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荣:美联储“发牌” 新兴市场跟不跟?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96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美联储加息消除了一个重要的不确定性,但却增加了更多其他方面的不确定性——新兴经济体将对此作出何种反应?

    考虑到庞大的外债和疲软的经济,在全球经济金融一体化程度加深之际,美联储加息将引发资本回流美国,这会令新兴市场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特别是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

    彭博社文章称,菲律宾、印尼和中国台湾将是首批对美联储加息作出反应的地区。经济学家们认为,东南亚国家将暂时按兵不动。

    正如大约一半左右的接受彭博社预期调查的分析师所预计的,台湾周四宣布降息,为连续第二个季度下调基准利率,从1.75%降至1.625%,显示该地区与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式走上分歧之路。疲弱的台湾出口表明该地区经济并未出现复苏迹象。

    香港用实际行动表示该地区追随美联储加息脚步。就在美联储加息后几个小时,香港金管局赶在周四清晨便宣布将基准利率从0.5%上调至0.75%,为九年来首次。香港采用港元盯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

    金管局首席执行官陈德霖周四在记者会上称,美联储的加息决策意味着新兴市场将持续经历资本外流和汇率贬值压力经济增长和资产市场也将承压:香港资本外流的速度将取决于美联储加息,以及美元与港元之间的汇差。无论什么原因,如果美联储加息速度快于预期,那么,香港资本外流和跟随加息的速度也将变快。

    资本外流风险

    “对新兴市场最大的担忧和货币相关。”John Hancock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Megan Greene对《华尔街日报》表示,随着其他央行持续放松货币政策,以及美联储逐步加息,美元将持续升值。

    新兴市场国家依然处在严重的资本外流阴影之下。据《华尔街日报》,投资者今年已经从新兴市场撤出的资金净额高达5000亿美元,为几十年来首次出现年度资金流出。

    现在的问题是,预计美联储仍将在接下来的一年继续提高利率,这可能在新兴市场引发踩踏风险。

    债务负担加重

    有“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华尔街日报》记者Jon Hilsenrath在FOMC宣布加息后评论称,美联储现在行动,可能会对新兴市场构成新的压力,尤其是这些国家拥有大量美元贷款的企业,随着美元升值,债务负担将加重。

    高盛此前指出,新兴市场的信贷杠杆在面临美国近十年来的首次加息将显得尤为脆弱,其中,负债率较高的中国、韩国、土耳其、墨西哥等国尤其值得担忧。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截止二季度末,美国以外地区的非银行信贷类美元贷款为9.8万亿美元,其中大约有3.3万亿流向了新兴市场。从2009年第一季度到今年二季度,一些新兴经济体的非银行信贷类美元贷款甚至翻了一番。

    “这是亚洲的阿喀琉斯之踵,”CNBC援引野村首席除日本外的亚洲经济学家Rob Subbaraman在上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的话表示,“和亚洲之外的其他大型新兴经济体相比,亚洲的新兴市场国家承受的金融失衡是前述地区的四倍多。”

    98年金融危机会否重现?

    这会不会导致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重现呢?

    在高盛首席亚太经济学家Andrew Tilton看来,尽管从人均收入来看,很多亚洲经济体的负债超过人们的预期,但并不会重演当年那场席卷亚洲的金融危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与当年相比,现在的贷款人主要是非金融企业。

    不过,正如前文所说,全球不同金融市场之间的联系非常密切,美联储加息并不是单向影响新兴市场的,该行反过来也会受到海外市场的影响。比如,中国央行在8月中旬引导人民币贬值,其冲击波旋即在全球市场蔓延开来,并被视为令美联储在9月推迟加息的重要原因。

    如果中国允许人民币进一步贬值,重新盯住一篮子货币而不是仅仅只是紧盯美元,那么,中国就有可能结束向海外出口“通缩”,或者令全球加息进程逆转。

    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师洪灏17日发表评论称,中国央行对人民币贬值的态度将影响中国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反应。人民币汇率弹性较以往增大,使得中国能够更好地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尤其是在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的时候。因此,央行对本币贬值的容忍度才是关键。

    美联储加息后首个交易日,亚洲股市普遍上涨。兴业证券宏观分析师王涵表示,在市场的充分预期下,美联储加息对新兴市场整体的冲击有限。

    而中信证券分析称,随着美国加息周期启动,2016年资金流出压力将继续。金融条件收紧,加上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传导,新兴亚洲经济仍然面临下行风险。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