方、也许在寻找它的双脚……

    张国荣是九型人格中的4号朋友,又是一个本色出演的成功范例,自己像一只“无脚鸟”,又出演电影里的“无脚鸟”,怎能不淋漓尽致、浑然天成!张国荣凭此影片成为1991年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影帝。


    (张国荣)


    4号朋友穷其一生都在追寻,他们追寻自己活着的意义、生命的最终价值,经常会思考和探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往何处去这样的哲学命题。4号朋友认为他们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这个人群,他们一直都在追寻自己的本源和灵魂的家园,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归属。虽然不断地追寻会带来经验之痛、蜕变之痛,但这痛也正是他们感受自我存在、找寻灵魂家园的必由之路。


    在日常生活中,4号的朋友经常会去追问和考量当下发生事件的意义所在——如果站在他自己整个生命的视野来看待、如果用他自己整个生命的终极意义来衡量,当下这件事的发生是否有意义?4号的九型导师韩林语分享——“我感觉我终其一生都在不断探寻意义,这是我生命的一个动力。具体来说,比如我会怀疑我做九型导师的意义,有时候又在思索我做萨提亚导师的意义,再一段时间我又去探寻我活着的意义,当有一些不是很令人满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也会去问自己,做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


    同时,因为如前所述的时时刻刻存在的缺失感,也会让4号朋友一直都处在找寻的心态中,他们希望自己能找到那个缺失,实现那个完整、那个完美,但似乎总也没有完整、完美的那一天,似乎还要一直不停地找下去。台湾作家三毛也是九型人格中的4号朋友,她在《说给自己听》一书中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三毛流浪一生,来世也仍然愿意选择继续找寻。


    (三毛)



    4
    孤独之殇


    无脚鸟在海阔天空中自由飞翔,孤单的身影映射在海面上,它很想有个同伴,对面飞来一只鸟,它对那只鸟啾啾鸣叫,那只鸟显然不懂它的话语,茫然的飞走了。无脚鸟明白,我们本非同类,这里并非我的世界,但是只要是在经验真实,哪怕风雨雷电、天高云低、惊涛骇浪、迷途惘路,也要继续去找寻。


    四号的朋友与生俱来也有一种深深的孤独感,他们的内在丰富而深邃,他们的感受纤细和精微,他们希望与他人、与世界都有最真实的、最深入的联接,而非浅显的、表面的、敷衍的交流,但是往往现实令他们失望,令他们深感孤独。四号九型导师耿涛分享:我经常觉得孤独和疏离,我拼命地去说、去表达,但很少有人能够听懂我究竟在说什么,很少有人能给我理想的回应。正是这种孤独感,让他们又开始启程寻找,希望能够去找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孤独是伤感的、是悲郁的,但同时又带给他们真实痛快的体验,这似乎让他们又找到了自己、又探寻到了新的生命的意义,因此很多4号的朋友都会非常享受这种孤独。我们一起来回味4号朋友张国荣的这首孤独的绝唱——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拥有独特之美、缺失之憾、追寻之痛、孤独之殇的九型人格的4号朋友们,他们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



    小编语:4号九型导师韩林语的文章《4号的自我认知与觉察——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由“嵘思享”本期连续发布,4号资深导师写自己的型号,字字玑珠,不容错过!


    本文鸣谢:

    美国EPTP认证导师 韩林语

    美国EPTP认证导师 耿涛

    资深4号助教 雪飞 

    广州DT九型人格工作室


    嵘思荣享 度己达人


    (作者/陈志嵘,整理/南湖土,编辑/青葱)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