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宝峰网站_吴宝峰博客

吴宝峰 认证讲师
互联网思维互联网
http://wbf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吴宝峰:17年前她领500块工资,如今她掌舵600亿美金

关键词:[互联网+] [互联网] [商业模式] [企业家] [顶层设计] 浏览:1359 发布日期:2016-08-29 网页收藏

  • 下个月将过43岁生日的彭蕾,执掌着阿里最核心的金融王牌——蚂蚁金服。这个只是国内一所普通财经学院毕业生的“小姑娘”,如何能在高手如云的阿里站得这么高?她又在为阿里打着怎样的金融大牌?

    嫁鸡随鸡的“007”

    彭蕾生于1973年9月,是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万州妹。她高中就读于万州二中,在四川招生指标大减的高考中,考上了杭州商学院(今浙江工商大学)。毕业后,在浙江财经学院当了5年的大学老师。

    大学教师是份令人艳羡的稳定工作。但在1997年,彭蕾爱上了同系师兄孙彤宇,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而孙彤宇狂热地追随着马云要进京创业,生猛的彭蕾便断然辞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地当了“随军家属”。后来,她跟着上了马云的“贼船”,得到了007这个“很拉风”的工号。

    当年,马云团队在北京创业失败,返回杭州重新开始。1999年2月,在杭州湖畔花园的马云家中,彭蕾作为“十八罗汉”之一,见证了阿里巴巴诞生的历史时刻。当时马云站在中间,张牙舞爪地讲了几个小时,说要做一个中国人创办的、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别人则围坐在一旁,偷偷翻白眼。今天的人们即便已经知晓阿里巴巴的巨大成功,但依然很难想象,17个人为什么非要跟着一个满嘴跑航天飞机的英语老师,而且还每个人都自掏腰包凑了50万的启动资金,才开启了这段奇幻的商业传奇。当然,这些人后来都成了亿万富翁。

    1999年2月,马云向“十八罗汉”放出豪言:我们要做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回忆往事,彭蕾表示对马云当年的大话“既茫然,也没太大兴趣”。她就是觉得,跟着这么一群兴致勃勃的人做事,会比较刺激好玩。

    阿里初创,大家住民房、吃泡面,每月只领500块工资。就这样,彭蕾也没退缩。而她“很傻很天真”的勇气,全来自于对创业伙伴的信心。

    有次,彭蕾跟着马云去见天使投资。作为阿里的“掌柜”,她深知公司就要“断粮”,只要答应投资人的苛刻条件,百万美金便唾手可得。彭蕾特别想让马云退一步海阔天空,但他在最艰难的时刻,都打死不肯放下内心的准则。彭蕾就此认定,马云的梦想比天高,这帮人干什么,都注定会创造历史。

    阿里“总政委”

    创业之初,彭蕾管钱管人管市场,但做得最久的还是阿里的首席人才官(CPO)。她跟着马云一块看简历、挑员工,深知阿里要的怎样的“热血儿女”,看人奇准。而最神奇的,就是把前台小妹童文红“挖”了出来。

    菜鸟网络CEO童文红


    2000年,童文红来阿里应聘时已年过30岁,又没专业背景,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自然嫌她“老”,应聘行政助理都没选上。童文红不死心非要再试,于是做了前台。刚来时人不熟,童文红还跟同事闹摩擦,差点干一星期就辞职。

    在彭蕾的劝说下,童文红坚持了下来。工作熟悉后,彭蕾发现她干活细致有耐心:有同事出差,她给发车次表;有人找客服,她帮着解答;天热了,帮着张罗冷饮……一年下来,彭蕾极力推荐她做行政部主管,多年后成为菜鸟网络总裁、阿里合伙人,成就了这段从前台小妹到亿万富豪的传奇。

    创业之初,马云曾梦想着阿里“猛将如云,美女如潮”,但人多了最难管。且不说常规事务纷繁复杂,企业文化和价值观也颇受冲击。偏偏马云价值观爆棚,“独孤九剑”、“六脉神剑”这样的神奇提法层出不穷。听起来头头是道,做起来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鬼。

    价值观要落地,难题就都交给了首席人才官彭蕾,她就琢磨着一条条变具体、好落实。像“六脉神剑”里说要“团队合作”,彭蕾就规定为:有意见开会说,开完会埋头干,免得当面没意见,背后牢骚多。但这么干也有“副作用”,就是争论多、会吵架。快人快语的彭蕾也常跟高管们吵,但要吵出水平、吵出结果,然后还要团结一心向前进。

    价值观一具体,剩下的就是咋考核。培训“洗脑”都是小意思,价值观考核进KPI才是独创,且权重占50%,这么“变态”的设计正是彭蕾的杰作。刚推行时,阿里内部炸开了锅。搞了一年后竟然发现挺管用,大家才慢慢接受。

    电视剧《亮剑》中的政委“赵刚”

    为了保证“胡萝卜加大棒”更有效,彭蕾还搞了个像“黑衣人”一样的组织——阿里政委。

    2005年,马云看完电视剧《历史的天空》,感慨于军中政治思想工作的强大力量,授意彭蕾也要设“政委”。阿里就此形成了业务主管看业绩、政委考核价值观的KPI评分机制。只有两项评分都完美,员工才能奖金股权双丰收。价值观不融入,根本没法混。

    有人把政委称为“阿里锦衣卫”,但政委们的日常更像个陪聊,整天看团队、送温暖、聊家常。比如问员工买房没?有娃没?工作啥困难?客户啥情况?……“侃大山”的结果就是,员工一旦出问题,称职的政委一眼就能猜出问题在哪,是跟主管不对付,还是娃又感冒了。当然政委里也有偷奸耍滑的,但真要一问三不知,也会很快被淘汰。

    有了阿里政委加高薪,猎头们纷纷表示,阿里的人最难挖!不认同的早跑了,剩下的都是“死忠粉”。


    实际上,彭蕾自己也是个“大政委”,经常沟通做协调。有次阿里年会上,首席技术官王坚激动得摔了话筒、扬长而去,彭蕾马上跑出去亲自安慰。

    其实,王坚就是被彭蕾“忽悠”来的。为了让这位微软研究院副院长加盟,“技术渣”彭蕾不停说明阿里的技术水平有多差,一定要王坚才能“拯救”。为说服他,彭蕾还半懂不懂地胡扯了个“奔月”计划,没想到王坚据此看到了阿里云和大数据的前景。鸡同鸭讲也能讲明白,有些事就这么神奇。

    多年下来,阿里人对彭蕾有了种特别的情感,被员工誉为“亲切的家人”。其他高管像是攻城略地的“圣斗士”,而彭蕾更像是守卫圣城的“雅典娜”——她拥有一种凝聚众人、看护心灵的特殊力量。

    但很快,马云要把“守护神”彭蕾变成了一把“战刀”。

    随时会死的支付宝

    “烂,太烂,烂到极点。”马云咆哮起来。

    2010年1月23日,当1000多名支付宝员工兴冲冲赶来参加年会时,没有迎来欢喜沸腾的舞乐,却在一片黑暗中,沉默地听着一段段充斥着用户抱怨、批评、唾骂的客服电话录音……随即,马云的怒斥更是把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当场骂哭。这个警察出身的大男人哭罢,擦干眼泪,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表示,一定会把支付宝做好。

    但在马云心中,支付宝不容有失。他将彭蕾调来,兼任支付宝CEO,邵晓锋向彭蕾汇报。就此,打造“支付神器”的重任,彻底交给了“技术小白”彭蕾。

    2003年10月,支付宝正式上线,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网购支付的信任难题。它能取得成功,离不开淘宝、阿里巴巴购物平台一日千里的飞速成长,但也赶上了银行大发展的良机。2004年,中国银行业开始搞网银,苦于没应用,支付宝生逢其时。不过“宇宙第一大行”不糊涂,借联系业务派人到支付宝探虚实,见它只有两个外线电话做客服,也是被这家草根民营企业的简陋惊呆了,就此放下心来。支付宝则一步步与各大银行对接,跌跌撞撞折腾7年,才有了用户2.7亿、日交易量12亿的辉煌成就。

    但越如此,马云心中越发如履薄冰,并主动表示:支付宝随时可以献给国家。这个姿态无奈又玄妙,却给企图扼杀支付宝的人莫名吃了颗定心丸,为发展赢得了时机。

    彭蕾接手时,支付宝已是“十面围城”,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和金融机构都看清了支付市场的前景,纷纷闯入要分一杯羹。当然,支付宝有淘宝、阿里巴巴这些固若金汤的“护城河”,守成求稳不足虑,开拓进取则极难。华商韬略梳理资料显示,2010年6月,央行第二代支付系统“超级网银”震撼上线,宣告“国家队”杀入。有人觉得支付宝的好日子到头了,毕竟以国家信用为背书,其可信度大大增强。

    对此,彭蕾表示热烈赞成、坚决拥护。然后,在不断完善支付宝网购功能的同时,默默地带着团队继续干着另一件事——公共事业缴费。

    再强大的金融机构,都不肯干这件“脏活累活”,那就是将所有城市、所有基础设施的支付系统全部打通:供水、供电、供气、通讯、网络等等。并不是他们没资金、没技术、没能力,而是这事吃力不讨好。

    彭蕾不管那么多,指引着团队将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每座城市、每个管理部门,一家家谈合作,一个个改系统,与支付宝衔接、测试、运转……

    日拱一卒,支付宝不间断地干着这件巨大的“小事”,至今都没停。今天的人们已经可以在支付宝上买水买电付话费,款项不仅当天到账,还一律免费。因为付的是“小钱”,所以根本没利润。彭蕾把这事干到了底,这番扎实的苦功无人超越。加上淘宝购物平台交易额年年翻着往上涨,支付宝早已征服了亿万国人的心。

    阿里“八卦阵”

    2012年,阿里发生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5月,支付宝获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为推出余额宝做准备);6月,完成对香港上市公司私有化;9月,引入国开行和中投,完成对雅虎持有的76亿美元股份回购(为在美国重新上市做铺垫)。几番大手笔,彭蕾在其中居功至伟,成为马云完成史诗级战略目标的神助攻。

    2013年1月15日,马云又放出大招,宣布要辞去CEO、委任接班人。谁会是接班人?爱“八卦”的阿里人开始热切寻找答案。首席战略官曾鸣、首席数据官陆兆禧、集团副总裁姜鹏,都是候选大热门。不过,刚立下汗马功劳的首席人才官兼支付宝CEO彭蕾,应该是不二人选。

    为这,彭蕾的婚姻状况都被阿里人扒了一遍。因为,这涉及到昔日阿里内部一桩“惊天惨案”。

    1997年,彭蕾与孙彤宇结婚,花名“财神”的孙彤宇正是草创淘宝网的总裁。但在2007年圣诞前夜,孙彤宇却被突然告知被派往海外“学习”,总裁职务由陆兆禧担任。据说,孙彤宇闻听此言嚎啕大哭,很快离开阿里。有人猜测,马云痛下杀手拿掉孙彤宇,与当时淘宝假货横行有关。

    彭蕾的丈夫孙彤宇

    而更八卦的“秘闻”则牵扯到彭蕾。流传甚广的版本是:作为阿里首席人才官,彭蕾早已知晓丈夫被秘密拿下,但直到最后一刻才告知自己的男人。孙彤宇不以为意,没想到第二天果如妻子所言,便愤然离婚。而彭蕾“大义灭亲”之举深得马云之心,从此被视为忠心不二之臣。

    在马云选择接班人的关键时刻,这些流言四处飘荡,实在不知居心何在。于是,彭蕾发出一封公开邮件,申明与孙彤宇早已复婚,那段“大义灭亲的传奇”则不知所云,接班牵扯她的婚姻问题更令人无比愤怒;另外,针对有人调侃她长相的事,聪慧霸气的彭蕾更是强力回应:“长相这事吧,美也好,丑也好,说到底就一句话,我长什么样关你屁事?”

    其实,马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曾回应:“我要铲除孙彤宇,彭蕾还不弄死我。”但真实过程究竟如何,知情人却全部三缄其口,无人知晓。

    马云交棒陆兆禧

    2013年3月11日,阿里的“内部邮件”再次抄送全世界,陆兆禧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CEO;而彭蕾,则出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

    尘埃落定。陆兆禧无疑获得阿里最主营的业务,稳健保增长是主责。但小微金融是需要胆略与魄力开拓的新边疆,彭蕾承担的是攻城略地、再造阿里的重任。马云这招,陆兆禧守正,彭蕾出奇,可谓攻守兼备。

    好戏在后头,人们无限期待着“女版马云”创造新奇迹。但突然之间,“对头”杀上了门。

    阿里巴巴与“四个大盗”

    2014年3月,中国四大银行(中农工建)宣布,全面下调快捷支付额度,以“保护用户资金安全”。但谁都知道,这是赤裸裸向支付宝宣战。马云随即言辞激烈地炮轰:“不知道谁给银行们权力,可以伤害储户支配自己资金的权利。”“宇宙第一大行”迅速反击,表明“银行可以决定提供何种服务,不提供何种服务”。嘴仗没打完,工行便断然关闭了支付宝所有快捷支付接口(浙江分行除外)。

    这事,有媒体称之为“阿里巴巴与四个大盗”。但要追溯因果,还要从2008年说起。

    当时全球闹金融危机,马云说过句霸气侧漏的话:“如果银行不改变,那我们改变银行!”虽然他吹破的牛皮也不少,但彭蕾是老板的“死忠粉”,于是决定干票大的,切口就是余额宝。

    余额宝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支付宝创立10年,用户也吐槽了10年,诟病最久的就是:钱在支付宝上为什么没利息?这事有点冤,支付宝不是银行,当然没有利息。当实际上,银行会给支付宝利息。这么着,彭蕾觉得不公平、不地道,琢磨着要把“利息”给用户。

    女人做事靠直觉,彭蕾的想法很简单:支付宝要做出个“东东”,既能像现金一样随用随取、没手续费,又能每天存着多个包子鸡腿钱。想法一出,支付宝内部又炸开了锅。但彭蕾的态度很坚决:“客户利益第一位,只要对客户有利,就不是问题。”由于有了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于是捣鼓出余额宝。

    金融“核武器”

    2013年6月13日,支付宝找到了连年亏损、排名垫底、苦无出路、决意创新的天弘基金,推出了余额宝。余额宝投资标的是货币基金,安全有保障,收益比储蓄略高。以前的投资门槛在1000元以上,余额宝这么一整,门槛降到了1分钱。这不是多大的创新,却迅速横扫了金融市场。

    彭蕾的运气好到爆。余额宝刚上线,就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钱荒”。当月,金融机构本指望流动性释放,哪知道“央妈”性情大变,搞起了教训商业银行的“压力测试”,货币市场饥渴难耐、利率飙升,余额宝年化收益率突破6%。老百姓奔走相告,银行存款蜂拥涌入余额宝,又从余额宝进入货币市场,结果又以更高的利率被银行借走。

    银行欲哭无泪。本来钱就不够,这些原本“属于”银行的存款在货币市场转了个圈后,又以更高的利率回到银行,让过惯了好日子的银行极其窝火。

    老百姓不管,能多出个包子钱,也要让零钱永不眠。仅一年多,天弘基金咸鱼大翻身,用户破1亿,资金近6000亿,成了中国基金行业老大。

    这一次,不可一世的金融大佬们真的颤抖了。谁也没见过互联网金融威力几何,没想到整出来就是个“核武器”。彭蕾和余额宝团队也吓坏了,原以为最多折腾到600亿,没想到超越预估10倍。

    金融监管部门很快踏破了支付宝的门槛,央行、证监会、审计署等部门鱼贯而入,一周就来“监管”一回。他们不喜欢意外、不喜欢奇迹,因为这意味着风险不可控,危机不可知。但监管Party搞了40多次,没啥大问题,监管当局也整明白了余额宝咋回事。于是,借着有人炮轰余额宝是“吸血鬼”的话茬,央行行长周小川明确表示:“央行不会取缔余额宝。”

    这话,让商业银行绝望了。“央妈”指不上,于是“四大天王”联手,断然打压余额宝。



    马云出离愤怒,却于事无补。但彭蕾却知道,银行家们究竟担心啥。她迅速对余额宝的定位做出了解释:余额宝不是阿里的战略级产品,它从来不是为了颠覆谁或打败谁而生。银行才是金融体系的主动脉,互联网金融只是毛细血管。有争议,理性沟通完全能解决。

    明面上,彭蕾给足了银行大佬们面子;沟通中,彭蕾则用数据说话。余额宝总量看着大,但跑出来的存款只占存款总量的1%,对银行来说毛毛雨;余额宝人均投资才5000元,这说明,跑出来的本来就是银行懒得招呼的小客户。银行这才渐渐明白过味来,支付宝和银行抢的,根本不是一碗饭。

    当然,“宇宙第一大行”永远不会错。建行则见机行事,把支付宝的备付金主存管行从工行挪到了自家,成了这场风波的大赢家。

    这世界不怕冷静的人,也不怕疯狂的人,怕的是又冷静又疯狂的人。在疯狂纷乱的变局中,彭蕾柔软冷静的力量,化解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经此一战,余额宝即便没有颠覆任何势力,却已颠覆了人们的内心世界。

    蚂蚁的力量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全世界将目光聚集在马云喜乐张扬的脸上,而彭蕾则一袭黑裙,隐身侧旁。

    风险投资家们则心有不甘,阿里上市自然能大赚一笔,但最具想象力、最神秘的资产,却已从上市公司中剥离,交到了彭蕾手里。一个月后,这个筹建了19个月的金融集团正式成立。它以一只蓝色蚂蚁作为Logo,人们称其为“蚂蚁金服”(即“蚂蚁金融服务集团”)。

    蚂蚁虽小,却实力惊人。华商韬略掌握的资料显示,蚂蚁金服旗下包括: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小贷、网商银行等。而它真正的力量,则爆发于无与伦比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平台:它接驳着200多家金融机构,每天支撑着10亿次天量支付,每秒能承受8.59万笔的峰值交易。这确保它在“双十一”这个史无前例的购物节不被数据洪流冲垮,支付宝也因此成为全世界支付力最强平台。

    但,这仍然是冰山一角。

    在黑暗的角落,蚂蚁金服还承受着世界上最恐怖的互联网攻击:每天有超过1000次的DDOS拒绝服务攻击光临,2000万次的Web入侵,2亿次的暴力破解。在“双十一”,这些攻击还会成百上千倍地增加。面对这些,鬼知道彭蕾和手下的技术团队是怎么扛过来的。

    彭蕾自然是“技术小白”,每次参加技术会议都自卑加心虚,“秒变学渣”。技术男大都绝顶聪明、逻辑性强,常把彭蕾说得哑口无言,但她还是要遵循直觉做指导。错了,就认怂;对了,就要照目标走下去,坚决干到底。

    实际上,蚂蚁金服“去IOE”化(即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代之以自主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的系统),就是彭蕾极力推动的。

    阿里云千岛湖数据中心,所有服务器采用深层湖水制冷,节能环保

    早在2009年,阿里已是全亚洲最大的Oracle数据库集群。彭蕾不懂技术,但看着IBM服务器和Oracle数据库“烧钱”,心里就不爽。首席技术官王坚被她“忽悠”来后,更是直言“再不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过几年就完蛋了”,这更坚定了她干掉“IOE”的想法。

    但技术人员看来,这不是胡扯吗?“IOE”是世界上最顶尖的数据库软硬件搭配。自己搞,怎么搞?

    彭蕾自然不知道怎么搞,她就知道这事必须搞、找大牛搞、坚持不懈搞……这期间,“棱镜门”爆发,美国技术底层的遮羞布大白于天下。要想不被人在关键时刻整垮,就一定要有独步天下的核心技术。最终,技术团队被逼得搞出来了。

    如今,源自开源软件MySQL的AliSQL取代了Oracle,性能较MySQL官方版提升70%,秒杀场景下性能骤升百倍;PC则取代了IBM服务器。安全性和效率全面提升不说,单笔支付成本也降至2分钱,有了让用户免费跨行、跨地域支付的底气。“如果成本很高,做互联网金融是难以为继的。”彭蕾说。

    有了强大的技术支撑,彭蕾再说出“金融的本质是数据”,便让人服气。

    现在,蚂蚁金服用0.88元就能做出价值百万的保险,风险比例在8%以下,让传统保险公司大吃一惊;开发的蚂蚁小贷金融模型,能自动识别客户的信贷风险是10万还是15万,不需要抵押与担保,客户就能在3分钟内申请到贷款,全程无人工干预;而支付宝的每笔支付后面,十多道“电子警察”日夜监控,一旦交易的地理位置或方式有偏差,都会出手拦截,大大提高了支付安全性。

    当然,彭蕾更关注的还是用户体验,付小钱是不是方便、存余额有没有风险。为保证体验良好,她常年猛刷各种体验帖,有不爽就要去改,要的就是小创新带来的幸福感。

    如今,支付宝的应用环境已是无处不在。摊贩超市用来收钱,司机用来交罚单,流动党员用来交党费,甚至还有老赖用它藏匿财产……而随着台湾地区使用人群的增加,支付宝已要求台胞绑定大陆银行卡,人们戏称支付宝已提前“统一台湾”。

    在台湾夜市,已经可以直接用支付宝扫码消费

    2016年4月,蚂蚁金服完成B轮45亿美元融资,估值超600亿美元。还未上市,已是可与百度比肩的巨头。

    随即,蚂蚁金服的神秘新股东也显露真容:社保基金、中投海外、建信信托、中国人寿、中邮集团、国开金融、春华资本等,显赫得不可一世。这显示出彭蕾特有的柔性战略:如今,没有哪个“天王”胆敢再来挑战蚂蚁金服,有了“国字头”资本,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如一切顺利,蚂蚁金服极有可能在2017年前后在A股上市。

    当外界仍在揣度蚂蚁金服还将创造怎样的奇迹时,业内却早已被彭蕾的成就所震撼:《福布斯》将她列入“中美创新人物”、“亚洲商界权势女性”,《财富》将她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但彭蕾对这一切早已明悟。

    在她的字典里,“要么生,要么死,但如果你不拼,你肯定是生不如死。”

    声明:本篇文章属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觉侵权,可联系管理员我们会尽快处理。(邮箱:wubf_2016@163.com)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