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网站_孙立坚博客

孙立坚 认证讲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http://sunlijia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孙立坚:孙立坚:央企高价拿地 地方政府是最大得益者

关键词:[经济学家] [金融] [证券] 浏览:2080 发布日期:2016-06-21 网页收藏

  • 网易财经6月12日讯 2016年陆家嘴论坛6月12日开幕,主题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挑战与金融变革”。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主任孙立坚表示,关于人民币汇率,我们积累了市场化的经验,采取了有效的打击投机资本的管理方法,确保了人民币在一个双向波动的环境当中。只要中国未来经济开始复苏,能够通过国内的市场的活力分散险的话,人民币最后一定会放开资本管制。

    所以咱们现在说咱们的一个房价问题,可以看到现在您之前就已经有说过,现在一线城市的房价非常的热,但是三四线城市库存积压的非常厉害。

    对于房价问题,孙立坚表示,之所以一二线城市房价高企,主要原因并不是一二线城市的房子本身具有多大的魅力,而是一二线城市拥有老百姓所向往的公共的资源。如果能够在一二线城市生活,那么养老问题,看病难的问题,都比三四线城市拥有更好的保障。而且,一线城市还有良好的教育资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几代人的储蓄,全部虹吸现象进入到一二线城市,让一二线城市的房价高企不落。

    孙立坚认为,解决三四线城市和一二线城市房价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一定要加大三四线城市人力资本的投入,要有好的医生、好的教育、好的老师、好的学校,好的商圈的设计。

    孙立坚还表示,由于一二线城市存在这样一种刚需,所以很多央企进入到这个市场分最后的一杯羹。现在我们有些央企大胆的去拿高价格的楼盘,虽然它的投资给那些地方政府带来了非常好的税收的收益,看上去是央企花钱投资,地方政府是最大的得益者,但是它却挤出了民间投资。

    以下为全文:

    网易财经:非常感谢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孙立坚主任这次能够接受网易财经的专访。

    孙立坚:大家好。

    网易财经:想问一下孙主任,去年11月的时候,人民币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纳入货币篮子这样一个事件,现在已经半年过去了,您觉得在半年之内人民币的表现怎么样?

    孙立坚:人民币汇率的表现,实际上是取决于内外的一个双重的环境,双重的一个经济的基本面的复苏的表现,有非常大的关系。因为汇率它牵扯到一个内外两个市值。先讲一下我们内部的情况,中国人民币汇率实际上在市场化的过程当中,是一个渐进化的发展模式。现在接下来我们的一个最后的一些技术的关口,一个是怎么把涨跌幅的限制放开,另外一个就是中间形成机制市场化。

    在这样一个汇率的改革过程当中,我们选择了先走中间价格的这样一个市场化的改革机制,当然也是一个开放倒逼我们做汇率的改革,因为特别提款权评估中国汇率的管理方式是否做到能够让便利的使用这个货币的这样一个管理体制,时间表也逼着我们要在前面做好这个市场化的进程。

    所以我们放开了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的改革,也是期待着人民币能够出现市场供求关系带来的一个双向变化这样一个格局。改变以前单边汇率的走势,造成的我们在汇率管理上、外汇储备运作上的一些困难。

    现在条件从基本面上,条件上也是有了像今天很多人认为,中国放开中间价的管理,实际上也并不是太好。我认为条件好是在哪里呢?就是中国改变了这种非常清晰的双顺差带来的人民币单边升值的压力。就是以前我们招商引资,我们靠贸易一个单边的力量做我们中国经济的增长的支柱,经济大环境好的时候,这个方式也很好,带来的是贸易顺差和直接投资带来的资本向下的顺差,两种都带来了人民币货币的需求,你没有办法市场化,它的需求就是单边的需求。

    但现在,这个力量减弱了,所以我们可以去在国际收支平衡的这样一个环境下去做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但是确实,这次我们看到这个市场化的改革受到了外部因素的影响。这个外部因素实际上就是发达国家以美国为主,都在进行着这样一个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所以这种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了全球金融市场资产的价格,完全被这种宽松的货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上窜下跳的这样一个不稳定的格局。整个市场带动今天资产价格的走势,不是靠哪个国家的经济出现了回暖的迹象,而是这些政策决策部门的一些讲话,会带来价格的大的波动。

    尤其是我们8月11日要做的一个汇改的选择的时机,正是美联储在不断地强调美国的货币政策要进行一个实质性的调整,所谓的QE的退出。没想到在这个时间点上,中国和世界的外部力量结合在一起,所以造成了非美货币全部被市场做空的这样一个格局。

    而且中国的货币因为刚刚进入到世界的交易的品种当中,所以大家对人民币的交易还不活跃,只是有了一个贬值的趋势,但是会带来整个中国社会使用人民币的居民,无论是法人的企业,还是我们个人的居民,都产生了一种人民币将会进入像非美货币一样,一个严重的贬值的趋势,所以就把它一直利用海外便宜资金的债务,出来因为人民币贬值,人民币才是真正便宜的资金,所以他马上进行了一个人民币,趁美元还没有完全升值的情况下,用人民币去购汇,然后把美元还掉。

    这种美元债务的提前偿还,加快了人民币贬值的步伐,造成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非常的强烈,然后老百姓又利用政府藏汇于民的利好政策,大量的进行人民币换美元的这样一种冲动性的做法,这个结果就更加造成人民币迅速的贬值,市场更加一边倒的出售人民币这样的一个做法。

    国家在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个时间点,处在一个非美货币被做空,贬值预期强化的这样一个环境,采取的是一种市场化的手段,就是拿我们的外汇储备你抛,我吸,保证人民币相对的稳定,代价是牺牲了我们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个时候国家开始意识到,采取这种消耗外汇储备来保持汇率的稳定,这是一种短时间的效应。

    就像当年的东南亚国家,为了捍卫自己的本币稳定,都抛售了自己的外汇储备,吸纳自己的货币,最后造成的结果是外汇储备消失的荡然无存,再保持自己本币的稳定,困难,做不到了。所以这个后悔已经太晚了,一场金融危机全面爆发,所以中国及时的采取了人民币基本上下的,就是让这些投机的力量看到人民币贬值,也不让你做,我不让你交易。所以我们控制了这些投机资本的力量以后,使得人民币一种强大的抛压行为被遏制住。

    人民币在经历了过年春节以后,开始稳定下来,真正的出现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双向波动。当然这个双向的波动,还是在一个我们设定的一个,以我们为主导的交易的规则,如果你一旦提出的价格,违背了这个交易规则,我们就认为这是一个无效的交易,所以很多市场在非美货币被全面抛压的情况下,人民币并没有出现抛压,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交易规则,稳住了中国的人民币汇率。

    另外一点,就是中国政府打破贬值预期,它抓紧很好的时期,扰乱市场投机的,影响汇率的方向,造成你猜汇率贬值,我就要让这个汇率通过我的干预让它升值,这样一贬一升的话,实际上并没有形成投机资本可以在中国人民币这个品种上获得投机的财富效应。 这个投机力量被遏制住以后,我们就看到人民币今天暂时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状态。

    为什么讲暂时?是因为今天全球的货币环境非常的恶劣,一旦中国资本账户放开,中国现在只是资本账户没有放开,交易规则卡得死一点造成的稳定。如果这些非市场化的手段真的走向市场化的话,那么可能会带来非常大的。

    当然庆幸的一点,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中国提出我们的应对手段就是针对这些进行有效的资本管理,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危机爆发以后,一个2008年的美国危机,还有1997年东亚危机以后,他们反省,投机的力量还是不能够跟它正常交流,还是要做有效的资本管理,所以我们采取的是有效的手段,正当防卫,这个做法是对的,无可厚非。

    尽管美国政府还是认为,中国的汇率已经比过去好多了,还有这种非市场因素在里面,现在是特殊时期,现在的问题考验我们,等到这个特殊的风暴退潮以后,中国开始放开我们的资本市场这种管制,对外开放,资金可以自由的流进流出的话,那么会不会因为我们自己家里的问题,没有让我们老百姓对自己国内的金融投资充满信心,而是利用开放,又把自己的钱去投资海外的这些金融品种,这可能就会造成人民币非常不稳定的波动。

    所以关于人民币的汇率,我们目前成功的,我们积累了市场化的经验,采取了有效的打击投机资本的管理方法,确保了人民币在一个双向波动的环境当中。只要中国未来我们经济开始要复苏,我们依靠增长模式,开始通过国内的市场的活力能够分散这个风险的话,我相信人民币最后一个放开资本管制,这个游戏规则更加的市场化,我们也不会出现中国的流失的问题。

    贬值也是一个双向波动当中的一个环节,不会出现一个趋势性的,所以这点我觉得只要中国抓紧供给侧的改革,把实体经济的基本面能够确定好,让中国的老百姓也感受到中国国内有非常好的投资环境和消费环境,没有必要通过选择美元,到海外去进行理财,进行消费。如果这样一个环境优化的话,那么中国的汇率设备市场化的这样一个时间,就看美元和欧元、日元这种货币战争什么时候消停下来,我们就会大踏步的加快中国人民币资本的向下开放,然后推进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网易财经:您刚才说到供给侧改革,事实上现在下行通道了。

    孙立坚:一点不错。

    网易财经:新的石油、天然气产能过剩的

    孙立坚:一点不错。

    网易财经:中国也在面对这样的问题,在大家都在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的时候,中国怎么去实现它的这样一个应该从哪里入手?

    孙立坚:实际上你的问题非常的好,今天我们看到工业生产原材料的市场,大宗商品市场、金融的市场都出现了利好的企业,成本的压力是释放的,可是今天最大的问题是,我生产的东西谁来消费。如果我们今天需求端的问题不能解决的话,那么会带来很大的,这是问题的一方面。

    我们上游依靠工业资源运营的这些企业,今天他们却经历起寒冬的考验,因为资源的价格非常的糟糕。我这里就要讲一个因果关系,就是为什么这些工业原材料的企业,今天会受到利润的压力,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我们解释问题,把因果关系可能讲翻了。

    也就是说今天下游企业投资意愿不足,才造成上游资源性的行业价格不能抬升。因为需求不足,出现了刚才讲的供给过剩,如果再像2009年那样,下游投资意愿真的拉起来,你会发现我们所看到的所以这些要是没有足够的把钱,不是把钱用掉,而是把钱攒下来的话

    网易财经:咱们聊一下这个过剩的产能到底是由谁来买单。

    孙立坚:今天关键的问题就是产能,在中国现在老百姓城镇化,他是没有消费能力的,必须要人均收入的倍增完成,它才进入到一个真正强大的消费市场。还有一线城市是有钱,但是他们不敢消费,因为他们如果民生问题不解决,他们今天的产能的力量也是很有限的。另外一点,其实中国市场的诚信,食品的安全,消费者权益的保护,这些不到位的话,老百姓还是到海外去消费。

    当然今天中国企业家能不能提供老百姓想要的东西,这也是决定我们消费能不能在中国市场培育起来,化解产能的关键所在。如果一旦中国市场把这些问题解决的话,你去看中国强大的消费市场一定会带动全球资源价格的反弹,和铁矿石价格的反弹。关键问题,中国经济今天处在一个通缩压力的情况下,所以全球的市场今天都非常的清楚,这个产能无法释放。所以这一点也是中国经济对大宗商品,工业原材料价格市场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网易财经:所以咱们现在说咱们的一个房价问题,可以看到现在您之前就已经有说过,现在一线城市的房价非常的热,但是三四线城市库存积压的非常厉害。

    孙立坚:一点不错。

    网易财经:特别是现在地王频出,而且还是由央企。

    孙立坚:对,一线、二线城市今天房价高企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并不是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房子本身具有多大的魅力,关键的问题就是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他们今天老百姓所向往的这些公共的资源,和三四线城市相比具有最大的反差。如果能够在一线二线城市生活,他们的自己的养老问题,看病难的问题,和住房的问题,都比三四线城市有非常好的公共资源的保障。

    一线城市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孩子在未来的这样一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当中,能不能在一二线城市受到良好的教育,确保孩子带着自己学历和自己的能力,进入到市场竞争,保证他未来财富的增长,是不是把孩子的未来解决了,就可以把自己未来的社会保障也解决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二线城市今天成功的,只要有钱的人,就会把这个钱投进来,如果自己没有钱投进来,自己的孩子能够冲进一二线城市工作,他们会举全家之力,帮助孩子建立在一二线城市发展所需要的住房的这样一个条件。

    这样的话,几代人的储蓄,全部虹吸现象进入到一二线城市,让一二线城市的房价高企不落,所以解决三四线城市和一二线城市的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一定要加大三四线城市人力资本的投入,主要要好的医生、好的教育、好的老师、好的学校,好的商圈的设计。如果国家不能够,仅仅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花钱去投资,而不把钱投资在今天人力资本上,让这些优秀的人才到三四线城市,提供良好的教育、良好的医疗、良好的住房的这样一个发展的思路的话,那么你只要建几栋楼,老百姓还是不会把钱花在这个市场上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公共资源在今天的失衡,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房地产市场的健康的发展,这是我要讲的一个层面。

    另外一个层面我们最近也注意到了,一二线城市这样一种刚需的存在,带来了很多央企进入到这个市场,在分最后的一杯羹,因为我们看到一二线城市的土地资源已经越来越稀缺,所以现在物以稀为贵,仅仅是采取这样一个一二线城市的投资,会出现一个非常天价的这样一种,让整个经济基本面更加恶化的局面,就是土地的价格已经超过了今天最高的成品房的价格。

    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是今天看到还有很多人会追涨一二线城市的楼盘,主要的还是在今天投资其他的工具没有这样一个高收益的保障。而一二线城市大家知道,看涨不看跌的格局,影响着未来生态的发展。也就是说房价下跌了,反而没有人买房,无论是投资客还是消费者。房价上涨了才会出现消费客认为不能再等待了,投资客认为这是值得投资的,投资。

    所以这样的一个情况更加会造成房地产涨的时候资金蜂拥而进,而且一二线城市具有良好的公共资源做支撑,更加会带来这种投资的冲动。现在看到,对不起,不应该讲这个公司的名字。

    网易财经:没事儿,您说。

    孙立坚:现在看到我们有些央企,这么大胆的去拿高价格的楼盘。拿高楼盘的价格,虽然它的投资给那些地方政府带来了非常好的税收的收益,看上去是央企花钱投资,地方政府是最大的得益者,出现了这样一个政府的资金的,但是它却挤出了民间投资,或者民间消费的这种生态。

    因为这么高的楼价,大家是借钱去买房子的话,就会让我们以后的债务的偿还抵消了老百姓消费的能力。所以这个楼盘价格的上升,让很多的资金本来可以转变很多企业的生存环境,产能过剩释放的一个项目的机会,但是今天全都砸在了这个高楼价里。所以我觉得这个确实要注意中国房地产市场这个生态的培育,不能够简单的利用供求失衡来解决问题。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