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荣:全球的大麻烦:当美国贸易开始萎缩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94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美国对外贸易在今年前七个月里萎缩,全球贸易持续降温的情况可能增加人们对经济同样放缓的忧虑。

    本周四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对欧盟、中国等几个最大贸易伙伴之间贸易放缓,显示即便正在积极扩张的美国经济对全球产生的贡献也有限。

    全球贸易增速今年上半年录得2009年以来最慢,经济学家们认为这是全球经济正变得越来越脆弱的证据,并且经历了数十年的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可能已经达到阶段性顶点。

    美国去年全球最大贸易国的地位被中国超过,尽管中国的经济总体量还不到美国的六成。

    中国经济放缓近年来让投资者担心起例如澳大利亚和韩国这样的国家可能受到影响,但美国的贸易数据显示美国即便在经济积极扩张的状况下也很难抵消上述影响。

    美国商务部周四公布的贸易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里美国对外贸易额(商品+服务)下降了830亿美元至2.94万亿美元,降幅达2.7%。

    其中,美国出口的商品和服务金额下降470亿美元,降幅3.5%;进口商品和服务的金额下降364亿美元,降幅2.2%。

    同期,美国对欧盟还创下史上最大贸易赤字。美国从欧盟进口微升1.5%,对欧盟出口下滑1.3%。

    有政治敏感度的美国对华贸易中,对华出口下降1.9%,进口微降0.2%,逆差增扩0.4%至316亿美元。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的数据,全球贸易量在今年上半年正以2009年来最快的速度在收缩:一季度收缩0.5%,二季度收缩1.5%。

    这大部分是受到欧洲经济复苏停步,以及中国经济减慢所致。中国经济由出口主导转型至由内需推动,美国渐渐成为净能源出口国,这些都对世界贸易产生结构性影响。

    IMF在去年底的一份报告中提出,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贸易增长越来越缓慢的原因不仅在于全球收入增长的缓慢,还包括贸易自身对收入增长的敏感度大大减弱。与影响全球 GDP 增长的周期性因素相比,贸易放缓有着更深层次的根源。与 2009 年贸易崩溃相比,当前全球贸易放缓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结构性因素而非短期因素的影响,例如中国和美国的供应链贸易变化。

    世贸组织(WTO)预期将下调今年3.5%的全球贸易增长目标。WTO首席经济学家Robert Koopman称,全球经济明显发生结构转变,这意味全球贸易放缓现象料会持续多一段时间。

    他表示,中国尝试由出口主导经济,转向更多由内部消费带动的经济,对世界贸易局面产生结构影响,与此同时,美国的能源环节也在转变,美国逐渐成为能源净出口国。而制造商缩减全球供应链,重新把生产线由境外搬返本土,对全球贸易同样产生结构变化影响。他认为,全球经济持续在调整,贸易环节的调整愈来愈明显。

    Koopman称,虽然全球化可能见顶,但未有迹象显示全球化趋势已经逆转。贸易增长虽然放缓至与全球GDP增长率相近水平,但贸易活动仍然稳定,商品出口依然占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