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荣:瑞信:中国投资支出和美国核心通胀为明年全球经济两大风险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160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据彭博报道,报告的标题是《美联储觉醒》("The Fed Awakens"),这一标题似乎暗示着美国央行已成为全球经济潜在下行风险的来源。尽管瑞信首席经济学家 James Sweeney 认为美联储将会在2016年年底前加息四次,他并不认为这一紧缩周期是即将来临的两个最显著的“灰天鹅”之一。瑞信认为造成全球经济出现下行风险的显著来源是,中国投资支出低迷以及美国核心通胀率复苏。

    瑞信称,实现合适的投资支出水平是中国决策者面临的一大挑战,这必定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溢出效应。在经济增长转向内需拉动的过程中,中国将会确保不完全切断拉动投资支出的信贷龙头。另一方面,这些支出的边际效益已经减小,投资令目前的失衡加剧,导致外界担心中国会发生金融危机。

    由于中国的资本形成规模巨大, Sweeney承认,如果投资收缩或者近于收缩,那么瑞信基准情景中的所有假设将不得不重新评估。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投资已经取代美国消费者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引擎。

    这里有一个必要的限定条件,那就是美国第三季度实际个人消费的服务支出几乎是商品支出的两倍。

    但瑞信认为,如果中国的投资保持不变或收缩,那么将会出现一个广泛的风险规避环境,随着大宗商品出口国步履维艰,这将会令全球GDP陷入衰退,。

    “投资收缩这一风险情景是一个低概率、高影响的事件,投资者有理由关注”, Sweeney说道:“不过我们认为在经济刺激和全球经济复苏的情况下,中国的增长更有可能在明年年初回升。”

    还有一个鲜少谈及但更有可能是造成全球经济下行的原因,那就是发达经济体的央行最后得到的通胀率比他们一直想要的更高。

    Sweeney的团队表示,“我们关注的另一个风险情景是发达市场核心通胀率上升,特别是美国的核心通胀率。”对于高通胀,市场显然没有准备好,或者并未将高通胀反映在价格中。

    Sweeney提出了四点理由来解释为何这一低概率事件的发生并非不同寻常。

    在过去两年里,美国的经济增长一直高于潜在经济增长,只要经济走出低迷,这增长就会使得通胀增加。

    目前5%的失业率,几乎已经达到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 )符合充分就业的水平,经济学家认为此后工资会面临更多的上行压力

    即使工资增长可能不会过快提高,美国信贷增长已经有所提速。最终,暂时对通胀形成压力的两大临时因素——强势美元和低油价——它们的影响将会在2016年减弱。瑞信表示,这将会造成整体通胀的增加,可能进而导致核心通胀率的增加。

    瑞信表示,通胀的意外上行将会拖累经济活动,因为市场定价已经反映了两大因素:美联储以较快步伐加息,最终利率将高于当前预期,导致收益率快速上升。

    Sweeney 及其团队表示,市场动荡可能会增加经济风险,例如风险规避情绪上升和利率敏感物品支出减少,包括耐用消费品。美国2015年的利率敏感商品支出意外强劲。

    在这份报告里,哪一项潜在下行情景最令人恐惧?

    那就是这两种风险同时发生。Sweeney写道:“中国的增长有可能会非常疲软,同时发达市场的核心通胀率可能会提高,这一不太可能发生的情景可能会对金融市场造成极为严重的破坏。”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