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罗振宇:罗辑思维绝不会创新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213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真格的团队问我想讲什么,我其实那时候脑子里是一片空白,我说就用毛泽东讲这句话,就是形势正在起变化,这是当时反右的时候毛泽东打响的第一枪,正好诠释今天这样一个时机,我算定了陈欧就要讲拥抱寒冬。这个变化不重要,六七年来一回,讲的都是真理。我今天讲一个我真是感受到的变化,请注意,我下面讲 的一定是错的,但它是我的真实体会,错,它也错的极其的真实。

    我感觉2015年中国的商业正在出现一个重大的变化,简单讲,我先说我的结 论,然后我来讲我为什么这么想。就是连线内的创业机会正在萎缩,而做点状企业的机会正在出现,这句话出现以后,如果你听懂了就得罪了现场的一部分人。为什 么这么说,假设社会是一个互联网结构,永远会有一些创新创业者,他是把传统没有连接起来的点连接起来,产生一种叫连接红利的东西。可是,在所有的创新当中 还有另外一种类型,就是我不去尝试连接什么,我去做一个点,一个有价值的点,我等待那些现状的创新来连接我。在我眼里,所有的创业者大概分成这两种类型, 我的判断就是,2015年至少在这一轮创新过程当中,以连线方式进行创新,我觉得机会渐渐正在落潮,而以做点的方式完成创新的创业者,他的机会正在崛起和 浮现,这就是我今天讲的形势正在起变化,我指的变化就是这个变化。

    为什么这样说,过去我们看互联网的时候,我们总觉得互联网是一个不断的连 接系统,把社会不同的点连接起来,这当然是一种创新的方式,它当然能够产生红利,但是想一想,为什么20世纪崛起的国家是美国和苏联,而19世纪最牛逼的 一定是英国,因为英国当时拥有海权帝国,是用舰船把全世界的殖民地连接起来。而之后海平面之上交通工具出现了,就是铁路,当19世纪下半叶,铁路连接各个 大陆之后,立即把大陆上潜在的财富都能激发出来,也就是谁拥有铁路的广袤领土,谁就是下一个传统大国,所以20世纪是美苏的历史,所以连接必然产生红利, 毋庸置疑。

    但是这一轮互联网我们看到了另外一个趋势,我今年在家里读书的时候我在想,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发展,没准更符合人类文明的本来 面目。那就是互联网是人的力量延伸的,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个阶段。当年我在大学读传播学的时候,有一个大神一样的人物麦克卢汉,写了一本书叫《人的延 伸》,现在看来麦克卢汉,那时候是最早的互联网理论大作,那本书把人类文明史整个重新梳理,今天我可能讲的也是歪曲他的原意,这是我的理解。就是137亿 年的宇宙的历史,到了人类这种级别的时候,突然出现一次跃升,最早是离子组成分子,分子组成有机物,有机物从单细胞组成多细胞,多细胞演化成植物和动物, 但是到有人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进化方式的重大变化,就是人可以通过逻辑语言工具不断形成对自我的延伸,从而在演变规律当中呈现出迅速变种的物种,所以人类 根本不是一个物种,它是一个物系。

    事实上,当人类发明弓箭的时候我们的手臂就延长了,我们拥有第一把锤子的时候,我们的手臂就变得更为有 力。到今天为止,所有的机器其实都是在这个演化的总趋势上,把每一个人得以延伸。所以在过去几年的互联网过程当中,我们观察到什么现象,第一个现象,它恰 恰不是原来的点突然簇起来了,连接起来了,而是原来工业社会用了200多年的时间,用了大量的技巧和骗术整合起来的点,你突然觉得它像一个炮仗一样说散就 散了,这是为什么?正是因为个人获得了力量。尤其是2015年我坐在CBD的办公室里,我突然有一天感觉到,我他妈简直就像一个皇帝,我的窗外有几百个厨 子,生好了他们的灶火准备为我做饭。有几百个人准备把这个饭送到我的办公室,有那么多辆高档的轿车,配好司机等在我楼下,准备为我服务,他们谦卑的以 APP的形式存在于我的手机当中。它里面还会有按摩的,画指甲的,就是你能想到的合法屋,它都在APP里谦卑等着你,我突然一想路易十四才三百个厨子,就 是我们随时可以调动身边那么多资源为自己服务,而且无比便宜。我们不用像古代的帝王那样横赋暴敛享受这样的服务。而且正是因为有了互联网,你以为互联网造 福的是在座的各位吗,是拿到了A轮、B轮的各位吗,不是的,是最底层的公众。

    我有一次坐易到用车,那个司机素质非常高,我问他一个月挣多 少,他说一万差不多,我说你累吗,他说特别累,我说有一个公司用一万块钱给你你来吗,他说不来,他说不自由。十年前你敢想吗,有一个专门做阿姨的上门宝洁 的APP,有一次我定了一个服务,刚开始补贴多嘛。我们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感谢投资人。那天来了两个人,我老婆刚想指挥别人打扫卫生,那位阿姨,1米5的 个子,指着我老婆说,打扫卫生我是专业的,你不要插嘴,我那时候觉得哪里是蓝领服务人员,这是一个手艺人的骄傲。每一个人都在崛起,不仅是创业者离开了组 织,每一个消费者都变得像皇帝一样的伟大而强力,而每个在这个网络里变得越来越具有尊严感。上什么大学,现在打任何一份工,哪怕跑快递一个月都是一万块 钱,每一个人的崛起路径,正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机会面前空前的好。

    所以我们是不是反过来思考一下互联网,互联网到底在干什么,真的像我们创业 者想的那样,我搭一个平台让别人到我这里做生意,然后分享他的连接红利对吧,因为所有的人,很多我身边的创业者都在做着淘宝式的美梦,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 的生意,你们家淘宝有一家上市的吗,只有连接会有红利,谁傻乎乎坐点谁就是傻逼。我所在的媒体圈,那么多媒体都是在做平台,都在喊UGC,后面知道不靠谱 了就喊PGC,总而言之不干,我负责把他们连接起来,我就有平台,我就有红利,我就能上市。

    可是罗辑思维在两年多前创业,我就不信这个邪, 我就做一个点怎么了。我踏实,我不会做生意,徐老师了解我不是买卖人,不会做生意,我就做一件确定的,我能控制的事情,但是做着做着,我突然明白过来,没 准点,这种创业有可能是下一拨的未来。我们从两个角度看这个问题,第一,人的经济史从来是一层一层的层类研发,它总是先出现一个点,然后当这个点影响力足 够大的话,它演化成线或者是面,它变成一层基础设施,然后这层基础设施上又会诞生出新的强大的点,这一点在它上面继续变成线和面,演化成基础设施,整个人 类经济就是一张煎饼,反复地在上面摊,越摊越厚,是基础设施承载基础设施。我们今天在这个现场,刚才觉得很糟,因为网络信号不好。中国的网络就建立在中国 大饭店的会场上,而又是在北京的商业环境这个基础设施上,底层还有水电气等等,更深层的基础设施,整个人类经济的文明就是这样层类建立起来的。当年的罗马 无非是七个山村里的村落而已,当地中海成为它的内湖的时候,就要为那一代人创造基础设施。然后形成新的一层基础设施,我们刚才讲的铁路也是这样,铁路在 19世纪下半年,在美国历史上的重要性和我们今天看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是一样的重要性。如果今天的资本在疯狂的话,当时美国资本更疯狂,美国当时19世纪 下半叶70%的股票是跟铁路有关。然而有一个转变,当美国的铁路正式建成之后,只有一家铁路公司能挣钱。其实铁路没有带来资本的盈利的报酬,如果我们今天 到硅谷去看,你会发现其实也是一样,风险资本虽然存在,但是真正等大潮过去,能够成就的只是那么几家公司。上一轮铁路也是这样,因为它变成了基础设施。后 来的铁路大王,石油大王,都是利用铁路这个全新的基础设施,也就是我讲的全新的网络,在上面形成全新的点。形成了新一层基础设施上的新的点,然后机会属于 他了。

    我并不是说做基础设施,这个连线的商业不好,好,它有一个时代的机会,但是我个人判断2015年这个时代性的机会正在退潮。我刚从美 国回来,在里面听了大量的谷歌和Facebook的坏话,但是觉得他们的商业逻辑变得非常危险,在松动他们的土壤。为什么,很简单,互联网时代有一个像魔 鬼一样的对象,叫OTT。就是只要你发明一种连线的方式,一定会有比你聪明的方式发明更聪明的连线方式,把地绕过去谷歌曾经那样牛,是我们所有创业者心目 中的明星,又如何,当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时间,当谷歌的搜索爬虫进不了APP的时候,它就不能再假装自己是所有信息的拥有者和服务者,就这么简单。只要有新 的连接方式,绕过你原来的线,你的连接方式就归于无效,或者弱化。所以你去看,人类历史上所有的商业模式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最老老实实的点状的生意,就是 进来原材料然后卖出,获得高议价,第二种方式就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我就是说收税,这是我党干的最漂亮的商业模式。但问题 是,连线的方式它固然是最好的商业模式,收税一直比那个商业模式非常好,但是在互联网连线的方式变得非常的短暂,就是因为不断有新的线会绕过你,这是我想 给大家做的一个历史性的分析,就是为什么在这个时代,点状的商业变得难能可贵。

    第二个分析就是,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的商业社会当中,出现了 一个新物种。过去的商业都是在所有的产业链是横向的进行切割,然后像铁路一样各守一段,比如有企业专门生产流量,像淘宝、百度,有的企业是专门生产用户, 有的企业专门去造货。所以品牌、流量、用户、造货、服务,这产业链我们粗粗分成五节,过去每一个企业都奋战在其中一节上,只不过在过往的十年里,因为前面 三个我讲的品牌、流量和用户,借助互联网的信息力量,在整个产业链的份额抬升非常快,所以就有了我们现在看出的传统企业所有的焦虑,其实并不是传统行业的 问题,仅仅是传统企业造货企业的问题,因为在整个价值链上被歧视被压缩。但是有一个新物种正在出现,就是它同时具备品牌、流量、用户、造货乃至是服务能 力,它不讲外求,佛性自足,这样的企业不就是马云讲的小而美吗,对,但它真的不会很小,因为世界上目前最大的企业—苹果,我们分析商业模式的时候,房间明 明站着一只大象我们假装看不见它,我们不需要看它了。但事实上它是一个物种,你不能回避它的存在,它就是自己具备流量、用户、品牌和造货能力,乃至服务能 力里的物种,它是产业链的全面整合。如果在中国的创业市场上很多人也无视小米的存在,不管小米遇到什么样的压力,它仍然符合品牌、流量、用户、造货、服 务,其实罗永浩不是这样的企业吗,其实罗辑思维我们创业一年来追逐的就是这样的企业,我们要成为新物种,我们绝不羡慕他人,我们绝不做平台,我们要变成一 个点,因为我知道这才是没有天花板的商业模式。

    这就是为什么从去年7月份,我们突然开始卖XX罗辑思维的月饼,我就要通过这种方式改变我们 所有人的期待,别跟我谈我是知识分子,我是一个买卖人,不要再用什么帽子扣在我头上,我必须同时拥有我的品牌、流量、用户和我的造货能力,我必须把这个公 司安生立命扎在真实的交易当中,我不能做一个懒惰的人,我只能搭建什么平台,然后就挣一点过路钱,我知道那恰恰是不稳固的东西。

    在罗辑思维 这个企业当中,其实弥漫着两种价值,第一种价值叫网龙,网龙是成不了的。第二种就是提供真实的产品和服务,所以罗辑思维是一家提供移动互联网时代支持服务 的公司,叫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知识服务商,我们将驻点推出各种各样的产品和服务,为这个时代人的知识增长提供服务。一百年前亨利同一年创立了《时代周刊》, 同一年创办了《体育画报》,还有《生活》,还有《财富杂志》,因为他觉得到了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到了那个时代的时候,这大概是一百年前,正好是出现《杂志》 这个物种的机会,所以起手干了四家,一直干到今天,仍然是美国媒体皇冠上的明珠。这个我就不吹嘘,我想跟大家讲的是,一个点状的机会和它形成的物种的样 态,正在从土壤中爬出,那些靠弄一个APP,然后地推,然后补贴获取更多的用户,再用这些数字骗投资人这个模式,这既不是B2C,也不是B2B,这加 B2VC。这种连线的模式该结束了。

    那怎么做一个点,我最后想分享一下罗辑思维一个反常识的心得,就是绝不创新。因为提倡创新是一个非常愚 蠢的社会风潮。首先创新根本无法提倡,因为它没有方法。其次创新是人的本能,是一个无法物质的东西,但是不创新这需要意志,罗辑思维就从不创新,我们每天 60秒语音,然后每周一个50分钟的视频,我们坚持了快三年了,我们不会变,永远不会变,就这样。央视,我原来在那个单位,现在不大好意思提了,叫 CCTV。我就亲眼见它是怎样被创新毁掉的,任何好栏目,好不容易探索出来的节目样式,因为新一任领导上台,因为制片人要汇报今年的业绩于是改版,我们去 看春晚,这是一个被创新毁掉的最典型的节目,它每年都要求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跟前几届不一样,因为每一届导演都有自己的自尊心,因此春晚毁掉了。可是我们 看日本的红白歌会还存在着。美国超级碗,那是全美国人的盛事,比赛嘛,中间有一场演出。奥斯卡的颁奖礼没有创新,越是没有创新的东西,每一个从业者都会本 能的在其中进行各种细节上的创新,这是遏制不住的。于是,依靠时间的力量,它就可以堆积出一个东西,这是做点的企业的心态。所以今年我会多做一件事情,今 年12月31号我会搞一个跨年演讲,12月31号演讲,演讲4个小时,一直到新年钟声敲响。重要的是,我会把这个事20年,我甚至会包下演讲旁边的酒店, 让合法夫妇进去。这个不创新的东西,依靠实践力量堆积出来的东西,我一讲你就知道它的力量,如果我今年做跨年演讲,我坚持做20年,第一年可能票都很难 卖,可是没准到十年,20年就有成绩,当我老的时候,坐着轮椅还能上台我就是巴菲特。所以只需要你一口真气不散,咬紧牙关往上走。我每天60秒的语音发出 来,我现在已经不在乎每天增长多少粉丝了,甭管是风霜雪雨,每天早上把60秒的语音发出去,那就成了我的代码了。一开始我就知道一个老人怎么可以和年轻人 竞争,就是我觉少,我们这一代人比较能吃苦,比较有韧性,仅此而已。

    很多人问我罗辑思维的公众号怎么做的,我不知道,我只会做找到自己最会干的事情,然后永远不变,干下去,靠时间的力量完成一种植物式的成长,把自己这颗生命栽到花盆里。我的判断,2015年线的状态正在结束,点的状态正在崛起。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