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礼:大帝少年趣事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228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大帝少年趣事


     听了向正强讲王大帝的故事,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我想,中国自然极少陈永贵式的党支部书记,自然多是一些七情六欲俱全、优点为主,缺点也有的常人,但我观察着像王大帝这样的人也纯属少见。我对了解这样一个人的全部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决定将这个假期的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个亡灵身上。我找到他的邻居、亲友和一些其他知情人,对他的故事进行了较全面的搜集和整理。
         王大帝原叫王大力。这个名字其实和他的长相极不相符。大力在弟兄五个中排行老大。文化大革命复课闹革命那年上初三,16岁,因为在老师门子上抹屎的恶作剧,被严厉批评,跟老校长争吵一顿就辍了学。他的父亲当过兵,复员回来赶上造反,后来当了革委会副主任。王大力羡慕父亲,也想当官。在生产队里劳动——修地球他极不情愿。生产队长派活,他觉得别扭;政治队长让学习,他觉得不顺气。尤其看到公社书记、大队干部检查时的神气劲儿,不由就犯嘀咕:哼,神气什么?老子要是做了官------哼!当然,嘀咕归嘀咕,实际上他不得不时时处处受约束:小组长指使他拿铁锨,个子大的家伙让他扛大镐,回到家里母亲又喊着要他打水去。力儿,没水了,快去担一担,回来咱推碾去!啊。声音尖脆而宏亮。

         这种单调无味的生活一天天重复着,王大力憋得不得了,就拿弟妹出气。大声的命令他们,让他们拿这拿那,不顺心又嚷着让拿开,甚而一旦看到他们露出不满伸手就打,弄得弟妹们鸡飞狗跳。他这种脾性,一直到死都没改变。前年麦收时的一件事就更显出他这种禀性。秘书兼副村主任贾大混催要公粮过自己门口,顺便回到家中,不想王大帝正和妻子鬼混,气得摇头跺脚,不知怎么办好。王大帝却没事一样扎好裤带,瞥他一眼,突然一巴掌扇在大混脸上,厉声骂道:妈的!公粮没收齐,你回来干啥?滚!
        “呸!贾大混悻悻地冲妻子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气呼呼地出去了。
        小时候的王冠大力常常找比他年岁小的孩子一块玩儿。在二爷家的一片树林子里——那里很少人去,树多鸟多——将土堆、墙根当成山寨、宫殿,自己当皇帝,座北朝南。让其他孩子当奴仆,站岗的站岗、做饭的做饭——无非是麦季烧麦穗,秋季烧青枣、烧豆子、红薯、玉米——,当马的当马。他还把两个俊俏的小姑娘封为大媳妇、小媳妇。有个给他小六、七岁的的小姑娘叫白玉瑶争着当三媳妇,他也答应。现在,二媳妇龚霞英成了贾大混的妻子,可王大力却与她藕断丝连,自然就平添了许多风流韵事,闹得有人欢乐有人愁。
        “抬杠是王大帝最为喜欢的一件事。常常是别人起了杠头他接茬儿。例如,有人起杠头说:是车就有轴儿!他立时就答道:瓦车儿、布扯(车)儿有轴吗?人家反驳;你这是裤兜里放屁两叉子上了!他就伸长了脖子紫瞪着眼高嗓门儿叫:嘛,我两叉子?你是泥台里屁股——石门门儿。不都是车儿?他把??萁嘴使劲一撇,脸涨得像块红布,窄窄的额上暴着青筋,唾沫星子喷出来。


上一篇:大帝轶事

下一篇:大帝少年趣事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